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课题:圣体圣事(一)

圣体圣事是基督逾越奥蹟的纪念,使这独一无二的牺牲能在教会的礼仪中重现。

天主教教理总纲
Opus Dei - 第十九课题:圣体圣事(一)

1. 圣体圣事的圣事本质

1.1 甚麽是圣体圣事?

圣体圣事是在教会的礼仪中重现耶稣基督的位格、体血、灵魂和天主性、救赎祭献的一件圣事。它亦圆满地重现了耶稣的苦难、死亡、复活的逾越奥蹟。这重现并非静止或被动的(就如一件物品在一个地方裏),而是基督以祂救赎的爱使自己在场的主动临在。祂在圣体圣事中邀请我们接受祂赐予的救恩,及领受祂的体血作为我们的永生之粮。这件圣事使我们能进入与祂的共融,和祂的位格、牺牲,以及祂奥体──教会所有成员的共融中。

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教导:「我们的救主,在祂被出卖的那一夜,在最後晚餐中,建立了祂的体血感恩祭献,藉以永留十字架的祭献於後世,直到祂再度来临,并把祂死亡复活的记念,託付给亲爱的净配──教会。这是仁爱的圣事、统一的象徵、爱德的联繫、逾越宴会,在此以基督为食物,心灵充满恩宠,赐给我们将来荣福的保證。」[1]

1.2 本圣事的名称

不论是教会的圣经或圣传,都赋予此圣事不同的名称,为反映它多重的面向和无限的丰盈,虽然没有一个名称可完全表达它的意思。以下是较为重要的一些名称。

a) 使人想起此礼仪源起的名称:感恩 [2] ,擘饼,主苦难、死亡和复活的纪念,主的晚餐。

b) 其它强调祭献意义的名称:圣祭、弥撒圣祭、祭台的圣事、成圣过的麵饼(宰杀了的祭品)。

c) 表达基督临在於成圣过的物质这个事实的名称:基督体血的圣事、天上的食粮(参若6:32-35; 6:51-58)、至圣的圣事(因为神圣中的神圣临在其中,即天主降生成人的至圣神圣)。

d) 其它提及圣体圣事所给予每位信友及整个教会神效的名称:生命之粮、子女的真正食粮、救恩之杯、天路行粮(因此我们不会在返回天乡的道路上感到疲惫)、共融。此最後的名称指出,我们藉圣体圣事与基督结合在一起(与主耶稣基督的个人结合),也与祂奥体的所有成员结合在一起(在主耶稣基督内的教会共融)。

e) 最後,圣体圣事的庆典称为弥撒,或弥撒圣祭。此名源於拉丁礼仪中,在领圣体後对信友的「派遣」。

在这些众多的名称中,西方较常用「感恩」一词,在教会纪念救主的礼仪行动及称呼主的体血时,此词成了通用词。

在东方礼教会,特别是由第十世纪起,感恩礼则惯以「神圣礼仪」来表达。

1.3 在教会圣事等级中的圣体圣事

「由於至圣圣三对人的爱,圣体内基督的临在,为人类及教会带来全部圣宠。」 [3] 圣体是最尊高的圣事。「因为至圣圣体含有教会的全部精神财富,就是基督自己,祂是我们的逾越圣事,是生命的食粮,以祂经圣神而生活并有活力的肉体,赐给人们生命」[4] 其它圣事拥有由基督而来的圣化力量,但圣体圣事却使基督本身真正地、真实地和实质性地临在。永恒之父的降生子,现在置身於父旁,光荣地统治,祂带著救赎爱情的力量出现,使所有男女都能进入与祂的共融中,并藉著祂和在祂内生活(参若6:56-57)。

而且,在带领每个信友和整个教会奥体在灵性中的成长圣体圣事是所有其它圣事的高峰。因此梵二肯定圣体圣事是基督徒生活的高峰和泉源,也是教会生活的中心。 [5] 教会的其它圣事和工作全都指向圣体圣事,因为这些事的目的,都是为带领信友与基督结合,而基督则临在於此圣事中。(参《天主教教理》1324

