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课题:创世

创世这端真理,其重要性在於它是天主的救恩计划的基础,而这救恩计划是以基督为高峰的。圣经和信经,均以宣认对创世者的天主的信仰作为开端。

天主教教理总纲
Opus Dei - 第六课题:创世

引言

创世这端真理,其重要性在於它是「天主一切救恩计划的基础……以基督为高峰的救恩计划的开始」(《天主教教理简编》,51)。圣经(创1:1)和信经,均以宣认对创世者的天主的信仰作为开端。

创世与我们信仰中的其他伟大奥迹(天主圣三丶基督降生)有所不同者是,它是「人类有关自己起源和终向这一个基本问题的第一个答覆。」(《天主教教理简编》,51)人的反思也能證实,创世这个基本问题是由人所提出的,而创世就是对这个问题的部份答覆。虽然许多民族的宗教文化都有对於世界起源的记述(参阅《天主教教理》,285),但是只有犹太教和基督宗教的启示真理,对於创世的 概念有独特的掌握。

於是,创世是一个信仰的奥迹,但同时也是一个人凭著本有的理智而可窥见的真理。(参阅《天主教教理》,286)它处於信仰与理智之间,使它成为福传的工作和(尤其是在我们这世代中)基督徒与他人交谈的好起点 [1] ,如同圣保禄宗徒在雅典的阿肋约帕哥所做的一样(参阅宗17:16-34)。

「创世」是天主的创造性工程,其结果就是受造物。 [2] 以下便是两者的信理层面的解释。

1. 天主创世的工程

1.1「创世是三位一体的天主共同所做的工作」(《天主教教理》,292

根据启示的信仰,天主创世的行为是源於祂的全能、全智和爱。通常,创世归功於天主圣父,就如将救赎归功於圣子,圣化归功於圣神一样(参阅《天主教教理简编》,52)。同时,天主圣三的对外ad extra的工作(其中居首的便是创世),亦是三位一体的天主共同所做的工作。因而我们可以说,在创世的工程中,天主每一个位格均有独特的角色,因为「天主每一位依照本身的特性而完成共同的工作。」(《天主教教理》,258)。这便是传统一直以来,依天主各个位格的主要属性 (全能、全智、和爱),将创世工程分别 归功於父、子及圣神。

在尼西亚信经中,我们宣认我们信「唯一的天主,全能的天主圣父,天地万物的创造者」,「主,耶稣基督……万物是因著祂而造成的」;「天主圣神,是主及赋予生命者」(DS 150)。因此,根据基督徒的信仰,创世不但是指天主圣父大能的、从无到有ex nihilo的创造,而且创世也是源於上智-天主的智慧-那使万物因祂而造成的圣言Logos(若1:3)耶稣基督;创世亦是ex amore:出於爱的(《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19),是天主自身的自由与爱、由圣父圣子所共发的圣神所做的。换言之,天主圣三之间的永恒发出,就是天主创世工程的基础 [3]

就如天主的一体与其三位之间没有矛盾一样,独一无二的创世原则 ,与三位之中每一个位格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亦同样没有矛盾。

「天地万物的创造者」

「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创 1:1)。圣经开首的这几个字肯定了三件事:永恒常存的天主给了一切在祂以外存在的事物一个开端。唯独祂是创世者(希伯来语 bara — 创造,常以天主为主事格)。凡存在的一切 (以『天地』来表达) 都属於祂,祂给予它们存在。」(《天主教教理》,290)

严格而言,只有天主可以由无中(ex nihilo),而不是由先已存在的东西中进行创造 [4] 。这样的创造,必须有著只是天主才会有的伟大力量(参阅《天主教教理》,296-298)。所以,把创造的大能归於天主父是恰当的,因为在天主圣三内(依据一个传统的说法),天主父是fons et origo,根源与源头:其他两个位格都是源於天主父的。祂是一切的起始,然而祂自身却是无起始的。

