圣神降临节:天主的坚强与人类的软弱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69年5月27日圣神降临节题为《伟大的陌生者》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圣神降临节:天主的坚强与人类的软弱

天主的坚强与人类的软弱

「并非上主的手短小。」[1] 天主今天的威能并不比以往薄弱;祂爱人的真诚也并没有减退。我们的信德教导我们整个受造的世界,地球和其他天体的运行,古往今来的一切善行善功,简而言之,宇宙万物,都是来自天主,并归向天主的。

圣神的行动很容易为人忽略,因为天主没有把祂的计划显示给我们,加上人的罪过,遮掩了天主的恩宠。但是信德提醒我们,天主不断地在行动。祂不仅创造了我们,而且维持我们的存在,又藉着祂的恩宠,引领一切受造物奔向天主子女光荣的自由。[2]

因此,教会传统把我们对圣神应有的态度,浓缩成一个观念:顺从。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留意认出圣神在我们身上,在我们周围和我们的工作中,赐给我们的恩惠。使我们心灵所生的爱慕和决定,和其他受祂的感召而发起的运动和机构。圣神在世界上实行天主的工作。正如一首礼仪歌咏所写的,祂是恩宠之施惠者,心灵之光,灵魂之客,劳者之息,忧者之慰。如果没有祂的助佑,人就失去了高贵与单纯的人性,因为就是祂,涤除污浊,治疗病痛,灼热冰冷,修正歪曲,领人驶向救赎和永福的港口。[3]

但是,我们对圣神的信德必须是完全和整体的,模糊的相信祂存在於世是不够的,而要感激地接受祂赐给我们特恩的事实与标记。上主对我们宣说,当真理之神到来时,「祂要光荣我,因为祂要把由我所领受的,传告给你们。」[4] 天主圣神就是基督所派遣来的圣神,为了在我们身上履行耶稣在世时给我们赢得的圣化工作。

因此,如果对基督,和祂的教训、圣事、教会没有信德,也就很难对圣神产生信德。一个人,除非他爱护信赖教会,他便无法依照他的信仰而行动,或真正地相信圣神。倘若他只一味地指责某些代表教会人的缺失和无能,纯粹以旁观者的态度冷淡地批评教会,好像自己不是教会的子女一样,他就不是一个首尾一贯的基督徒。进一步,我们要仔细考虑一下,当神父在祭台上重新奉献加尔瓦略山上的弥撒圣祭时,护慰者沛然降临,有极大的重要性。

我们基督徒虽身为瓦器,却装有伟大的圣宠宝藏。[5] 天主将祂的恩典交託给人类薄弱易碎的自由。我们可以肯定上主大能对我们的帮助,可是由於人性的七情六慾,好逸恶劳的陋习,加上骄傲,使我们时常拒绝祂的圣宠而陷於罪恶。已经有廿五年了,当我唸信经,宣认自己对教会的神圣渊源的信仰:「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时,我经常都习惯加上一句:「不管其他的一切」。有人问我这一句话的意思,我回答:「不管你的和我的罪过。」

这一切都是事实,但是这并不容许我们任性地对教会作一些庸俗的,缺乏信德的批评。我们不能肤浅地估量某些教会人士或某些基督徒的功过。在教会内最重要的,是天主的行动,而不在於我们如何反应。这就是教会的真谛,基督在我们之中,天主来到人世,为了救赎人类,用启示的方式召叫我们,用圣宠圣化我们,祂不断地助佑我们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奋鬥。

我们可能不轻意信任他人,但我们更不该信任目己,每晚要以一句:我罪(mea culpa)来结束,发一个深切诚恳的忏悔。然而,我们无权怀疑天主,怀疑教会,怀疑她神圣的起源,以及她藉教导和圣事救赎我们的功效,就如同怀疑天主本身一样,如同不完全相信圣神降临这回事一样。

