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复活:教会训导,圣人

从教会训导的文件,和圣人的著作里反思圣母与复活的爱子的欣喜相遇。

Opus Dei - 基督的复活:教会训导,圣人

教会训导之声

福音提到了复活的基督的各种表象,但从未提及耶稣和祂母亲之间的会面。但是我们绝不能对这份沉默做出这样的结论:基督复活之后,没有显现给玛利亚。相反的,这邀请我们去寻找福音作者选择未加记载的原因。

在「阙文」的假设下,这种沉默可以归因於一个事实:即是我们所必须的救赎知识是信託给那些「天主所预拣的见证人」(宗10:41)。宗徒们「以大德能」见证主耶稣的复活。(宗4:33)在显现给他们之前,复活的那一位曾显现给几名有传教功能的妇女:「你们去,报告我的兄弟,叫他们往加里肋亚去,他们要在那里看见我。」(玛28:10)

如果新约的作者不谈论圣母与她复活爱子的相遇,可归因於这样的事实:那些否认主复活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样的证人过於偏见,因此不值得相信。

尤其,福音报导复活的耶稣显现的次数并不多,当然它也非完整的总结了复活节后四十天以内所发生的一切。圣派德回忆说,「他一同显现给五百多弟兄。」(格前15:6)。我们该如何解释这样一个事实:圣史为何没有提到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个特殊事件?明显的记号就是:「复活的那位」的显现并未全数记录下来,儘管是众所周知的事件。

在门徒的第一个团体中,圣母的临在(参宗1:14)怎能从复活的圣子所遇到的众人中排除呢?

确实,有理由认为圣母可能是复活的耶稣显现的第一个人。在黎明去坟墓的那群妇女中,缺少玛利亚(参见谷16:1;玛28:1)不是表明她已经见过耶稣了吗?依耶稣的意愿,第一批见证复活的人,就是那些忠实的死守在十字架下,信念更坚定的妇女,这一推论也因此得到证实。

确实,复活的那位将信息託付给她们其中的一位─玛利亚玛达肋纳,要她传达给门徒,(参若20:17-18)也许这一事实也让我们认为耶稣首先向圣母显示自己,因她是最忠诚的、经过考验后,仍完整的保持了自己的信念的一位。

最终,圣母玛利亚在加尔瓦略山的临在,与爱子在十字架上的苦难的完美结合,似乎断定著一个她与复活奥秘有著非常独特的分享。

第五世纪的作家塞杜留斯(Sedulius)认为,基督在复活的辉煌中首先显示给祂的母亲。实际上,在天使向她报喜时,她就是祂进入这世界的途径,她亦受到召唤去传播复活的神奇讯息,成为祂光荣来临的先锋。因此,她沉浸在复活那位的荣耀中,期待著教会的辉煌。(参Sedulius,Paschale carmen,5,357-364,CSEL 10,140f)

我们似乎可以合理地这麽认为,玛利亚,教会─等待著复活的那位─的形象和榜样,并在复活节显现时,在一群门徒中与祂相遇,因此她与已复活的爱子有亲密的接触,而欣喜於逾越节圆满的欢乐。

圣母玛利亚在耶稣受难那天(参若19:25)和五旬节在楼房(参宗1:14)的出现,也很可能是基督复活的特权见证,这样她完全的参与了所有逾越奥蹟的关键时刻。玛利亚欢迎复活的耶稣,这也是人类的徵象和期望,人类希望通过死者的复活完满它的实现。

(摘自圣若望保禄二世,1997年5月21日,一般接见)

圣人之声

同时,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和撒罗默买了香料,先告别了圣母,然后要去墓穴,傅抹耶稣的身体。圣母仍在家里,沉浸在祈祷中……殷切祈祷,流下甜美的泪水,忽然间,我主耶稣显现在她面前,身著白袍,亮丽愉悦的跟她打招呼:「万福,圣母玛利亚。」她转身说:「祢是耶稣,我的圣子?」她跪了下来朝拜祂;祂也在她身边跪了下来,说道:「我亲爱的母亲,我就是。我已经复活了,看,我跟妳在一起。」然后两个人都站了起来,亲吻了对方;她以难以言喻的喜悦抱紧了祂,难过的,紧靠在祂身上,祂很高兴的抱住支撑著她。

(摘自Pseudo-Bonaventure,"Mirror of the Blessed Life of Jesus Christ",13th c.)

过了安息日,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和撒罗默买了香料,要去傅抹耶稣的身体。隔天清早,她们来到墓地那裏,那时,太阳刚升起。(参阅谷16:1-2)当她们进入坟墓后,十分惊慌,因为她们找不到我主的身体。一个穿著白袍的天使对她们说;「你们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寻找纳匝肋人耶稣:non est hic, surrexit enim sicut dixit. 他不在这里,因为正如他所说的,他复活了。」(参阅玛28:5)

祂复活了!耶稣已经复活了:祂不在坟墓裏,生命战胜了死亡。

祂显现给圣母,祂显现给为爱所感化的玛利亚玛达肋纳。给伯多禄与其他的门徒,还有给你和我,而你和我都是祂的门徒,比玛利亚玛达肋纳的爱还深:这都是我们对祂说了的!

愿我们永不会在罪恶中死亡;愿我们神灵的复活是永恒的。而在本端结束前,你吻了祂脚上的伤痕……,而我比较大胆些,因为我比较幼小,将我的双唇放在祂肋旁的伤口上。

(圣施礼华《圣玫瑰经》光荣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