基督宗教信仰认为,在一切实质存在的东西中,其最基本的区别就是天主与其受造物之间的区别。这一点在初期的几百年、充斥著把物质和精神视为两极的看法(唯物论、唯灵论、二元论或单元论)的时代中,是相当新鲜的。基督的宗教打破了这一系列的模 式。它尤其是肯定了物质的东西,如同精神的东西一样,都是那位超脱万物的天主所创造的。及後,圣多玛斯发表了关於创世的形上学,描述天主为超越性存在(Ipsum Esse Subsistens)。天主是第一因,是绝对超越於世界的。同时,受造物由於参与到在祂内的美善,所以祂也在它们内,而且它们亦在祂内。祂是它们存在的根源。天主是superior summo meo,且同时是intimior intimo meo(比我的最高还更高,比自我的内在还更为内在)(圣奥斯定:《忏悔录》3,6,11;参阅《天主教教理》,300)。

「万物是因著祂而造成的」

旧约的智慧文献把世界表达为天主上智的成果(参阅智9:9)。「世界是天主按照祂的智慧造成的,而非任何需要、盲目命运、或偶然的产物」(《天主教教理》,295),但是人的理性可以藉著分享天主的智慧而理解它的,虽然人要付出极大的努力,而且要在创世者天主及祂的化工前表现出谦逊和尊敬(参阅约42:3;参阅《天主教教理》,299)。在新约中,这一种理解达到了它的满全。藉著认出耶稣基督,天主子就是Logos(中译「圣言」,参阅若1:1及其後)它确认了天主的智慧是一个位格,就是那降生成人的圣言,且万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若1:3)。为了说明基督与受造物之间的这个关係,圣保禄指出:万物是在祂之内、且因著祂、和为了祂而造成的(哥1:16-17)。

於是,宇宙的根源就是这个有创造力的理性(参阅《天主教教理》,284)。 [5] 基督宗教从起初便对人的理性能认识事物有著无比信心,而且深信理性(科学的、哲学的理性等)没可能得出相反信仰的结论,因为两者都是同出一源。

倡议错谬论调的人并不罕见,例如认为创世与进化论是誓不两立的人。事实上,健全的认识论不仅能区分自然科学与信仰各自的领域,而且也看出在哲学内有著某种对事物协调的因素,因为科学有属於它的科研 方法及目标,而这些方法及目标并不能涵盖整个人类理性的範筹。再者,信仰所指向的世界,与科学所指向的世界实在是同一的世界,所以信仰需要以哲学的理论来表述其意义,藉此与人的理性对话。[6]

所以自然地,教会从一开始就应该寻求与理性对话。人的理性意识到它自己是受造的,因为它的存在不是自己赋与的,它亦不能完全地掌控自己的未来。人的理性对超越的事情,也就是说,对使自己存在的天主的理性是开放的。自相矛盾的是,一个自我封闭的、以为在自己之内就能够找到问题的最终极的答案的理性,结果会流於虚无主义、非理性主义等,肯定自己存在的荒谬性,和看不到真实的事物的可知性。

「主及赋予生命者」

「我们相信世界是发自天主自由的意志,祂愿使受造物分享祂的存在、祂的智慧和祂的慈善:『祢创造了万物,万物都是因了祢的旨意而存在、而造成的』(默 4:11)。……『上主对待万有,温和善良,对祂的受造物,仁爱慈祥』(咏154:9)。」(《天主教教理》,295)。因此,由於「万物出自天主的美善,也分享这种美善 ——『天主看了认为好。......很好』(创 1:4、10、12、18、21、31) —— 因为天主愿意把创世作为礼物送给人。」(《天主教教理》,299)

天主的美善和礼物能使我们於受造物内发现「於水面上运行」(创1:2)的天主圣神的行动,圣神是天主圣三内的礼物,存在於父子的爱中。教会宣认她对圣神的创世工程的信仰,祂是生命的赋予者,是万善之源。[7]

基督宗教确信天主有创造与否的自由,这使我们能够克服其他观点的局限。这些观点主张天主创世是必然的,最终流於宿命论或决定论。无论在天主的「内」或「外」,都没有任何可以迫使祂去创世的东西。那麽,推动祂创世的是什麽呢?祂创造我们的目的是什麽呢?

