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课题:圣体圣事(三)

对基督真实临在於圣体圣事的信仰,使教会在弥撒内外均对圣体作出朝拜。

天主教教理总纲
Opus Dei - 第二十一课题:圣体圣事(三)

1. 圣体的真正临在

弥撒圣祭时,基督的位格以奥秘、超性、独特的方式亲临—圣言成了血肉,祂为整个世界的救赎曾被钉,死亡和复活。此道理源自建立圣体圣事时,耶稣明认奉献的礼品就是祂的体和血(「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即与圣言不可分割的物质存有,因此亦即祂完整的位格。

基督耶稣以多种方式临在於教会内:祂的说话、信徒祈祷之时(参 玛18:20)、在贫病者身上、在囚人士(参 玛25:31-46)、在圣事中,特别在公务司祭身上。但最重要的是祂临在於圣体圣事中(参 《天主教教理》,1373)。

甚麽使基督在圣体圣事中的临在如此独特呢?因为至圣圣体是真正地、真实地、实体地蕴藏著主耶稣基督的体血、灵魂和天主性。祂是真人真天主,由童贞玛利亚所生,死在十字架上,现在於天国裏,坐在圣父的右边。「我们称这种临在为真实的,这说法并非是排他性的,好似其他的临在是不真实的;但这临在是最卓越的,因为它是实体的临在,而且既是天主、又是人的基督整个地藉此临现」(《天主教教理》,1374)

「实体」一词尝试刻划一个事实,即基督的位格临在於圣体中。这不单是一个「形象」,象徵基督,或帮助我们记起基督,而祂却临在天国,或在另一处。这也不是一个「记号」,透个此记号我们能得到来自基督的「救赎的力量」—恩宠。圣体圣事—虽然在饼酒的形下—却是客观的临在,是真实的存有,基督体血的实体,即其整个的人性,并与天主性不可分割地结合一起。

因此,在此圣事内,基督真实的身体和真实的血「接圣多玛斯说:『不能靠感官,而只能靠信德来理解这种临在;但信德却要依靠天主的权威』」(《天主教教理》,1381)圣多玛斯所著的圣咏《我虔诚钦祟祢》清楚地表达了这信仰:我想看祢、摸祢、尝祢,但都难以履及,唯能聆听祢的话语,觉得无比甘饴。我相信天主圣子所说的一切,尽属真理;没有任何事物,可与此真理之言相比。(Visus, tactus, gustus, in Te fallitur / Sed audito solo tuto creditur. / Credo quidquid dixit Dei Filius / Nil hoc verbo Veritatis verius。)

2. 实体转变

基督在圣体内真正和实体的临在要求非常规、超性和独特的转变。这转变是基於主那句非常清楚的说话:「你们拿去吃吧!这是我的身体……你们都由其中喝吧!因为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玛26:26-28)。这话要求饼酒不再为饼酒,而转变为基督的体血,因为没有一件事物能同时是两件不同的事物,饼不能同时是基督的体,酒不能同时是基督的血。

如《天主教教理》所教导:「特伦多大公会议综合天主教的信仰,声明说:『因为我们的救主基督说过,祂在麵饼形内所奉献的,真是祂自己的身体。所以,教会一直确信,如今在这神圣大公会议,再度予以宣布:藉著饼与酒的被祝圣,饼的整个实体,被转变成为我主基督身体的实体;酒的整个实体,被转变成为祂宝血的实体。这种转变,天主教会恰当地、正确地称之为饼酒的实体转变(transubstantiation)』」(《天主教教理》,1376)。然而,饼酒的外形,即圣体圣事的形,并没改变。

虽然感官上认知的是饼酒的外形,但信德的光使我们知道隐藏在圣体圣事的形下的,是我们主体血的实体。因著饼那圣事外形的保留,我们可以说,基督的身体,祂整个的位格,真正地临在於祭台上,或在圣体盅内,或在圣体柜内。

