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跳德州两步舞迈向信仰

因工作关系一直住在西班牙的德州人Courtney同Brian从舞池谱写出爱情,更引领他们走到未曾梦想过的地方。

Opus Dei - 从跳德州两步舞迈向信仰照片来源:Joni Bills-Smith

一名年轻女子推开大门,充满自信地步入这所德州酒馆。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在播放着乡谣音乐的场内饮酒说笑,一对一对的情侣在跳舞。21岁的Courtney为了德州两步舞每星期两次来到这里,跟朋友打招呼后就进入舞池。酒馆的另一端有一名相貌端正的男子向她走去。他们交换眼神后,22岁的Brian邀请她一起跳舞,Courtney微笑应允。

Brian和Courtney拖着手,两快步,两慢步地动起来。Brian跳舞算不上十分出色,但对Courtney来说这并不重要,他们撘起话上来。Courtney清楚记得这是2002年的春天,「当你去到酒吧,你不会想我是来寻找终身伴侣」,但这正正发生在她身上。

舞毕,他们相约定期见面。「2003年1月他到佛罗里达州接受军事训练,回来后我们便结婚了。」他们已经一起走过16年的岁月,现在有两个女儿,正等待迎接另一个新生命。

我在德州南部一个小镇出生,那里有一些天主教徒,但我的父母却信奉浸信会。(照片来源:Cristina Abad)

「我在德州南部一个小镇出生,那里有一些天主教徒,但我的父母却信奉浸信会,而我也是在这个信仰内成长」,Courtney在西班牙南部El Puerto de Santa Maria的家一边执拾物品,一边解释。Brian如常跟每朝早一样在Rota Naval Base海军基地工作,而11岁的Carrie和五岁的Joanna就正在听音乐。

「妈妈教导我说天主教徒会崇拜玛利亚和圣人,令我觉得他们并非基督徒。后来升上高中,我们搬到德州中部,那里的天主教徒更少。」她一直信奉新教直至入读大学,入大学时主修西班牙语,而就在那里在那个酒馆内她遇上了主修工程的天主教徒 Brian。

著名的德州两步舞源于波尔卡舞、华尔兹和吉鲁巴舞。Courtney补充说:「在美国,我们经常说我们全都是移民。Brian和家人姓Schonfeld,来自德国,但我们非常美国。」在德州两步舞中,当大家逆时针在舞池转动时,带领者会决定每对拍挡的步伐和动作。

Brian的工作令他们一家经常迁移,由加州、夏威夷、密西西比、关岛、佛罗里达州、到近两年的西班牙,现在他们又要搬到北卡罗来纳州了。

回归信仰

Courtney承认在大学时期对信仰有一点困惑,亦染上一些坏习惯,觉得即使没有天主也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所有决定。「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可知论者。Brian是天主教徒,他告诉我他在大学第二年去了一趟法国后,就再没有事奉天主。」

「我很爱他,所以我决定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告诉Brian我想开始每个周日去圣堂,他说:『好,但我只会去天主教堂,不是新教的。』Courtney说因为她的坚持,Brian重新实践信仰。她会问Brian一些有关天主教的难题,他不懂得怎样回答。「所以我们不再只谈论信仰,这么多年来我们一起去圣堂,再也没有争论过。」

照片来源:Cristina Abad

Courtney的父母一开始已经接纳Brian,对他们来说Brian是一名天主教徒并不重要,他们看到Brian如何善待自己的女儿和他们彼此相爱的事实。「我们在教会获得宽免后在天主教堂结婚,我的父母也乐意资助我们的婚礼。Brian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们为我们的婚姻感到欣喜,也将Brian视作儿子一样爱他。」

四处为家

第一次搬家的地点在加州,Courtney在那里开始为堂区服务。神父知道她是浸信会信徒,有一天在讲道时说:「我非常清楚新教徒相信圣经,但他们不相信若望福音第六章:『我是生命之粮』意指基督的身体,而不单只是一个象征。」她忆起当时的情况:「我呆了。回家之后,我立即翻看新约圣经,然后对自己说:他是对的,但对有关玛利亚和教宗的事却不以为然。」

Courtney决定到当地有领圣体礼的循道卫理教会。「我视圣体为基督的身体,但我并不相信神父能够转化面饼。我习惯跟丈夫到天主教堂望弥撒,但当我想领圣体时,我就会去循道卫理教会。我知道这并不是天主教所认可的圣餐,因为在这𥚃任何基督徒都可以领受。」