1.2「世界的受造是为了天主的光荣」(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

天主创造万物,「不是为增加自己的光荣,而是把这光荣显示和通传出来。」(圣文德,《In II Sent.》I,2,2,1)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1870年)教导说:「这唯一的真天主,以其慈善和全能,及其最自由的决定,在起初就从虚无 中创造了精神和有形的两种受造物,这并非为增加自己的幸福或获得甚麽美善,而是透过祂所赐予受造物的美善,来显示自己的美善。」(DS 3002;参阅《天主教教理》,293)。

「天主的光荣在於使祂的慈善得以显示和通传,世界就是因此而受造。天主使我们『藉著耶稣基督获得义子的名分,这是祂慈爱计划的决定,为颂扬祂恩宠的光荣』(弗 1:5-6)。因为『天主的光荣就是活生生的人,而人的生命就是享见天主。』(圣依勒内‧里昂,《驳斥异论》4,20,7)」(《天主教教理》,294)

与矛盾原则的辩论法(如摩尼教的二元论与黑格尔一元论者的唯心论)不同的是,确信天主的光荣是祂创世的原因并不意味著否定人的价值,而是人得以实现自我的基本前提。基督徒乐观的根源,在於对天主同时又对人的讚颂。「只有天主是伟大的,人才会是伟大的」[8] 。基督徒的乐观和理性肯定了善的绝对优先地位,但这并非无视恶在世界上及历史上的存在。

1.3保护与庇佑。邪恶。

天主创世不仅局限在天地初开之时。「天主创造了万物後,并没有置之不顾。祂不但赐给它们存在,还时时刻刻地保存著它们,给予它们活动的能力,引导它们达到自己的终向。」(《天主教教理》,301)圣经将天主於历史中的行动比作是创世的行动(参阅依 44:24,45:8,51:13)。智慧文献进一步阐明了天主维持受造物的存在的行动。「若无祢的旨意,万物何以持续?若无袮的命令,万物何以保存?」(智11:25)。圣保禄宗徒进一步将这保护的行动归於基督:「祂先於万有,万有都赖祂而得以存在。」(哥1:17)

基督宗教的天主,不是一个完成工作後便不再关注其作品的钟表匠或工程师。这个钟表匠及工程师的形象是自然神论者的观点,他们认为天主一旦创世工作完成後便不再介入。因此他们歪曲了造物者的真正概念,因为他们将天主的创世与祂对世界的保护与管理彻底地分开。[9]

「保护」这个概念,在创世这个行动和天主的掌管世界两者之间起著桥樑的作用。天主不但创造了世界和保存它继续存在,而且也引导著受造物走向其终极目的(《天主教教理简编》,55)。圣经向我们展示了天主在最微小的事中,也於世界和历史的大事中的绝对主权,并不断地见證祂如慈父般的关怀。(参阅《天主教教理》,303)在这样的背景下,耶稣显示了自己是道成人身的天主,是关心人精神及物质需要的善牧(若10:11、14-15;玛14:13-14 等), 同时祂也教导我们把自己交给祂照管(玛6:31-33)。

若天主以善创造、维持、引导一切,那麽恶从何来?「对这个如此迫切又不可避免、如此痛心而又深奥的问题,任何仓卒的答案都是不足够的。唯有整体地看基督徒信仰,才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基督徒的讯息中,没有一点不对恶的问题部分地提出答案。」(《天主教教理》,309)

创世并不是於天地初开那一刻便完成了的。它是一个在旅途中的状态(in statu viae),也就是说,天主将它导向一个尚未实现的终极目标。为了实现祂的计划,天主让人类分享祂的庇护世界的工作,而且纵使人犯了错,祂也尊重他们的自由。(参阅《天主教教理》,302、307、311)。真正令人惊奇的是,「上主全能的天主能从恶中引出善来」(天主教教理》,312)。这是一个伟大且奥秘的真理,「在一切事上,上主的爱伴随著那些爱祂的人。」(罗:8:28)[10]

罪过的出现,似乎显示天主的全能与祂的美善之间在人类的历史中的张力。答案(而答案本身就是奇妙的)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十架揭示了天主做事的方式,因此也是人类智慧之源(sapientia crucis,十架的智慧)。