金口圣若望曾经写道:「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之前是没有修和的。在尚未修和的时候,圣神并没有被派遣……。圣神的缺席,是天主义怒的一个标记。现在既然你已看见祂被派遣来临,就不该怀疑修和之存在了。但是,假若有人问:『圣神如今在那里?当奇蹟出现时,当死者复活,痳疯患者洁净时,我们说祂的确临在。可是现在,我们如何知道祂真的存在呢?』不要担忧,我可以给你指出,圣神如今仍在我们中间……。」

「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我们不可能会说『耶稣是主』,因为除非受圣神感动,没有一个人能够称耶稣为主(格前12:3)。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我们不可能有信心地祈祷,因为在祈祷时,我们说:『我们在天的父』(玛6:9)。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我们也不可能称天主为我们的天父,我们怎麽会知道这些事呢?保禄宗徒教训我们:『为證实你们确实是天主的子女,天主派遣了自己儿子的圣神,到我们心内喊说:阿爸,父啊!』」(迦4:6)

「当我们呼叫天主圣父时,记着那是圣神在你的灵魂内运作,赐给了你这个祈求。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教会即无智慧之言或知识,因为圣经说:『从圣神蒙受了智慧的言语。』(格前12:8)……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教会根本不可能存在。教会既然存在,圣神的临在就无法置疑了。」[6]

教会是天主存在世上的一个标记,超越一切人为的缺失和限制;一方面教会有别於她给新约七件圣事所定的意义,另一方面教会本身也可视为天主临於世上的一个至公圣事。作为一个基督徒,就是要在天主内重生,然後受祂的差遣,到人群中去宣扬救赎的福音。假使我们仍具有坚强和活泼的信德,大胆地把基督介绍给许多人,我们便会亲眼见到像宗徒时代所发生的一些奇蹟。

即使在今日,无力仰望上天和默观天主奇妙作为的瞎子们亦会重新恢复视力。受到情慾束缚而忘却真爱的跛子,重新获得了自由。不情愿认识天主的聋子重新得到听觉。不甘愿认错而闭口不言的哑子重新开始说话。被罪恶摧毁了生命的死人重获新生。我们再一次体验到,「天主的话确实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种双刃的剑还锐利」。[7] 与初期的基督徒一样,当我们默想圣神的大能,又看到祂在祂的受造物的理智和意志内行动而产生的果实时,我们充满了欢乐。

使人认识基督

在我看来,人生所有的事件,无论发生在个人或历史上,都是天主向人的召唤,使人能够面对真理,同时,也让我们藉着圣宠的能力,以言行去宣扬我们所属的圣神的良机。[8]

每一世代的基督徒,都需要救赎和圣化他们的时代。为此,他们必须瞭解和分担同侪们的愿望,藉着「语言的神恩」使他们体认到如何配合圣神的工作,享用自耶稣圣心满溢出来,源源不绝的宝藏。我们基督徒,在今世也被召唤,向我们生活所属的世界,宣扬历久而犹新的福音的讯息。

一些论调有欠正确,譬如:现世所有的人不理会不关心信仰涉及人的存在和归宿的教导,又说现世的人只顾虑世俗的事物,而没有兴趣仰望苍天。虽然意识狭窄的思想的确不少,它们的支持者也大有人在,而实际上,只要我们客观地分析一下这个现今时代,我们就可以接触到不同情操的人:伟大的理想面对卑鄙的心态,勇毅和懦弱,热诚和沮丧,有人梦想未来的世界更公正、更人性,也有因青年壮志的失败受到挫折,而闭关自守的,也有人沉溺於错谬之中找寻安全感。

这所有的男女,无论他们在什麽地方,无论在他们得意或失意时,我们必须带给他们这个讯息,即圣伯多禄在圣神降临後的数天,郑重明确宣佈的讯息:耶稣就是屋角的基石,就是救主,我们生命的希望,「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赖以得救的」。[9]