3. 圣体临在的特性

基督在圣体圣事中的临在模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奥蹟。按天主教的信仰,耶稣基督联同祂那光荣的身体,整个地临在於饼形和酒形之内,并临在於由饼形和酒形分出来的每一份之内,因此,擘饼并不把基督分开。(参 《天主教教理》,1377)。[1]这是一个独特的临在,是不可见的和无形的,同时是长久的。因为一旦祝圣了,祝圣的饼酒形持续多久,基督的临在就持续多久。

4. 圣体圣事的敬礼

对基督真实临在於圣体圣事的信仰,带领教会发展出对至圣圣事钦崇的敬礼,有弥撒内的(因此教会要求在祝圣了的饼酒形前应单膝下跪,或作深鞠躬),也有弥撒外的:以极度的谨慎保存圣体於圣体柜内、以隆重的敬礼方式展示於信友前、举行圣体遊行等。(参 《天主教教理》,1378)

保存至圣圣事於圣体柜内的原因: [2]

─主要为使病人或其他未能到教堂参与弥撒的信友能领受圣体;

─也为使教会能朝拜圣体圣事内的天主,我们的主(特别是恭迎至圣圣事、圣体降福、在基督圣体圣血节举行的圣体遊行等);

─信友亦能藉频繁的探访,经常在圣体圣事内朝拜我主。如圣若望保禄二世所言:「让我们更慷慨的在朝拜圣体,和在充满信德的默观中与祂相遇,并準备好为世界的错误和罪过履行补赎。愿我们的朝拜永不停止。」 [3]

教会有两个伟大的礼仪庆节(节日),以特别的方式庆祝这神圣的奥蹟:圣周四—纪念圣体圣事和圣秩圣事的建立,及基督圣体圣血节—基督体血的节日,特别为朝拜和默观圣体内的我主而订定。

5. 圣体圣事,教会的逾越宴会

5.1 为甚麽圣体圣事是教会的逾越宴会?

「感恩祭是逾越的宴会,藉此,基督以圣事的方式实现祂的逾越,(祂藉其苦难、死亡、复活和光荣升天由此世逾越至天父那里)[4]把祂的体血赐给我们作饮食,使我们在祂的祭献中与祂结合,并与其他信徒结合一体。」(《天主教教理简编》,287)

5.2 圣体圣事的庆祝和与基督的共融

「弥撒是祭献性的纪念──在它内延续十字架的祭献,同时也是领受主的体血的神圣宴会,两者是不可分的。然而,感恩祭献的庆典,全是为指向信友藉著领圣体与基督亲密结合。领圣体,就是接受基督本身;祂曾为我们牺牲自己。」(《天主教教理》,1382)

由基督建立的神圣的共融(领圣体)(你们大家拿去吃……你们大家拿去喝……玛26:26-28。参 谷14:22-24;路22:14-20;格前11:23-26)成为了感恩庆典的基本结构。只有当信友领受基督作为永生之粮,祂为我们而使自己成为食粮一事才找到其最深的意义,祂建立的纪念才得实现。[5]因此教会热切地鼓励参与弥撒圣祭的人,在满全了领圣体的必要条件时,领受圣体圣事。 [6]

5.3 领圣体的必要

耶稣给我们圣体圣事时,说明这食物不只有用,且为门徒获得生命是必要的。「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若6:53)

正如一般的食物使我们维生,使我们在此世得到力量,圣体也同样坚强我们藉圣洗而获得的在基督内的生命,并使我们在此世得到力量,忠於我主,直至抵达父家。教父视天使给予厄里亚的饼为圣体的「象徵」或预象(列上19:1-8)。厄里亚得此恩赐後,恢复了力量,并能履行天主的使命。

因此,圣体圣事不只为了参与更多教会使命的信友是必要的,却为所有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只有那些以基督生命滋养自己的人,才能活在基督内,并宣扬祂的福音。

基督徒应常有领受圣体的意欲,正如我们常有意欲在此世获取生命的最终目的一样。领受圣体的意欲,明显的或至少含蓄的,为得救恩是必须的。

而且,为已能运用理智的信友,实领圣体因教会法的规定而成了必须的。『教会规定信友「应该在主日和庆节参与神圣礼仪 (弥撒)』,并以和好圣事做準备,每年至少领受感恩 (圣体)圣事一次。如果可能的话,就在复活期内履行。」(《天主教教理》,1389)教会法所订定的只是最低要求,如要建立真正的基督徒生活是远不足够的。因此,「教会积极鼓励信友在主日和庆节,或更经常地,甚至是每日都领受感恩 (圣体)圣事。」(同上)。

