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的诞生:教会训导和圣人

从教会训导的文件,和圣人的著作里看圣母玛利亚的诞生。

Opus Dei - 圣母的诞生:教会训导和圣人

教会训导之声

旧约和新约的典籍,以及古老的传统,都以一种愈来愈明朗的方式,指出 了救主的母亲在救赎计划中担任的角色,使我们宛如能够亲眼看到。旧约描述救赎的 历史,而基督的来临,就在这历史过程中,逐渐準备好了。

这些早期的文献,在教会 中经常为人诵念,并在较後期的更圆满的启示光照下为人所理解,它们把一个妇人为 救主母亲的典型渐渐清楚地托出。在这种启示光照下,她的倩影,在上主於我们元祖 违命後对战胜毒蛇所作的预许里,已有预兆可寻(参创3:15)。同样的,她即是那 要怀孕生子的童女,她儿子的名号将是厄玛奴耳(参依8:14;米5:2-3;玛:1:22-23)。她在诚恳企待并承受主的救赎的卑微贫苦人中居首位。最後,在漫 长的企待预许之後,和这位特出的西雍女儿一起,时代已经抵达饱和,新的秩序乃得 建立,天主圣子由她而取得人性,好藉祂取人性的奥蹟,把人由罪恶里解放出来。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教会》教义宪章,55)

***

让我再次提出此主题的情况,是即将来到的西元二千年的远景,在此耶稣基督诞生二千年禧年中,我们的目光同时也转向其母亲。近年来,有许多意见建议在此二千年前,举行圣母诞生的禧年也是很适当的。

事实上,即使无法确定圣母诞生的确切年份,教会却一直意识到,玛利亚在基督以先,出现於救恩史的地平线上。这是事实,当“时期一满”真正临近时-厄玛努尔救世的将临期-自永恒即被定作耶稣母亲的,已在世上存生。她是基督来临的“先驱”,每年在将临期的礼仪中反映出来。因此,假如我们把基督降生第二个两千年尽头到第三个千年开始的这几年,与古代历史中等待救主的时刻相比较,很可瞭解在此时期我们愿特别转向圣母,她是在将临期等待的“黑夜”里开始像真正的“晓明之星”(Stella Matutina) 般发光。因为正是此星星与“曙光”一起,导引太阳的升起,玛利亚自无玷始胎起,导引救主的来临,人类历史中“义德太阳”的升起。

她在以色列中间的临在-这种在其当代人心目中几乎不为人注意的微妙临在-在永生之主面前明白地闪耀,天主将有关整个人类历史的救恩计划,让此隐密的“熙雍女子”参与(参索3:14;匝2:10)。

很有理由,在此千年尽头,我们基督信徒知道至圣圣叁上智计划是启示和信仰中心的人,觉得需要强调基督之母在历史中的独特临在,尤其是在接近西元二千年的这最後几年中。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救主之母”通谕,1987年3月25日)


圣人之声 - 至洁之贞女(Virgo Purissima)

圣母无原罪始胎的观念意味著当她在母亲圣安娜的胎中受孕时,是没有原罪污染的伟大的启示真理。

自从亚当堕落後,全人类,即他的後代,都是在罪恶中孕育和诞生的。“看哪!”圣咏的作者受到启迪在 “天主啊!请怜悯我”Miserere中写道:“看哪!自出世便染上了罪恶,我的母亲在罪恶中怀孕了我。”那属於我们个人的罪,从我们存在的第一刻起,就是我们的罪,就是不信任和不顺从的罪,因而亚当失去了天堂。我们身为亚当的子孙,成为他罪过後果的继承人,并自他身上丧失了造物主在创造他时,所赐给他的恩典和圣德的属灵长袍。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在这继承权被没收而丧失的状态下,怀孕诞生的;洗礼圣事是把我们从罪恶中释放出来的唯一途径。

但是玛利亚从未有过这种经历;天主的永恒法令豁免了她。从永恒之始,天主父、子,和圣神,谕旨创造人类的种族,并预见亚当的堕落,谕旨圣子取得肉身并在十字架上受难,以救赎整个人类。在那同样不可言喻、永恒的瞬间,天主子生於天父,谕旨藉由圣子,人类得以获得救赎。出於永恒法令,在“永恒”中诞生的祂,为了拯救我们而在“时间”中诞生,而且救赎了整个人类;玛利亚的救赎是以我们称之为圣母无原罪始胎的特恩决定的。法令不是说她应该从罪中得到洁净,而是从她存在的第一刻开始,就应受保护免除原罪;所以“邪恶的一个”(魔鬼) 从未有分於她。 因此,她是亚当和厄娃的孩子,如同他们从未堕落过一样;她没有分享他们的罪恶;她承继了亚当和夏娃在乐园中所拥有的恩典和恩赐(而且不止这些)。这是她的特权,也是所有启示并有益於我们关於她的真理的基础。让我们与所有圣洁的灵魂同声祈求:至洁之贞女,无原罪受孕的玛利亚,为我们祈祷!

(可敬者若望亨利纽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