即使圣体圣事是基督自己,是神性的生命来到人性生命的途径,以及所有其它圣事指向的目标,圣体圣事却不能取代其它圣事,包括圣洗、坚振、告解或病人傅油;的确,只有有效领受了神品圣事的人,才能成圣圣体。每一件圣事在教会生活中,以及圣事的秩序中都有各自的角色。因此,圣体圣事被视为入门圣事中的第三件。由基督信仰的起始,圣洗和坚振已被视为参与圣祭的準备,是与基督身体和祂的祭献共融的必要步骤,人亦因此能更活泼地进入基督和祂教会的奥蹟中。

2. 圣体圣事的许诺和由基督的建立

2.1 许诺

我主於其公开生活时,在那些见證了分鱼增饼奇蹟并被餵饱後成为祂追随者的羣众前,於葛法翁的会堂中预言了圣体圣事。(参若6:1-13)耶稣以此为标志,启示了祂的身分和使命,并许诺了圣体圣事。「耶稣向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并不是梅瑟赐给了你们那从天上来的食粮,而是我父现今赐给你们从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因为天主的食粮,是那由天降下,并赐给世界生命的。』他们便说:『主!你就把这样的食粮常常赐给我们罢!』耶稣回答说:『我就是生命的食粮,到我这裏来的,永不会饑饿;信从我的,总不会渴……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若6:32-35, 51, 54-57

2.2 圣事的建立及其逾越的意义

我主耶稣基督在最後晚餐时建立此圣事。对观福音(参 26:17-30; 14:12-26; 22:7-20)都对此建立作了报道。以下是《天主教教理》的综合记述:「无酵节日到了,这一天,应宰杀逾越节羔羊。耶稣打发伯多禄和若望说:「你们去为我们预备要吃的逾越节晚餐罢!」……他们去了,……并预备了逾越节晚餐。到了时候,耶稣就入席,宗徒也同祂一起。耶稣对他们说:「我渴望而又渴望,在我受难以前,同你们吃这一顿逾越节晚餐。我告诉你们:非等到它在天主的国里成全了,我决不再吃它。」……祂遂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捨弃。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晚餐以後,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所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天主教教理》1339

耶稣那时是在犹太人的逾越节晚餐中举行最後晚餐的,但在那主的晚餐中,却有著完全不同的新元素。晚餐的中心不是旧约的羔羊,而是基督自己,是祂交出的身体(为人类在祭献中向祂的父呈奉的),和祂「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的血(玛26:28)因此,我们可以说,基督不是举行旧的逾越节,而是圣事性地预先宣告和完成了新的逾越节。

2.3 主的命令的意义和内容

基督那明确的命令,「应行此礼,为纪念我」(路22:19; 格前24-25),清楚说明了在最後晚餐中所建立的事。故此,祂要求我们回应祂的恩赐,并使之圣事性地临在(祂为我们交出的身体及流出的血的临在,即祂为除免罪过的祭献)。

「这样做。」祂以此言指明那些可以举行圣祭的人,即宗徒们及他们司铎职的继承人;祂授予他们举祭的权力,及决定了此礼的基本元素:即与祂所取用过的相同物质。因此,弥撒圣祭需要饼和酒,感恩的祷文及祝福,饼酒的成圣,分送这至圣的圣事,及与此圣事的共融。

「为纪念我」,作为对我的纪念。因此,基督指导宗徒们(以及继承他们司铎职的人)举行一个新的「纪念」,以取代犹太人逾越节的那个「纪念」。此纪念礼有一特别的功效:它不但帮助信友团体「纪念」基督那救赎的爱情。和祂在最後晚餐中的说话和姿态,更以新法律的圣事使之所预示的事实临在:即基督自己,「我们的逾越节羔羊」(格前5:7),及祂救赎的祭献。

3. 圣体圣事的礼仪庆典

教会服膺我主的命令,毫不迟疑地在耶路撒冷(宗2:42-48)、特洛阿(宗20:7-11)、格林多(格前10:14-21; 格前11:20-34)及基督信仰所到之各处举行圣祭。「基督徒尤其在「一週的第一天」──主日,即耶稣复活的日子,团聚一起「擘饼」(宗 20:7)。自那时起,直到今天,感恩(圣体)圣事庆典一直绵延不断;如今,在教会里,我们在各处都可以参加这具有同样基本结构的感恩祭。」(《天主教教理》1343