5.4 圣体圣事的分施人

圣体的职权分施人是主教、司铎,或执事。 [7] 正式任命的辅祭员则是固定的非常务分施人。[8]教区主教可按信友的牧灵益处,委派其它信友为非常务送圣体员,在没有司铎、执事或辅祭员的情况下协助分送圣体。 [9]

「信友不可自己取圣体或圣爵,更不可互相传递圣体和圣爵。」 [10] 圣体圣事具有神圣记号的价值,清晰地标示著圣体是天主给予人的礼物。因此,在正常情况下,分送圣体时,应分明分送由基督自己赠予的天主恩赐的分施人,和以感恩、信德和爱德接受的领受人。

5.5 领受圣体的準备

─灵魂上的準备

为能堪当领受圣体圣事,信友必须在有恩宠的状态中。「为此,无论谁,若不相称地吃主的饼,或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体和主血的罪人。所以人应省察自己,然後才可以吃这饼,喝这杯。因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格前11:27-29)。任何人在良心上知道自己犯有大罪,不论如何痛悔,都必须在领受圣体前办妥告解(参 《天主教教理》,1385)。

如想在领受圣体时得到更多恩宠,除了在有恩宠的状态外,我们还须尽力以最高的虔诚领受我主:这要求长远和即时的準备,爱德和赔补的行动,朝拜和谦逊,感恩等。

─身体上的準备

对圣体内在的崇敬也应反映在身体的姿态上。教会规定要守斋。拉丁礼的信友在领受圣体前一个小时内,不能进食或饮用任何东西(清水和药物除外)。[11]另外,亦应注意个人的打扮,适当的衣著,显示对至圣圣体内我主的尊敬和爱的身体姿势,等等(参 《天主教教理》,1387)。

传统上,拉丁礼领受圣体圣事的方式是下跪口领,这方式显示出信德和爱德,及教会多个世纪以来的虔敬。形成这虔敬和远古习俗的原因,到今天仍完全有效的。信友也可选择站著领圣体,而在某些教区,如果得到批准,信友也可用手领圣体,但不可要求他只准手领圣体。 [12]

5.6 初领圣体的年龄及準备

有关圣体圣事的各项準则,惠及已能运用理智的信友。儿童应有充足的準备,且不应延迟初领圣体。「让小孩子到我跟前来,不要阻止他们!因为天主的国正属於这样的人。」(谷10:14)。 [13]

儿童在初领圣体前,应按其理解能力和能分清圣体与一般麵饼的分别能力,去学习信德的主要奥蹟。「父母与代替父母职位的人,以及堂区主任,皆有义务帮助已能运用理智的孩童作适当的準备,尽快在先行告解後领受天主神粮。」 [14]

5.7 圣体圣事的效果

正如食物为身体提供益处,圣体则为灵魂提供益处,且以无限地更崇高的方式,提供精神生活的益处。唯不同的是,食物转变成身体的一部分,领受圣体则使我们被「转化」为基督。「我不像你肉体的粮食,你不会吸收我使我同於你﹐而是你将合於我。」[15]藉著圣体圣事,信友在圣洗中所获得的新生命得以坚强,且达致圆满(参 弗4:13),甚至如圣保禄所提及的境界:「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迦2:20)。 [16]

因此,圣体将基督生活的方式灌输给我们,使我们可以分享圣子的生命和使命。圣体使我们与祂的意向和感受一致,给予我们力量去爱,如基督命令我们所做的(参 若13:34-35),为了以天主的爱火燃点所有男女,这火是祂带来这世上的(参 路12:49)。「我们若因领圣体而获更新,就应当表现出来。让我们同心祈祷,求使我们的思想能够诚恳,充满平安,有自我牺牲和服务的精神。让我们同心祈祷,求使我们能做到言必真实清晰,言之有理,言之得时,从而有助於人,有慰人心,尤其能给人带来天主的光照。让我们同心祈祷,求使我们的行为能做到坚定一致,广结善果,合情合理,散发『基督的芬芳』,引人遵行其道。」 [17]

