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世界

圣施礼华在1967年10月8日在纳瓦拉大学校园的弥撒中的一篇讲道

Opus Dei - 热爱世界

你们刚才听到圣神降临节後第廿一主日的两篇莊严的读经。聆听了天主圣言,现在,大家已经进入我要向你们讲话的气氛:一位司铎向圣教会大家庭的天主子女讲的话。这些话语是超性的,宣讲天主的伟大和祂对人类的仁慈。这些话可以準备我们今天在纳瓦拉大学校园内举行的奥妙伟大的感恩祭。

请思考片刻我刚刚提及的事实。我们正在举行感恩圣祭,即我主的圣体宝血的圣事性祭献,是信德的奥蹟,连繫基督宗教的一切奥秘。因此,我们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庆祝人类在世上所能够完成最神圣最超越的行动。领受主的圣体宝血,在某种意义上,有如解除我们现世与时空的束缚,好能与天主在天堂里。在那里,基督要亲自拭去我们的脸上的泪痕;在那里,再没有死亡,没有悲伤,也没有哀号,因为旧的世界都已逝去了。[1]

神学家形容这深邃而安慰人心的真理,是感恩祭的末世性意义,然而,这真理也可能遭人误解。的确,有些人,企图把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呈现为「纯灵性的」东西,只适合於「纯洁的」、非凡的人,他们远离世上可鄙的东西,顶多对它们抱著容忍的态度,视它们为人在这世上精神生活的附属品。

如果我们这样看事物,圣堂便成为基督徒生活中最卓越的环境。做为基督徒,意味著要去圣堂,参与神圣礼仪,履行教会事务,生活在一个视为天堂前厅的分离「世界」里,同时呢,平凡的世界则循著一条不同的轨迹。若真是这样的话,基督宗教的教义和恩宠生活,只轻描淡写地掠过人类动盪的历史,彼此从未真正地相遇。

在这个十月的早上,当我们準备纪念主的逾越之际,我们「断然拒绝」这种扭曲的基督宗教观。在我们举行感恩祭及感恩行动的这个大环境里,让我们反省片刻:我们发现自己处身在一个独特的圣殿里:我们可以说,大学校园是圣堂的正殿;大学图书馆是祭坛背後的装饰屏风;那边,放了许多建築新房子的机器;在我们头顶,是纳瓦拉的万里晴空……。

当然,在你们的心中,透过上述的这个具体、难以忘怀的景象肯定了一个事实:日常生活的确是基督徒生活的真实环境。我的孩子,你们与天主的日常接触,就在你们的同伴、你们的愿望、你们的工作,和你们的感情当中。在那里你们和基督有著每天的会面。正是在世上最物质化的生活里,我们必须圣化自己,侍奉天主,和服务人类。

我不断引用圣经的言语来教导这一观点:世界并不是邪恶,因为它也是来自天主的手中,因为它是天主的创造,因为雅威眷顾了它,认为它是好的 [2]。然而,我们人类因犯罪和不忠,使世界变得邪恶和醜陋。我的孩子,不要怀疑:对你们,世上的男男女女来说,凡是藉词逃避日常生活里真诚的现实,都是违反天主旨意的。

相反地,你们现在必须更清楚地明白,天主召叫你们「在」人生平凡的、物质的,和俗世的活动中来侍奉祂,「也透过」这些活动侍奉祂。每一天,祂在实验室、手术室、军营、大学教授的座席、工厂、工作坊、田间、家庭,和在所有形形色色的工作中等待我们。要清楚明白这一点:即使在最平凡的境况里,都隐藏著一些神圣的、来自天主的「事物」,只在乎你们每一个人去发现它。

三十年代期间,我经常对跟我在一起的大学生和劳工说,他们要知道如何去体现自己的精神生活。我希望他们能远离一种在当时和现在很通常的诱惑:就是度双重生活的诱惑:一方面,过著内修生活,人与天主关係的生活;另一方面,则过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专业的、社交和家庭生活,充满琐碎俗务。

不,我的孩子!我们不能过双重生活。如果我们想成为基督徒,就不可好像患上精神分裂症者。我们只有一个生命,一个由肉体和精神结合的生命。这个生命要同时在灵魂和肉身上成圣,充满天主。我们在最可见的和物质事物里发现见不到的天主。

我的孩子,再没有别的方法。我们要就在平凡日常生活里学习寻找上主,否则就永远找不到祂。所以,我告诉你们,我们这时代,需要恢复物质事物及似乎是最普通的处境原本所包含的高尚意义。我们需要利用它们为天国服务,将它们精神化,把它们转成我们与耶稣基督不断相遇的途径和机会。

