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君王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70年11月22日基督君王节题为《基督君王》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基督君王

教会的礼仪年度即将结束,祭台上举行的圣祭再次向圣父献上牺牲的祭献——基督的祭献,正义仁爱和平的祭献,正如我们马上要念到的颂谢词所指出的。[1]

你们一想到我主神圣的人性,心灵顿时湧现无限喜乐。祂是一位有血肉之心的君王,一位有着我们同样的人心的君王。祂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但对我们毫不作威作福,却默然出示伤痕,哀求我们稍给祂一些爱心。

那麽为甚麽还有这麽多人不认识祂呢?为甚麽我们还听到那些无情冷酷的抗议:「我们不愿意这人为王统治我们」呢?[2] 世上亿万人都这样拒绝耶稣。或许他们拒绝的是祂的影子,因为他们不认识基督其人。他们从未瞻仰过祂的丰釆仪容,从未领教过祂的卓绝训导。这种可悲状况,令我痛心,真要向我主痛作补赎。当我听到那不休止的叫嚣时——多数表现为醜行多於恶语——真感到有必要大声高呼:「基督必须为王!」[3]

基督的反对派

许多人不愿接受基督必将为王的真理。他们千方百计地反对祂:用他们处世理事待人接物的态度,用他们对待社会人文,道德风化,文化艺术的观点做法,来反对基督。甚至在教会本身内部!圣奥思定说:「我并不是指那些无聊之辈用口舌来亵渎基督,我是指还有很多人用他们的醜行来亵渎基督。」[4]

某些人甚至深恶痛绝「基督君王」一词。他们对这词彙大兴天真无知的责难之师,似乎基督的王祚竟能用政治术语来加以领略的。否则他们便乾脆否认基督为王,因为一承认祂的王位,便涉及要接受祂的王法。王法嘛,那是接受不得的,哪怕就是美好的爱德律也不例外,因为他们拒绝向天主的爱伸出自己的手来。他们处心积虑只是为自己的私利钻营而已。

多年来,我主催迫我重複着一个无声的呐喊:,「我愿服务(Serviam)!」让我们求祂加强我们的捨己为人的决心,忠心耿耿地响应祂的召唤,在日常生活中,随遇而安地服务,不矫柔造作,不大吹大擂。让我们从心底感谢祂。我们要以臣民和子女的身份向祂祈祷!我们嘴裏将充满乳蜜。一谈到天主的神国便喜从中来。这个神国是自由之国,是基督为我们赢得的自由。[5]

世界之主

这基督,这位我们目睹祂诞生於白冷的可爱的圣婴,就是宇宙之主。天上地下万有都是祂造化的。祂使万有同圣父重归於好。祂用自己在十字架上流的鲜血,重建了天地之间的和平。[6] 今天,基督坐於圣父之右为王。我主升天後,门徒们仍仰望着天空。两位白衣天使向他们说:「加里肋亚人!你们为甚麽站着望天呢﹖这位离开你们,被接到天上去的耶稣,你们看见他怎样升了天,也要怎样降来。」[7] 世上帝王无不因祂而得以掌权[8]。但帝王,即人间的当政者,寿命不长。基督的国则「万世无疆」[9] 「祂的主权永远常存,祂的王国世世常在。」[10]

基督的国不只是一种修辞说法。基督生活着,与人无异地生活着,祂依旧有着降生成人所取的同一躯体,依旧有着死而复活与圣言结合并怀有一颗人心的同一躯体。真天主亦真人的基督生活着,统治着。祂是宇宙之主。一切生存的万物全赖祂的维持而存在。那麽祂为甚麽不向我们显示祂的光荣威严呢?因为祂的国「不属於这个世界」[11],虽然是在这个世界之中。耶稣回答比拉多道:「我是君王。我为此而生,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證:凡属於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12] 凡是期望默西亚掌握现世有形权力者,必犯大错。「天主的国并不在於吃喝,而在於义德、平安以及在圣神内的喜乐。」[13] 圣神内的是真理与正义,和平与喜乐。这才是基督的神国:即救人的天主的义举,即在人类历史告终,我主自高天降来审判万民之时方才臻於大成的天主的义举。

基督在世上开始传教时,并没有提出甚麽政治主张来。祂说:「你们悔改罢!因为天国临近了。」[14] 祂委任门徒们宣讲这个好消息[15],并教他们祈求天国的临格[16]。天主的国及其正义即是圣德的生活,是我们必须首先追求赢得的,[17] 是唯一真正必要的东西[18]

我主宣讲的救恩,是向每一个人发出的邀请:「一个国王,为自己的儿子办婚宴。他打发僕人去召被请的人来赴宴。」[19] 因此我主指出:「天主的国就在你们中间。」[20] 人人都能沾得救恩,只要他自愿响应基督的要求:重生,[21] 在简樸的精神 中做天主的儿女,[22] 力戒把我们与天主隔离的事物。[23] 耶稣所要的是实际行动,而不单是口头空话。[24] 祂要我们下定决心全力以赴,因为只有全力争取的人才能赢得永恒的嗣业。[25]

祂的神国不在世界上达到极盛。得救还是永罚不在现世定论。却如撒种,[26] 却如一粒芥子的茁长,[27] 到最後,却如撒在海裏的网,网罗各种的鱼——网一满了,人就拉上岸来,按照各自生活品行的善恶而分拣开来。[28] 不过,只要我们还活在人世,天国却如一团酵母。一位妇女把它揉在叁倍的麵粉裏,於是整个麵糰便发酵膨胀了起来。[29]

谁若弄懂了基督所提出的神国,必会看到它值得我们孤注一掷去赢过来,必会看到它就如商人倾售家产去换来的珍珠,必会看到它就如地下埋有宝藏的那块田地。[30] 天国得之不易。没有人能保證稳操胜券[31]。但是一个悔罪的死囚谦卑的哀呼,却能打开它的大门。与耶稣同时钉在十字架上的强盗犯之一,向祂求道:「主,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耶稣回答他道:「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裏。」[32]

© Fundacion Studium



[1] 参阅咏17:19-20, 2-3。弥撒答唱咏

[2] 路19:14

[3] 格前15:25

[4] 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27, II (PL 35, 1621)

[5] 参阅迦4:31

[6] 参阅哥1:11-16

[7] 宗1:11

[8] 参阅箴8:15

[9] 出15:18

[10] 达4:31

[11] 若18:36

[12] 若18:37

[13] 罗14:17

[14] 玛3:2,4:17

[15] 参阅路10:9

[16] 参阅玛6:10

[17] 参阅玛6:33

[18] 参阅路10:42

[19] 玛22:2-3

[20] 路17:21

[21] 参阅若3:5

[22] 参阅谷10:15;玛18:3,5:3

[23] 玛19:29

[24] 参阅玛7:21

[25] 玛11:12

[26] 参阅玛13:24

[27] 参阅玛13:31-32

[28] 参阅玛13:47

[29] 参阅玛13:33

[30] 参阅玛13:44-46

[31] 参阅玛23:43;8:12

[32] 参阅达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