1.4创世与救赎

创世「是天主与祂的子民订立盟约的起步」(《天主教教理简编》,51)。在圣经中,创世打开了天主在人类历史中的救赎计划的门,这个计划在耶稣基督的逾越奥迹中得以实现,并且在时间的终结时达至圆满。天主在创世时就把目标放在第七天,祂在当天休息了的安息日。在那天,第一个创造的程序完成了,也开启了第八天的、更伟大的创造工程:就是在基督内的新创造,即是救赎的工程(参阅哥5:7;《天主教教理》,345-349)。

如此,我们便可以看出天主创世和救世两个计划的连续性和统一性。它们之间没有间断,反而是互相联系,因为人的罪过没有完全地破坏了天主的工程。创世与救世两者之间的关係可以说是:一方面,创世是救世的第一件事;而另一方面,救世象徵著新的创世。这种关係展示出基督信仰中的某些重点,如自然的终向是恩宠,和人类那唯一和超性的归宿等。

2. 受造物

天主创世行为的成果就是整个受造界,即是「天地」(创1:1)。天主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有形与无形,精神的与物质的都是祂所创造的,凭著祂的全能,祂於时间的起始便从虚无中创造了这一切,就是天使、有形的物质世界、然後是由灵魂和肉身组合成的人。」[11]

基督宗教克服了一元论(它认为物质和精神体是一体的,天主与世界实在是相同的)和二元论(它认为精神与物质是平等且对立的)。

创造的行为是属於天主的永恒的,但是这个行为的成果却是有时限的。啓示的真理指出,世界是在时间开始那一刻被造成的 [12] ,也就是说,世界与时间是一起受造的。这与天主意愿在整个救赎史内啓示自己完全一致地吻合。

2.1精神体:天使

「没有肉身的精神体受造物,圣经通常称之为天使。他们的存在是信仰的真理。圣经的證据一如圣传的一致性同样地明确。」(《天主教教理》,328)。两者都指出他们的双重职责,就是讚颂天主,和作为祂救赎计划的使者。新约说明了天使与基督的关係:天使是藉著基督,和为了基督而受造的(参阅哥1:16)。基督由诞生直至升天,众天使都围绕著祂的一生,且成为祂第二次光荣地来临的传报者。(参阅《天主教教理》,333)

同样,教会从起初便在天使的临在和帮助中受益。在教会的礼仪中,教会联合众天使一同讚美、钦崇天主。每个人一出生便有一位天使守护陪伴。他保护、带领我们走向永生。(参阅《天主教教理》,334-336)

神学家们(尤其是「天使神学家」圣多玛斯•阿奎纳)和教会训导当局都深入探究了这些具有理智和意志的纯精神体的本质,并肯定其有著位格及不朽的生命,及有著超越一切有形可见的受造物的美善。(参阅《天主教教理》,330)

天使在受造时是在受考验的状态的。有些天使毫无反悔地背叛了天主。撒旦和其他魔鬼犯罪之後(他们受造时是好的,但却因恶行而自招恶果),就诱惑了我们的原祖父母。(参阅《天主教教理》,391-395)

2.2有形的物质界

天主「创造了丰盈富庶、多采 多姿及秩序井然的有形世界。圣经象徵式地把造物主的工程,描述成连续六天的神圣『工作』,而在第七天的『休息』中完成。(创1:1-2、4)」(《天主教教理》,337)「天主愿意把创世作为礼物送给人,作为一种保留和託付给人的产业。教会曾多次须为受造界的美善辩护,包括物质的世界在内。(参DS 286,455-463;800;1333;3002)」(《天主教教理》,299)

「根据创造的本质,物质的存在具有其自身的稳定性、真实性和卓绝性,具有其自身的秩序和规律」( 《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36,2)。万物的真善美源於那三位一体的创造者天主。因此,受造界是三位一体的天主的行动的真实写照 :「所有受造物都显示著天主圣三的痕迹。」[13]

宇宙既然是天主的化工,就有著其美丽及尊严。众受造物之间有著团结及等级的关係,这使我们应该对受造物以及自然律对它们的支配有反思的态度(参阅《天主教教理》,339、340、342、354)。宇宙是为人而造的,人从天主那里领受了治理世界的命令(参阅创1:28)。此命令并非让人可以对世界为所欲为,而是人与天主合作 : 通过工作,人要参与天主的创世工程,使世界达至完美。