真正的基督宗教宣讲所有人肉身的复活。不怕被视为物质主义,合乎情理地,一向十分反对「无肉身论」。因此,我们可以高谈阔论「基督徒的物质主义」,而无惧地反对那些对灵性视而不见的唯物主义。

初期的基督徒,形容圣事是降生成人圣言的足迹。如果圣事不是天主为圣化我们,带领我们抵达天庭所展现的最清楚的方法,那麽,它们又是什麽呢?难道你们看不到,每件圣事都是天主的爱,具有创造和救赎的能力,利用物质的东西而赐给我们的吗?正如最近的大公会议提醒我们,如果我们即将庆祝的感恩祭不是我们赎世主最可敬的圣体宝血,透过这世界卑微的物质——酒和饼;「透过人手所播种的天然食粮」[3] ,而赐给我们的,这感恩祭又是什麽呢?

我的孩子,圣保禄宗徒写道:「一切都是你们的;你们却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4],这是可以理解的。这里指出一个向上升的行动:圣神充满我们的心灵,激发我们从这世界仰望上主的光荣。为了清楚指出,这行动包括万物,甚至看来最微不足道的事物,圣保禄也写道:「你们或吃或喝,或无论作什麽,一切都要为光荣天主而作。」[5]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这圣经的教义,可以在主业团精神的最核心处找到。它领导你们完善地工作,透过把爱灌注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中而爱主爱人,并发现在事物的小节里也隐藏著「一些神圣的东西」。在此,一位卡斯蒂利亚诗人的作品尤其贴切:「慢慢地,谨慎地书写:因为,把一件事做好,比去做那件事更重要。」[6]

我的孩子,我向你们保證,当基督徒以爱心实践每天最微不足道的行动时,那行动便洋溢著天主超性的存在。因此,我再三地对你们重複说,基督徒的圣召,就在於把每日的淡然无味的散文,谱成一纸英勇的诗篇。我的孩子,天与地似乎在水平线上交会,但当你圣化日常平凡的生活时,其实它们在你们心灵的深处交会……。

我刚才说过,圣化你们的日常生活。我所指的是你们身为基督徒的全面规划。停止梦想吧!忘记那些虚假的理想主义,幻想,以及我一向形容的「癡心妄想」:如果我还没有结婚的话;如果我没有从事这行业的话;如果我更健康的话;如果我还年轻的话;如果我年纪更大的话!……倒不如认真地面对最物质和最直接的现实,那就是我们的上主临在的地方。复活的耶稣说:「你们看看我的手,我的脚,分明是我自己。你们摸摸我,应该知道:鬼神是没有肉躯和骨头的,如同你们看我,却是有的。」[7]

当我们从这些真理开始,光明便照耀在你们处身的俗世环境的各个角落。例如:想一想你们身为公民的活动。一个人知道,他不仅在圣殿里,也在世界里找到基督,所以他热爱世界。努力在知识上和职业上接受适当的训练。他完全自由地思考四周境况的问题,并承担他的决定所带来的後果。一个基督徒的决定是出於个人的反省,极度谦逊地尽力在生命中的大小事情上,领悟天主的旨意。

但是,一个这样的基督徒从不会认为或声称自己走出圣殿进入世界而去代表教会;也从不会认为或声称自己对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法,就是「天主教的解决方法」。我的孩子,这种做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那就是神职主义,「官方天主教主义」,或其他任何你们喜欢的叫法。无论如何,它意味著损害事物的本质。你们必须在各处培育一种「平信徒心态」,它应有以下三项结论:

要十分诚实,能承担自己的责任;

要作十足的基督徒,能尊重那些与我们拥有同一信仰,但在可以有不同意见的事情上,提出不同解决方式的弟兄;

还要作十足的天主教徒,不利用我们的慈母教会,把她牵涉入人的派系。

你们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受造的男女。所以,如果你们不享用源自人性尊严和教会坦然承认的自由,将不能履行这圣化日常生活的计划。就基督徒的生活而言,个人自由是必要的。但是,我的孩子,不要忘记,我经常讲的总是负责任的自由。

所以,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地演绎出来:不仅在紧急的时候,而是每天行使你们的权利。光明磊落地履行你们在各行各业中身为公民的承诺。在政治和经济事务上,在大学和你们的职业生活里,勇於承担你们自由抉择所带来的後果,和记著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立自主的。这种基督徒的「平信徒心态」会使你们避开一切不容异说,一切狂热主义。积极正面来看,「平信徒心态」可帮助你们跟所有同胞和睦共处,并在社会各阶层中促进谅解与和谐。

