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奥斯定论「真正的贫穷」

以下是圣奥斯定一篇讲道的节录。该讲道论述了为分享基督生命而追求神贫的需要。文章来自「教父」部分。

Opus Dei - 圣奥斯定论「真正的贫穷」

真正的贫穷(讲道 xiv. I, &c.

我们刚刚向上主高唱说:「穷苦的人向祢投奔,祢是孤儿们的救星」(圣咏10:14)。让我们设法去找寻孤儿们和穷人们。你们不要因我这一个劝言而感到惊讶,即是说我要你们去找寻这些在我们眼见耳闻中已经多如恒河沙数的人。哪里会有地方是我们不能找到穷人和孤儿呢?不过,我依然要在人群中去寻找这两种人。首先,弟兄们,我们必须告诉你们,我们要努力寻找的并不是表面上贫穷的人。的确,人间有许多被视为贫穷的、也著实是贫穷的、依照天主的诫命是我们施捨的对象的人,我们也承认经上论及他们所说的话「应将施舍妥藏在穷人之中,它必能救你脱离一切灾难」(德29:15)。但是,我在这里所说的穷人是有更崇高的意义的。我是说那些下述的经文所指的人:「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玛5:3)。这些人没有金钱,连日用的食粮也难以获取,而且十分需要周边的人的接济及同情,以至为此而厚顔不耻地向人乞讨。如果「穷苦的人向你投奔」这一句经文是指诸如这样的人,那麽我们这些没有被归类到这一範畴的人则会是怎样啊?作为基督徒的我们,不是得到天主的眷顾吗?

有形可见的财富、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财富;与它相对的是贫穷、也就是日常理解的贫穷。谁若为了这种财富而感到骄傲,那就没有什麽恶习会比这种骄傲更加令人担忧了。一个一贫如洗的人,没有让他值得骄傲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们不会讚赏一个因为自己没有值得骄傲的东西而不会骄傲的人,那麽,就让我们去讚赏那个有家财可让自己感到骄傲、却又不会骄傲的人吧。为什麽我要讚扬一个阶层低贱、毫无值得他骄傲的东西的人呢?谁会容忍一个既贫穷、又骄傲的人呢?你们应该讚扬的是那个既谦卑、又神贫的富人。这些就是圣保禄宗徒所喜悦的人。他在弟茂得前书中说:「对於今世的富人,你要劝告他们,不要心高气傲 …」(弟前6:17)。给我那个富有的匝凯吧,这位税吏中的王侯、悔罪者。他身材矮小,且在心中自觉更为矮小。他爬上一棵树,为的就是要看一看正在路上经过的基督,这个日後会为他而被身悬一棵秃树上的基督。给我一个会说以下的话的人吧:「我把我财物的一半施捨给穷人」。(路19:8)噢,匝凯啊,你其实真是很富有的!

但是,也许一个由於贫穷而变得虚弱、衣衫褴褛、因饥饿而疲惫不堪的乞丐会走过来对我说:「天国是我所应得的﹔因为我与拉匝禄一样,他身负那被狗舔舐的疮痍躺卧在富人门口,指望用富人桌上掉下的碎屑去充饥。(参阅路19:21)天国是属於像我这类的人,不是属於那些身穿紫红袍、细麻衣,每天奢靡进餐的人。那麽,就让我们分辨清楚谁是富人、谁是穷人吧。你为什麽要在我这个穷人身上加揷其他意思呢?谁是穷人已经是很显明了。」

我会回答道,「我的好乞丐啊,听听我在你这个问题上会如何说吧。你把自己表述为像是那个神圣的、满身疮痍的乞丐。我恐怕,你的骄傲已经让你不能像似他了。不要蔑视那些同样有著爱德、谦卑、和神贫的富人。你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穷人。就是说,你要谦卑。如果你因为觉得自己像躺卧在富人门口的拉匝禄,并为了自己的破衣和疮痍而感到光荣,那麽你只是想到他的一无所有,没有想到其他。你问:我还应当想到哪?读读圣经吧。你将会明白我的意思。拉匝禄虽然是贫穷的,但是让他投入自己怀抱里的那个人则是富有的(参阅路16:22)… 读一读吧。你若不能读便听听吧。你会知道亚巴郎是最富有的,土地、黄金、白银、子嗣、羊群和财产都非常多﹔但他依然是贫穷的,因为他谦卑自下。」⋯

