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利亚的一生(十):逃往埃及

他们懐着对故乡缅懐之情,过着默默工作和艰辛的日子,但同时也喜悦地看到耶稣能远离他们已逃离的危险,健康和强壮地成长。

贤士离开白冷不久,「上主的天使托梦显于若瑟说:『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逃往埃及去,住在那里,直到我再通知你,因为黑落德即将寻找这婴孩,要把他杀掉。』」(玛2:13)玛利亚因着那些确定她儿子是默西亚的显贵人士造访而获得的喜悦马上就被转化为忧伤和痛苦。经常担心他人会抢他王位的巴勒斯坦老国王的残酷无情,是众所周知的。从几件历史事件中我们知道,他层把自己的几名儿子和一些他视为威胁的人暗杀掉。是故,危险真的是很大。可是暴君的野心和邪恶是无法阻止天主的拯救计划的。祂没有作出惊人的奇迹,但却依靠着那些对祂忠心的人的合作。是故,贤士们「在梦中得到指示,不要回到黑落德那里,就由另一条路返回自己的地方去了」。(玛2:12

若瑟毫无疑问地「起来,星夜带了婴孩和他的母亲,退避到埃及去了。」(玛2:14)这就开始了耶稣基督在世上历史中所遭受的第一次迫害,无论是反对他自己或是他的奥体成员。

前往埃及的主要道路有两条。较容易的一条也是较多人走的;它穿过加沙,然后沿着地中海海岸向南行。另外一条因为少人使用,所以较为谨慎的的就是经过赫贝龙和贝尔舍巴后,穿越依杜默雅沙漠,然后进入西奈半岛。无论选那条路,都是需要花十到十四天的时间行走超过数百里的漫长旅程。

他们在出发穿越沙漠前可于赫贝龙或距离白冷约四十里的贝尔舍巴采购粮食。在旅程前段,幸好他们可以与一小队商旅共行,否则单独在那段路途前进,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酷热,缺水和来自土匪的危险,都使他们不能靠自己越过沙漠。历史学家普鲁塔克(Plutarch)在公元前155年写道,罗马士兵在出行同一路线前往埃及战场时,他们对在沙漠要面临的艰辛的害怕,远超过接下来的战争。

按照那很可能是真实的传说,玛利亚双臂抱着婴孩,坐在由若瑟牵着缰绳的驴子上。然而,杜撰作者们充满幻想的创造把他们的逃亡散播成无数的传说:棕榈树把它们的叶子弯下为这几位徒步旅者提供阴凉处,野兽变得温驯,土匪变得仁慈,喷泉涌出泉水为他们缓解口渴……虽然这种种通过绘画和诗歌来表达对自天主眷顾的美化,熏陶了老百姓对天主的虔诚是值得嘉许,但是实际上,这次避难就跟一般逃亡一样,给他们带来的是身体上的苦楚以及那害怕随时被士兵递捕的恐惧。只有当他们到达巴勒斯坦和埃及边境的Rhinocolura城时,他们才感到安全。

与此同时,在白冷附近,两岁及以下的婴孩从他们母亲的臂中被抢走和杀害。圣玛窦写道:「在辣玛听到了声音,痛哭哀号不止;辣黑耳痛哭她的子女,不愿受人的安慰,因为他们不在了。」(玛2:18)毫无疑问,这段经文很难理解,有时对许多人来说是个绊脚石。天主怎么会允许无辜者,特别是婴儿遭受苦难?这个问题的回答要建基在两个重点:天主不会把人当作木偶;祂尊重他们的自由,即使它是被利用来作恶。同时,天主以他的智慧和旨意,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地把人们因为自己的目的而扭曲的线条写直。无论如何,这个疑团只有根据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才能解答。救赎是借着这位义人,优秀的无辜者的苦难得以完成,他希望属于他的人类分享他的牺牲。

传统并不确定圣家是居住在埃及的甚么地方,也许是在孟菲斯(Memphis),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即今埃及开罗)或莱昂托波利斯(Leontopolis)。很多的犹太人团体在这广阔的尼罗河三角洲找到容身之所,虽然仍是贫穷,若瑟却可在那里找到一份恰当地照顾他家庭的工作。一般相信他们留在埃及至少一年,直到天使告诉若瑟返回巴勒斯坦。

他们懐着对故乡缅懐之情,过着默默工作和艰辛的日子,但同时也喜悦地看到耶稣能远离他们已逃离的危险,健康和强壮地成长。围绕他们的是无数对那些带着野兽面孔的奇特埃及神灵的偶像崇拜现象。可是玛利亚知道耶稣来到世上也是为要拯救那些人,因为他们也是被注定救赎的。因此,玛利亚以其慈母之心拥抱他们。

J. A. Loar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