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是爱》

圣座记者招待会介绍教宗本笃十六世第一道通谕

圣座正义与和平委员会主席雷纳托.马蒂诺枢机主教元月二十五日在梵蒂冈新闻室主持记者招待会,介绍教宗本笃十六世所写的第一道通谕,《天主是爱》通谕。与马蒂诺枢机主教一起主持记者招待会的,还有圣座教义部部长威廉.若瑟.莱瓦达总主教,圣座一心委员会主席保禄.若瑟.科德斯总主教,以及圣座发言人纳瓦罗博士。

教宗这道通谕结构严谨,思想精密,内容更是深湛,含括神学、哲学、教会学、社会学、政治学等学术的广度与深度。通谕全长七十五页,除了引言和结论之外,共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的标题是《爱在创造和救恩史中的一致》,这一部分又分为五个章节;第二部分的标题是《爱德,教会作为爱的团体对爱的实践》,这一部分又分为六个章节。

通谕开门见山引用圣若望一书第四章十六节的话说:“天主是爱,那存留在爱内的,就存留在天主内,天主也存留在他内”。这就是基督信仰的中心。这个世界有时报仇、仇恨和暴力与天主的圣名连接在一起,为此,通谕所揭示的天主是爱的基督信仰讯息对今天的世界可以说是针对时弊。

教宗在通谕第一部分 ,以神学和哲学的眼光来反省爱的不同层次的意义,他以希腊文中叁个与爱有关的字,即男女两性之爱(eros)、友谊之爱(philia)和共用之爱(agape),来阐述爱的真谛。通谕第二部分则谈论如何实践天主有关爱的诫命。

教宗指出:‘爱’是今天被使用得最多、也最被滥用的字。从语义学看,爱这个字有很广的意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男女之间的爱,也就是希腊文所谓的 ‘eros’。在圣经中,尤其是新约圣经,爱的观念往往着重於共用之爱(agape),而把男女之爱(eros)搁在一边,目的在举扬那种奉献自己,以利他人的爱。这样的思想看法就是基督信仰新鲜的地方。然而,基督信仰的这种思想往往被视为对男女两性的爱和人类肉体的轻视和唾弃。事实上,天主赋给他所创造的人男女两性的爱是需要规矩的,也需要净化和成熟的阶段,以免失落它原来的尊严,一致把性爱沦为纯粹的性冲动和货物来交换。

通谕强调:基督信仰始终把人视为精神与物质的组合体,两者水乳交融。只有当人的肉体与灵魂取得完美的和谐时,才能克服性爱的挑战。於是,爱成了神魂超拔的状态,永远脱离了闭关的自我,走向为他人献出自我的自由。就因为走出自己,奉献自己,人才又真正地重新找到自己,更好说找到天主。在这样的情况中,男女两性的爱使人提升到神魂超拔的境界,进入神的氛围。从这个角度来看,两性之爱与共用之爱决不能彼此分离,甚至两者越是找到正当合理的平衡,越是能够实践爱的真谛。那麽,在天主降生为人的爱内,也就是在耶稣基督内,人类两性之爱和共用之爱达到最彻底的境界。

如果说通谕第一部分是理论,则通谕第二部分便是实际,它谈的是爱的实践。如果人真的爱天主,他必然会爱别人,因为爱别人是根基於爱天主。爱别人不但是个别基督信徒的责任,也是整个教会的职责,教会在它的爱德工作中必须反映天主圣叁的爱。通谕指出:教会自从存在初期便度着这样的爱德生活(宗2,44 -45),後来,很快地,这样的生活就变为有组织的工作,由执事来负责(宗6,1-6)。随着时代的演进和教会的传布,爱德的工作成了教会的主要使命之一。

教宗在通谕中说:到了十九世纪,教会的爱德工作遭到广泛的反对,因为这项工作被认为与正义相抵触,有助於维持现时不公道的社会政治体系,使这样的体制变得可以忍受,於是不利於反抗起义,无助于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通谕指出:马克思主义曾指出世界革命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万灵药,马克思的梦结果幻灭了。教会的训导,从良十叁世教宗的《新事通榆》以致若望保禄二世教宗的《工作通谕》、《关怀社会事务通谕》和《第一百周年通谕》,都越来越关心社会问题,并指出切合时代需要的训导,以为矫正时弊。教会的这些社会训导都超越教会本身的 围,足为全世界分享。

教宗在通谕中提到这些,目的在指出国家和教会的任务有别,国家政府即使有效,也不能认为教会所行的爱德工作是多馀的,因为国家无法照顾全体国民的一切需要,受苦的人所需要的是个人爱德关怀,这不是国家做的到的事。但是教宗警告:教会的爱德工作不能成为社会一般的慈善福利工作。慈善工作是教会生命的自然产物,教会在引领人与基督相会时,基督的爱自然感动人心,人便因此效法基督,以爱还爱。教宗最後强调:爱是纯粹的赠与,不带有任何其他目的或附带条件。圣保禄宗徒给格林多人写的信中,有关爱德的颂词,就是教会行爱德的大宪章(格前13)。

  • 梵蒂冈电台讯,2006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