你明白了。虽然穷人多不胜数,但是我们依然应该要去寻找他。我们在众里寻找他千百度,却难以找到他。有一个穷人走到我跟前,但我依旧继续在寻找。但是同时,你仍要向你偶然遇到的那个穷人伸出援手 … 你说:「我是一个乞丐,像拉匝禄一样」。但是我那个谦卑的富人却不会说:「我是一个如亚巴郎般富裕的人。」所以,你是在高举自己,而他是在谦卑自己。… 你说,」我是一个穷人,我投入亚巴郎的怀抱。」难道你没有看到,接纳了这个乞丐的是一个富人吗?如果你看不起那些有钱的人,并且说他们不属於天国,而他们也许是谦卑的而你却不是,那麽你不怕亚巴郎在你死後可能会对你说:「离开我,因为你冒犯了我」吗?

让我们来思考另一类穷人。「至於那些想望致富的人,却陷於诱惑,堕入罗网和许多背理有害的欲望中,这欲望叫人沉溺於败坏和灭亡中」(弟前6:9)。谁是这些失落於信仰中,并把自己缠绕进巨大悲苦中的人呢?就是那些希望成为富有的人。现在让我看看这个乞丐会说什麽。让我们问问他是否不希望成为富人。让他据实回答。如果他确实希望致富,那麽他就立刻陷入了诱惑、陷入了众多背理有害的欲望当中。因为我不是在谈财富,而是在谈欲望 … 。既然我使他承认自己对财物有这麽多贪慾,为什麽你还要努力使我承认这个人一贫如洗呢?我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一个是富人,另一个是穷人。但是,那个富的不再贪欲他已经有的东西。他的财富是得自他的祖辈,或是来自馈赠或继承。我们甚至可以猜想他是靠著犯罪才得到他的财富的。但他放弃了争取更多财产的欲望。他限制了自己的欲望,并诚挚地追求信仰。你说:「他是富有的」。我答说,「没错」。但是你接著指控他说:「他是通过罪恶来成为富有的」。那麽,假如他真的是用财富去和不义的人结交又怎样?(参阅路16:1-13)… 你没有财产,但却希望成为富有的,并因此陷入了诱惑。你或许是因为一个对头人的恶行而令你落入了这个悲惨的贫乏境地,被夺去了原应属於你的、让你可以自给自足的财物。我听见你抱怨和诅咒这个艰难的时日。假若你有能力,你会摆脱那些使你抱怨的缘由。难道我们没亲眼看见这些事吗?难道它不是经常发生在生活中吗?

看看我们的主吧。富有的祂,为了我们而让自己成为贫穷。万物都是祂所造成的,没有一样不是由祂而造成的。创造黄金,比拥有黄金更为伟大。谁能体会到祂的财富究竟有几多呢?祂不是受造的、不是被造成的、也不是被形成的,祂如何创造、如何製造、如何形造东西呢?祂是永恒不变的,祂如何创造可变的事物呢?祂是永远常存的,祂如何创造会消逝的事物呢?谁能可以对衪的财富有一个真正的概念呢?… 祂在一个童贞女的子宫中受孕,被裹附在母亲的子宫内。这是何等的贫穷啊!祂诞生在一个狭小的马厩中,裹著襁褓,且躺在一个马槽里 … 然後,这位天地之主、众天使的创造者、可见和不可见之万物的创造者,在母亲的胸脯中吸吮著,啼哭著,被养育,长大,度过岁月,隐藏自己的权柄。後来,祂被带走,被轻蔑,被鞭笞,被嘲笑,被摈弃,被㪣打,头戴茨冠,被悬掛在十字圣木上,肋旁被长矛刺穿。噢,这是何等的贫穷啊!看看祂,这个我正在寻找的穷人之首吧。在祂内,我们找到是祂肢体的各部分的、真正的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