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利亚的一生(九) : 贤士来朝

当东方的贤士到来朝拜圣婴,玛利亚的一生系列在白冷这场景将暂停。

Opus Dei - 玛利亚的一生(九) : 贤士来朝

当耶稣被献于圣殿后,圣家便回到白冷。西默盎关于这孩子的预言继续在玛利亚和若瑟心中回响。玛利亚应该也会想起在旧约中先知提及关于默西亚,她的儿子,说他将会被尊为王,不单只在以色列,也在世界各民族。

依撒意亚先知已经非常强而有力地宣告:「万民要奔赴你的光明,众王要投奔你升起的光辉。举起你的眼向四方观望罢! 他们都聚集来到你这里…成群结队的骆驼,以及米德杨和厄法的独峰驼要遮蔽你,牠们都是由舍巴满载黄金和乳香而来,宣扬上主的荣耀。」(依60:3-6)

这期间,日子过得很正常,没有任何显示有甚么不寻常的事会发生。直至有一天一件不寻常的事发生。

当耶稣在黑落德为王时,在犹大的白冷出生后,东方的贤士们来到耶路撒冷,查问说:「才诞生的犹太人君王在哪里﹖我们在东方见到了衪的星,特来朝拜衪。」(玛2:1-2)圣玛窦记载当他听到这样的查问时,「黑落德王一听说,就惊慌起来,全耶路撒冷也同他一起惊慌。」(玛2:3)

我们对那些显贵人士知道得很少,只是从圣经上得知。他们从东方察觉到一伙异常明亮的星,引领着他们启程寻找那犹太人的君王。其余的,例如他们有多少人,他们的原居地,那天上的光的本质,他们用甚么路线等,都是推测,或多或少都有根据。

西方传统叫「三王」,正如人们一般的想象,甚至告诉我们他们的名字-梅尔基奥尔,加斯帕尔和巴尔塔萨尔。有些其他基督宗教传统将他们的人数增加至七,甚至十二。他们的原居地可能是美索不达米亚,或更可能是波斯。从一件历史事件发现,他们来自波斯比较可取:当波斯国王科索罗斯二世在主后第七世纪初入侵巴勒斯坦时,他摧毁了虔诚基督徒为纪念救世而建立的所有大教堂,除了一所:白冷的耶稣圣诞大教堂。他之所以让它保留,是因为在入口处有几个穿着波斯袍的男人的肖像,向被母亲抱着的耶稣致敬。

福音中称他们为「贤士」这与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意思很大分别。他们并非魔术师,却很可能是波斯其中一种牧师级数的人,占星术士,琐罗亚斯德教的门徒,这都是不少古典希腊作家提及的。再者,事实上以色列人所期待的默西亚观在罗马帝国的东部,甚至罗马本身都有所闻。所以,有些有学问的智者或叫贤士,被天主内在的光照下,将他们所发现的那异常明亮的星解释为犹太人期待已久的君王诞生的记号,也绝不为奇。

虽然民间热心敬礼将耶稣诞生和贤士到达巴勒斯坦紧密联系起来,但我们不确定这是何时发生的。我们只知道黑落德感到惊慌及「仔细询问他们那星出现的时间」(玛2:7)。然后他询问经师默西亚应该在哪里出世。经师根据米该亚先知书回答说:「你犹大的白冷啊!你在犹大的群邑中,决不是最小的,因为将由你出来一位领袖,衪将牧养我的百姓以色列。」(玛2:6)。黑落德为打发他们,就叫贤士往白冷去:「你们去仔细寻访婴孩, 几时找到了给我报信,好让我也去朝拜衪。」(玛2:8) 但他的真正用心却不是这样,因为黑落德不久便将白冷及其周围境内所有两岁及两岁以下的男婴杀死,以确保他认为那要来夺取他王位的已死。由此我们可以推算贤士们可能在耶稣诞生后一年或一年半到达。

收到这讯息后,贤士们赶快前往白冷,很高兴那原本神奇地在耶路撒冷消失了的星,又再次引导他们。这事实证明那星并不是如很多人尝试指出的,是一种自然现象-一伙彗星,一行星合之类,而是天主给予这些人的一个超自然的标记,而且只给他们。

他们一离开耶路撒冷,圣玛窦续说,「他们在东方所见的那星,走在他们前面,直至来到婴孩所在的地方,就停在上面。他们一见到那星,极其高兴喜欢。他们走进屋内,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 遂俯伏朝拜了衪,打开自己的宝匣,给衪奉献了礼物,即黄金、乳香和没药。」(玛2:9-11)

玛利亚和若瑟的心必定是充满喜乐和感恩-喜乐,是因为先知关于默西亚的预言开始实现;感恩,因为这些慷慨男士,各国众多基督信仰的前辈,送来的礼物,可能有助减轻他们的财务状况。若瑟和玛利亚不能偿还他们的慷慨,但那些人认为已经得到充分的回报,就是耶稣的微笑带给他们灵魂的新光,和他的母亲玛利亚热情的谢意.

J.A. Loar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