Schonefeld一家曾经短暂回到德州,Brian开始收听一个天主教电台频道。每天回家,他都会告诉Courtney他学习了什么新事情。「我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寻找有关我对信仰一些疑问的答案。我开始上圣经研习班,在哪里认识了一位相当要好的天主教徒。她不时推荐好书给我,我一边学习一边祈祷,终于信服这是信仰的圆满。要皈依天主教相当困难,因为我知道父母会感到受伤害。他们会认为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被救赎,因而需要去「赚取」救恩。

其中一本令Courtney印象深刻的书是Scott和Kimberly Hahn的《Rome,Sweet Home》。「当我读到有关她皈依的部份,我想我们真的很相似。我祈祷较她少,但我尝试忠于我的信仰,例如我将十分一的收入奉献给教会。她说想将她那份孕育生命的能力给予主,驱使她决定成为天主教徒。这点让我十分感动,相反地在这方面我却在拒绝天主。」

结婚前,Courtney告诉Brian她不想要小朋友。Brian说要是这样他们不可能结婚,最后他们达成协议:他们会要一个小孩。「婚礼后他叫我不要吃避孕丸,我的新教徒心态令我觉得这样很奇怪,我没有告诉他亦没有放在心上。第一个孩子出世后,我打算进行结扎手术。Brian游说我再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我碰上了Hahn的那本书。」

我告诉Brian:我现在肯定自己想成为天主教徒,我们必须遵守教会的教导。我们不再使用避孕用品,我非常紧张因为我知道很多天主教徒也不太认识自然家庭计划。数天后,Brian跟我说:『你说得对,让我们研究一下。』这件事情对我的皈依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渐渐地我开始明白亦接受其他一切。」

照片来源:Joni Bills-Smith

Courtney现在怀有四个月身孕,她将所有时间奉献给家庭和她那学习西班牙语的公司。在美国,每一个州都强制教师必须获得相关文凭。「我不喜欢教导小朋友,而且经常搬迁令教学变成一个问题。但我喜欢帮助那些希望成为老师的成年人。我有撰写学习英语和西班牙语的电子书和开办相关课程及作指导。我能够做到这些正是天主给我的礼物。」

天主的爱

两年前搬到西班牙时,Courtney已经是一名天主教徒。有一天她在Rota的海军基地跟一名美国神父办告解。她告诉神父感到有点抑郁,感受不到天主对她的爱。神父告诉她:「这些只是感觉,不用担心。如果你想认识更多天主的爱,我建议你最好参与每日的弥撒。」

所以Courtney开始参与每天的弥撒。「有一日弥撒后我遇到一名叫Paloma的女子,她邀请我到位于El Puerto de Santa Maria的主业团中心。我跟一名住在那里的主业团独身信友Juana谈论信仰的问题和如何令自己在家里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她的帮助令我感到欣喜,原来只要有爱透过微小的事情也能获取圣洁的生活。我的新教背景令我十分在意家庭气氛,所以我很喜欢主业团。」

「我开始定时祈祷,每天的弥撒帮助我感受到天主的爱。有一次我们到德州探望我的父母,我在想怎样可以不用驾车去望弥撒。我突然清晰地感受到天主召唤我去主业团。我没有办法解释得清楚,我只是单纯地看得见。」

Brian不属于主业团,但Courtney深信因着他的帮助才寻找到天主教的信仰和作为主业团可结婚信友的道路。她认为她亦帮助了Brian重新发现自己的信仰。

「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的圣召,但他绝对支持我。他看到主业团帮助我跟主建立起更个人化的良好关系。我不时从协助我的书本上给他阅读一篇文章或一起念玫瑰经。」

Courtney尝试以她的好友Paloma作榜样。「新教圣堂有一份强烈的团体感,所以当我看见有初来的信友,我也尝试接近并介绍自己就像Paloma当初对待我一样。因着这个缘故我认识了一位想成为天主教徒的年轻女子,我也成了她的代母。我亦有给小朋友上教理班,虽然不是我那杯茶,一星期一次也相当有趣。」

照片来源:Joni Bills-Smith

因为Brian的新职务,再过数天他们一家就会离开西班牙到北卡罗来纳州。他们非常期待探索当地的自然步道和在沿岸划艇。在所有他们居住过的地方,都遗下了不少朋友和一份感情。Courtney 体会最深,但她知道所有的离开成就了一支舞的每部份,而步伐的快慢是由领舞者设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