天主藉圣体使我们在恩宠和德行上成长,宽恕我们的小罪,及因此得来的暂罚,保护我们不犯大罪,并帮助我们恒心为善。祂使我们更亲近祂(参 《天主教教理》,1394-1395)。但圣体不是为宽恕大罪而建立的,告解圣事才是(《天主教教理》,1395)。

圣体圣事带领所有基督信友与主结合,产生教会,即基督奥体,的合一(参 《天主教教理》,1396)。

圣体圣事是「未来光荣的保证」,即复活和永生,及与三位一体的天主、天神和诸圣一起的福乐。「基督由於已经离世回归天父,就在感恩(圣体)圣事中赐给我们一项保证,保证将来与祂共享光荣:参与圣祭使我们与祂以心体心,使我们有力量跋涉今生的旅途,渴求永生,并使我们现在就与天上的教会,与童贞荣福玛利亚和全体圣人结合为一」(《天主教教理》,1419)。

Angel Garcia Ibañez

基本参考文献

  • 《天主教教理》#1373-1405
  • 《活於感恩祭的教会》通谕 #15, 21-25, 34-46,若望保禄二世,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
  • 《爱德的圣事》宗座劝谕 #14-15, 30-32, 66-69,本笃十六世,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 《救赎圣事》训令,129-160,礼仪及圣事部,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建议閲读文献

  • 《基督刚经过》(基督圣体圣血节讲道),150-161,圣施礼华
  • God Is Near Us: The Eucharist, the Heart of Life,若瑟拉辛格枢机

註脚:


[1]「由於基督是圣事性地临在於饼酒形下,因此即使单以『饼形』领圣体,也足以得到感恩祭的全部恩宠。」(《天主教教理》#1390)

[2]参《信德的奥蹟》通谕 #56,保禄六世;《活於感恩祭的教会》通谕 #29,若望保禄二世;《爱德的圣事》宗座劝谕 #66-69,本笃十六世;《救赎圣事》训令 #129-145

[3]《主的筵席》牧函 #3,若望保禄二世

[4]「逾越」来自希伯来文,意谓经过或通过。出谷纪中(12:1-14及12:21-27),此字关係到主和祂的天使在那选民被解救的那夜(当他们举行逾越节晚餐时),及天主的子民由埃及的奴役过渡至福地的自由。

[5]这不是说,参与圣祭的全部信友如不领受圣体会使弥撒无效,或他们必须同时领受圣体圣血。只有主祭必须同时领受圣体圣血。

[6]参《罗马弥撒经书总论》#80;《活於感恩祭的教会》#16,若望保禄二世;《救赎圣事》训令 #81-83, 88-89

[7]参《天主教法典》#910;《罗马弥撒经书总论》#92-94

[8]参《天主教法典》#910, 2项;《罗马弥撒经书总论》#98;《救赎圣事》训令 #154-160

[9]参《天主教法典》#910, 2项, 230, 3项;《罗马弥撒经书总论》#100, 162;《救赎圣事》训令 #88

[10]《救赎圣事》训令 #94;《罗马弥撒经书总论》#160

[11]参《天主教法典》#919, 1项

[12]参《主的筵席》牧函 #11;《罗马弥撒经书总论》#181;《救赎圣事》训令 #92

[13]参《多麽个别》训令 #1圣庇护十世,《教会训导文献选集》#3530;《天主教法典》#913-914;《救赎圣事》训令 #87

[14]《天主教法典》#914;参 《天主教教理》#1457

[15]《忏悔录》#7,10,圣奥斯定

[16]如果圣体的救赎之恩不能一下子充分获取,「非因基督能力的有限,而是因为人不完全的敬礼。」(《神学大全》III, q. 79, a.5, ad 3,圣多玛斯)

[17]《基督刚经过》#156,圣施礼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