在圣神的七件神恩中,我认为有一件是我们特别需要的,智慧之恩。它使我们认识天主,因祂的临在而欢乐,使我们能正确地衡量生命中事物的轻重。倘若我们放眼四周,纵观世界,和回顾历史时,我们的信仰总是坚定一致的,我们不会不感受到内心浮起曾充满耶稣圣心的情操:「祂一见到群众,就对他们动了慈心,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像没有牧人的羊。」[10]

基督徒不该忽视在人类中一切的美善,不该低贬正当的娱乐,不热心参与具高尚信念的工作。相反的,一个真正的信友,应由灵魂深处回应、分享和特别地投入生活中的一切,因为他比任何人更清楚人心灵的底蕴与内涵。

一个基督徒的信仰不会降低他的气魄,或抑制他灵魂的高尚情操,相反的,信仰使它们生长,并体会它们的真实意义。我们并不是说随便倾向任何一种快乐,因为我们受天主召唤去深刻探讨祂的内在生命,去认知和爱慕天主圣父、圣子和圣神。从而,以爱天主圣三的心爱慕所有的天使和所有世人。

这就是基督信仰的伟大果敢之处,宣扬人性的价值和尊严,證实人的受造是为了荣获天主子女所有的尊严,藉着圣宠把我们提昇到超性的境界。如果它不是紮根於救赎的许诺的话,这种果敢是不可思议的。而这许诺,是天主圣父所赐给我们的,且由基督的圣血證实,并经天主圣神的恒久运作的确认。

我们必须按照信仰而生活,在信仰中成长,直到每一个基督徒都堪当一位伟大的东方教会圣师所描绘:「有如透明体受到光的直射时,光芒四射。得到天主圣神的提携和光照的灵魂也变得神化,能够把圣宠的光芒带给他人。圣神使人认识未来的事件,洞察奥秘,瞭解隐藏的真理、赐予的恩典及天国的席位,便与天使对白。从祂那得到永远的快乐,坚信天主,肖似天主,达到想像中最崇高的境界——变成和天主一样」。[11]

人性尊严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谦逊地体认到圣宠使我们成为天主子女的事实。救赎我们,给我们生命的,并非来自我们的力量,而是天主的恩宠,这个真理永远不能遗忘,否则我们生命的「天主化」将会本末倒置,而变得武断自大。迟早有一日,当我们灵魂得面对自己的软弱和卑贱时,会造成神修生活的崩溃。

圣奥思定自问道:「我敢说『我是神圣的吗?』如果『神圣』是指我自己修来的圣德,而不需外力使自己成全,那我就是一个妄自尊大的骗子。但是,如果『神圣』是指一个被天主圣化而得成全的人,正如肋未纪中所述的:『你们应该是圣的,因为我,上主,是圣的。』如果真是如此,那末,整个基督的奥体,直到住在世界角落里的最後一个人,都敢在奥体之首之下,异口同声地说:我是圣的。」[12]

让我们爱慕天主圣三的第三位,在你心灵深处细听祂给你的鼓舞或责备,在这世上,你要在充满了你灵魂的光明中行走。带给我们希望的天主,会使我们平安满盈,使望德,藉着圣神的德能,而在我们内心日渐增长。[13]

© Fundacion Studium


[1] 依59:1:Non est abbreviate manus Domini

[2] 参阅罗8:21

[3] 圣神降临节弥撒抒咏Veni Sancte Spiritus

[4] 若16:14

[5] 参阅格後4:7

[6] 金口圣若望Sermones panegyrici in solemnitates D.N. Jesus Christi, hom. I, De Sancta Pentecoste, n. 3-4 (PG 50, 457)

[7] 希4:12

[8] 参阅路9:55

[9] 宗4:12

[10] 玛9:36

[11] 圣巴西略De Spiritu Sancto, 9, 23 (PG 32, 110)

[12] 圣奥思定Enarrationes in psalmos, 85, 4 (PL 37, 1084)

[13] 参阅罗1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