基督徒赞同生态学在过去几十年中所提出的正确要求,但是不会流於世界模糊地被神化,并肯定人比所有其他的受造物优越,因为「人是创造工程的巅峰。」(《天主教教理》,343)

2.3人类

人於天主的创世工程中享有独特地位,因为我们同时具有物质及精神的实体。经上说:只有人是天主以自己的「肖像和模样」造了的。(创1:26)人类被置於有形可见的受造物之首位。我们分享了独有的尊严,因为「在一切有形的受造物中,唯独人『能认识及爱慕自己的造物主』;人是『世上唯一的受造物,是天主为了人本身所要的』;只有人奉召在知识和爱情上,分享天主的生命。人就是为这目的而受造,而且也是人有其尊严的基本理由。」(《天主教教理》,356;参阅1701-1703)。

男性与女性之间有著天主所意愿的差异与互补,但是也拥有同等的尊严和人格。(参阅《天主教教理》,357、369、372)不论男女,身体与灵魂都有实质的合一,後者实在是身体的形态。人的灵魂由於是属灵的,所以它是天主直接所造的(不是父母所生,也不是预先存在),且是不朽的 (参阅《天主教教理》,366)。这两点(灵性和不朽性)可以在哲学上加以论證。因此,还原论者认为,人类完全出於生物进化论(绝对进化论)。事实就是,这里有著一些无法用进化论来阐明的本体论的空白。举例来说,人类的道德意识和自由,就表现出人在物质世界中的优越性,同时也是人特殊尊严的标记。

创世这一个真理,帮助我们克服对自由的否定(决定论)和与其相反的,即是对自由的过度推崇的极端主张。人的自由是被创造的,而不是绝对的,它的存在是依赖真理和美善。把自由梦想为大能和随心所慾,是出於不但对人,也是对天主的形像的扭曲。

人通过行动和工作去参与天主的创世。 [14] 而且,人的理智和意志是天主的爱和智慧的参与和一点火花。人是天主圣三真正的肖像(imago Trinitas),而其馀的有形可见世界只是天主圣三肖像的痕迹。

3. 有关创世这真理的一些实质後果

天主创世及救世的极端性,要求人也作出同样具有全面性的回应:「你要全心,全意,全力爱上主你的天主。」(申6:5;玛22:37;谷12:30;路10:27)我们只有在对天主的回应中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只有这才能使我们的自由得以完全地实现。

天主创造及救赎整个的人和所有的人。我们回应祂的召叫,全心全力地爱祂,和将祂的爱带到整个世界是紧密分不开的。[15]

我们对天主的大能、智慧、和爱的认识及惊奇,使我们怀著尊敬、钦崇和谦逊的态度,并且在天主的临在中生活,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天主的子女。同时,对天主的信心会引领基督徒在任何情况下,对天主有著父子般的信赖:感谢天主所赐予我们的恩惠,以及在一些看似恶劣的情况中纯真地依靠天主,因为天主能从恶中引出更大的善来。

基督徒意识到一切皆是为了天主的光荣而受造的,会努力在自己的生活中寻求真正的目标,也就是永远的幸福:即是天主的光荣,而不是我们自己的虚荣。我们努力纠正我们各种行动的意向,好使我们生活的目的就是:Deo omnis gloria,一切光荣都归於天主。[16]

天主意愿把人放置於祂的受造物的最前端,赋予他管理世界的权利,好使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工作去使它完善。因此,人的行动可以被视为是天主的创世工程的参与。

受造物的伟大和美丽激发我们的惊奇,唤醒人对世界和人类起源及命运的思考,帮助我们瞥见造物主的真实。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对话可以引出这样的问题,这能帮助他人向造物主敞开他们的思想和心灵。此外,在和信仰其他宗教的人交谈中,一个卓越的起点就是创世这一个真理,因为它是一个他们可以部分地分享的真理,也是一个关於人性尊严的基本道德价值观的基础。

Santiago Sanz

基本参考文献:

  • 《天主教教理》,279-374。
  • 《天主教教理简编》,51-72。
  • 邓辛格(施安堂译),《主教教会训导文献选集》, 第36版(Herder 1976),DS 125、150、800、806、1333、3000-3007、3021-3026、4319、4336、4341。
  •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10-18、19-21、36-39。
  • 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God, Father and Creator. Catechism on the Creed (vol. 1) 》,Pauline Books and Media,Boston,1996,181-218。
  • 圣奥斯定,《忏悔录》,XII。
  • 圣多玛斯•亚奎纳,《神学大全》,1,qq. 44-46。
  • 圣施礼华,《与施礼华蒙席会谈》,《热爱世界》,113-123。
  • 若瑟拉辛格,《 In the Beginning: a Catholic Understanding of the Story of Creation and the Fall 》,OSV 1990。
  • 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记忆与身份》 (Memory and Identity),Weindenfeld & Nicholson,London,2005。

建议閲读文献:

注脚:


[1] 参阅如:教宗本笃十六世,2005年12月22日对教廷成员的说话;2006年11月12日於 Regensburg的演讲《Faith, Reason and University》;2007年1月28日唸三钟经时的说话。

[2] 参阅圣多玛斯•亚奎纳,《De potentia》,q. 3,a. 3,co.:天主教教理也用同一的分类。

[3] 参阅圣多玛斯•亚奎纳,《Super Sent.》,lib 1,d. 14,q. 1,a. 1,co.:「(天主圣三之间的永恒发出)是受造物的发出的成因和原因」。

[4] 这就是为什麽我们说天主不需要工具来创造世界,因为没有任何工具具有创世所需要的无限力量。因此,譬如当我们说人有创造力,甚至能够分享天主的创造力,形容词「创造力」不是类似的,而是隐喻的。

[5] 这一点屡次出现於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教导中,譬如2006年11月12日於Regensburg的演讲;2006年10月19日於维罗纳发表的演讲;2007年2月22日与罗马教区神职人员会面等。

[6] 科学理性主义和反科学主义都需要哲学的纠正。同时也有必要避免那些强求协议者的虚假教导。後者视科学所證明的事实为对信仰的验證和證明。而正如我们所言的,两者属不同的方式和学科。

[7] 参阅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主及赋予生命之神》通谕,10。

[8] 教宗本笃十六世,2005年8月15日的讲道。

[9] 自然神主义 隐含著对创造在形上学的认知的一个错谬。创造既为提供存在,它意味著受造物的依赖性,而这种依赖性和它的继续存在是不可分割的。虽然我们可以在慨念上把受造和继续存在两项分开来看,但是两者实在是单一的事件。「天主不是以一种新的行动保存万物,而是用祂给予在之行动的延续,这种行动没有动态和时间性。」(圣多玛斯•亚奎纳,《神学大全》,I,q. 104,a. 1,ad 4)。

[10] 圣施礼华延续在教会历史中许多圣人圣女的经历,口中经常唸著圣保禄的这句说话。他活出并鼓励他人也在生活中喜乐地接受天主的旨意(参阅圣施礼华,《犁痕》,127;《十字苦路》,IX,4;《天主之友》,119)。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在最後的一本书 Memory and Identity《记忆与身份》中,对天主在人类历史中的行动有很深的反省,正如圣保禄所言:「不要为恶所胜,反而要以善胜恶」(罗12:21)。

[11] 拉特朗第四届大公会议(1215年),DS 800。

[12] 此为拉特朗第四届大公会议所教导的,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也提到了它(参阅DS 800与3002)。它是一个启示的真理,人是不能以理性的方式證明它的,正如圣多玛斯•亚奎纳在中世纪著名的有关世界永恒争论中(参阅《反异教大全》,lib. 2,31-38),以及他的哲学著作《De aeternitate mundi》所教导的一样。

[13] 圣多玛斯•亚奎纳,《神学大全》,1,q. 45,a. 7,co.;参阅《天主教教理》,237。

[14] 参阅圣施礼华,《天主之友》,57。

[15] 使徒工作是一个人内在生命的外溢(参阅圣施礼华,《道路》,961)。它配合著存於天主圣三之内的无尽的爱和智慧,以至这个爱与智慧外溢於祂所造的万物之中。

[16] 参阅圣施礼华,《道路》,780;《犁痕》,647;《鍊炉》,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