我知道无须提醒你们,我多年来再三重申的论调。这个关乎公民的自由,关乎谅解与和睦共处的道理,是主业团想传递讯息的重要一环。难道,我必须再次重申,那些愿意在主业团中侍奉耶稣基督的男男女女,都是与其他「平民百姓一模一样的」,他们认真的抱著责任感,义无反顾地奋力活出他们的基督徒召叫。

我的孩子们与他们的同胞是毫无分别。而另一方面,他们与修会会士之间,除了分享共同的信仰外,也是截然不同的。我热爱修会人士,也敬佩他们的隐修院,他们的使徒工作,他们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的「contemptus mundi(弃绝尘世)」;这一切都是教会圣德的「其他」标记。但是,上主并没有赐给我修道圣召,所以对我来说,如果我追求修道,则是错乱了。世上没有任何权威,能迫使我成为修会会士,正如没有任何权威,能迫使我结婚一样。我是一名在俗司铎:耶稣基督的司铎,而我热爱这个世界。

那些陪伴我这个可怜的罪人而追随基督的男女是:少数曾从事过俗世职业的司铎;和许多来自全球各地的教区司铎,因主业团而更服从自己的主教,更热衷於教区工作,使之开花结果。他们站著,伸开双手,好像十字架一样,让众灵魂在他们的心里找到庇荫。他们跟我一样,生活在自己所喜爱的,喧嚣扰攘而又平凡的世界里;最後,数目众多的是不同国籍、语言和种族的男女信友,他们依靠自己的职业来赚取生计。大多数是已婚的,但也有不少是独身的。他们与同胞分担合作,使俗世的社会变得更合乎人性,更公义。让我重申,他们负起个人的责任,与其他人协力工作,一起在每天的努力挣扎中经历成败得失;他们努力履行义务和行使他们的社会和公民权利。这一切都来得如此自然,正如其他尽责的基督徒一样,从不自视为与众不同。他们与无数的同僚们融合在一起,同时,尝试透过日常最普通平凡的事物,找出天主光辉的火焰。

同样,主业团作为一个社团,它推广的活动也包含这些卓越的俗世特色:它们不是教会的活动。它们不代表任何教会的圣统制。它们是人类、文化和社会创意的成果,由那些试图反映福音的光辉,和点燃基督的爱的公民所举办推动的。举个例子来澄清这一点:主业团从未,而且将来也不会,接受管理教区修院的工作;而修院是「由圣神选立为监督」[8] 的主教,为了训练他们未来的司铎而成立的地方。

另一方面主业团则为工人开辨技术练训中心,为农人开设农业训练学校,也开辨小学,中学和大学,在世界各地推动林林总总不同的活动,因为正如我在多年前所写的,主业团的使徒热忱是好像无涯的大海。

如果你们的身临此处,远比冗长的演讲更铿锵有力,那麽,就这个主题,我还需说什麽呢?你们,属於纳瓦拉大学之友联谊会的,属於一个投身社会进步的团体。你们真挚的鼓励,你们的祈祷,牺牲和奉献,都不是根据天主教宗派主义而献出的:你们的衷诚合作,为健全的公民意识作了清楚的见證,因为健全的公民意识是应该关注世俗的公益。你们见證了一所大学是可以从人羣的力量而诞生的,也由人羣的力量来维持的。

我想藉此机会再次感谢邦不隆那市,纳瓦拉省,来自西班牙各地的我们这所大学之友联谊会的朋友,给予我们大学的协助。尤其感谢非西班牙裔人士,甚至非天主教徒和非基督徒,因为他们明白这件大学事业的意向和精神,而以行动表达他们的赞助。多亏他们,这所大学才能成为公民自由、智力训练、职业竞争等方面与日俱增的泉源,和促进大学教育的激素。这项工作力图发展人类知识、社会福利和信仰训导,而你们慷慨的牺牲,正是这项工作基础的一部份。

纳瓦拉的居民已清楚明白我刚才提出的见解;他们也承认,他们的大学是地区性经济发展,尤其是社会发展其中的一个因素。大学为他们的子女提供一个从事学术专业的机会,否则是很难达成的,或在某些情况甚至乎是不可能的。大学在他们生活里所扮演的角色的实现,当然激励了纳瓦拉从起初便给予支持;无疑地,这支持在热诚和範围两方面都与日俱增。

我继续怀有希望——因为此希望关乎公义,也关乎很多国家的生活经验——有一天,西班牙政府也会贡献一部份,减轻这工作的负担。这工作不仅不寻求私利,相反地,它是完全为服务社会而奉献的,尝试有效地为国家现况和未来繁荣而努力。