3.1 庆典的基本结构

教会忠於耶稣的命令,并受真理之神(若16:13── 圣神的引导,在举行圣祭时,全照耶稣在最後晚餐中的感恩礼而行。必要的元素必须与原始的那感恩礼一样:a) 基督门徒的聚会,他们被耶稣召叫,并团结在祂身边;b) 新纪念礼仪的举行。

感恩礼的聚会

由教会生活之初,基督徒团体举行感恩礼已按圣统制建构起来。「此聚会之领导者是基督自己,祂是感恩祭的主要执行者(principal agent)。祂是新约的大司祭,是祂亲自以不可见的方式主持整个感恩庆典。主教或司铎则是以基督元首的身分(in persona Christi capitis)代表祂主持聚会,在宣读圣经後讲道,接受献礼并以感恩经祈祷。所有的人在庆典中,都各按其分,主动参与:宣读圣经、呈献礼品、送圣体圣血,全体会众则以『阿们』显示他们的参与。」(《天主教教理》1348)公务司祭、信友的普通司祭职、执事职及其它可能的职务间,每人都应不混淆地履行各自的职分。

公务司祭在圣体圣事的庆典中,至关重要。只有有效被祝圣为司铎的人,才能成圣圣体,以基督元首的身分说出成圣的祷词(即与永恒大司祭、主耶稣基督有特殊的圣事上的认同)(参《天主教教理》1369)另一方面,没有基督徒团体可凭自己任命一个人作为司铎。「这司祭是会众透过那源自宗徒的主教传承而领受的一项赐予。主教藉圣秩圣事祝圣新的司铎,授予他成圣体的权力。」[6]

庆典的结构

由教会开始的时间,这纪念的行动由两个重要的部分组成,而又形成单一的敬礼,即「圣道礼」(包括宣读和接受天主圣言)及「圣祭礼」(包括呈奉饼酒、含有成圣字句的感恩经,及领圣体)。这两个主要的部分以进堂式作始,及以礼成式作结。(参《天主教教理》1349-1355)没有人能凭自己的判断,在由教会建立的弥撒礼仪中,添加或取消任何东西。[7]

圣事的记号

感恩祭的圣事记号,是以小麦製成的饼 [8] 及葡萄製成的酒 [9],还有司铎以基督元首的身分在感恩经中所念出的成圣经文,此为必要和基本的元素。是主说话的效能及圣神的德能,使饼酒转化成有效的、且具有本体事实的记号,不只是记号,而是基督那「为我们捨弃的身体」及「为我们而倾流的血」的亲临,即祂的位格及祂救赎的祭献。(参《天主教教理》13331375

Ángel García Ibáñez

基本参考文献:

  • 《天主教教理》,1322-1355
  • 若望保禄二世,《活於感恩祭的教会》通谕,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11-2047-52
  • 本笃十六世,《爱德的圣事》劝谕,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6-1316-2934-65
  • 圣礼部,《教赎圣事》训令,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48-79

建议閲读文献:

  • 圣施礼华,讲道,圣体圣事信与爱的奥蹟,《基督刚经过》,83-94
  • 若瑟拉辛格枢机,God Is Near Us: The Eucharist, the Heart of Life, Ignatius Press.

註脚:


[1] 梵二,礼仪宪章,47

[2] “Eucharist”意谓感恩的行动,并侯我们想起耶稣在最後晚餐中的话:「祂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说……」(路22:19;参 格前11:24

[3]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86

[4] 梵二,《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5

[5] 梵二,教会宪章,11

[6] 若望保禄二世,《活於感恩祭的教会》通谕,29

[7] 梵二,礼仪宪章,22;圣礼部,《救赎圣事》训令,14-18

[8]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320。在拉丁礼中,麵饼必须是无酵的,即没有使其膨涨的剂料(参 同上)。

[9]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319。拉丁礼中,会以少量的水加进酒内。司铎在加水时念的经文给予了此礼仪行动的意义:「酒水的搀合,象徵天主取了我们的人性,愿我们也分享基督的天主性。」(献礼)。教父们认为,此动作表示了教会在感恩祭中与基督的合一。(圣西彼廉,书信6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