我的儿女,现在让我谈一谈一个日常生活中另一个我特别喜爱的层面,那就是人性的爱,男女之间高尚的爱情,求爱和婚姻。我想再讲一次,这神圣的人性的爱,并不是仅仅被一些真正的精神活动所准许或容忍,如我先前提及的那些虚假属灵主义可能暗示的。这与我四十年来所讲的所写的刚好相反,而那些先前不明白的人,现在也开始掌握要点。

导向婚姻与家庭的爱,也可以是一条天主的奇妙道路,是个神圣的召叫,是一条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天主的道路。我提醒过你们要完善地工作,把爱灌注在每日的琐碎职责里,——而我坚持——在小节中发现「一些神圣的东西」。这个道理,在人性爱情所包含的生活圈子里,有特别的位置。

纳瓦拉大学的各位教授,学生,和所有的员工,你们都知道我把你们的爱交託给圣玛利亚,美丽的爱之母。在校园里,有一座我们以挚爱建造的圣母亭,作为你们向她祈祷,及奉献那奇妙和纯洁的爱情的地方,而她也祝福你们的爱情。

「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圣神的宫殿,这圣神是你们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们内,而你们已不是属於自己的了吗?」[9] 多少次,你们在圣母像前,在美丽的爱之母前,以一个喜悦的承诺去回答圣保禄宗徒的问题:是的,童贞天主之母啊,我们知道是这样的,而我们亦希望在妳强力的助佑下,活出它来。

你们的心内会湧现默观的祈祷,每当你们默想这感人的事实:好像自己身体这样有形可见的事物,蒙受圣神的拣选,成为祂的住处……我不再属於我自己……,我的肉身和灵魂,我的整个存有都属於天主……。这祈祷带来很多实际的後果,圣保禄宗徒亲自提出的重大後果:「务要用你们的身体光荣天主」。[10]

此外,你们务必意识到,唯有那些彻底明白和重视我们刚才思考过的人性的爱的人,才能够了解耶稣的话语中不可言喻的内涵 [11]。这是天主的真正恩赐,打动人灵而将肉身和灵魂交托给我们的上主,向祂奉献一颗完整的心,无须世间的爱情作中介。

我的孩子,我现在必须结束了。我一开始便告诉你们,想向你们宣讲天主的伟大和仁慈。藉著给你们讲述日常生活的圣化,我想这一点我已经做到了。以简樸真诚,无怨无尤地活出一个在世俗现实中的神圣生活,难道今天不就是「magnalia Dei(上主的奇妙化工)」 [12] 最动人的展现吗?上主的奇妙化工不就是天主为拯救世界,过去经常恩赐,而现在也不断恩赐的丰厚仁慈吗?

现在,请与我一起,偕同圣咏的作者讚颂:「请你们同我一起讚扬上主,让我们齐声颂扬他的名字。」[13] 换句话说,我的孩子,让我们靠信德而生活。

正如我们刚才在礼仪中恭读的经文,即圣保禄在致厄弗所书 [14] 里鼓励我们的:让我们拿起信德作盾牌,戴上救恩当盔,拿著圣神的利剑,即天主的话。我们基督徒最需要的德行就是信德,特别在今年因我们至爱的教宗保禄六世颁佈今年是「信德年」:因为没有信德,我们就缺乏圣化日常生活的基础。

此时此刻,让我们怀著活泼的信德,因为我们正临近「mysterium fidei(信德的奥蹟)」[15]——圣体圣事;因为我们将参与我们的主的逾越,总括并施予天主在人类当中的仁慈。

我的孩子,怀著信德,在片刻之後,好能在这祭台上,我们能宣称:这项「我们的救赎工程」[16] 就要重演。怀著信德,好能在这祭台上,在这会众之间,细细体会信经的内容,及经验基督的临在;基督使我们「cor unum et anima una(一心一意)」[17];使我们成为一个家庭,成为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罗马教会。对我们来说,罗马教会是等同於普世教会。

最後,我至爱的孩子,怀著信德,藉由给人类一个有圣德的平凡生活的见證,向世界显示这一切不仅是庆典和话语,而是神圣的事实。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并因圣母之名。

__________

[1] 参阅默21:4

[2] 参阅创1:7及其后

[3] 参阅梵二《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38

[4] 格前3:22-23

[5] 格前10:31

[6] A. Machado, Poesías completas. CLXI. – Proverbios y cantares. XXIV. Espasa–Calpe. Madrid, 1940.

[7] 路24:39

[8] 宗20:28

[9] 格前6:19

[10] 格前6:20

[11] 参阅玛19:11

[12] 德18:5

[13] 咏33:4

[14] 参阅弗6:11及其后

[15] 弟前3:9

[16] 圣神降临後第九主日的弥撒献礼经

[17] 宗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