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性,就越神性(二):我们内心的道路

我们被召唤将天主的光明带到世界,「我们内心有条道路,即是基督,祂希望我们像祂自己一样,越人性就越神性。」

我们透过基督到达天主
三束光
与祂一起生活的新意


在圣奥思定的生命过程中,不断的寻求天主:这份急促热切的之情并不常引他走向正途。年轻时,他热爱文学和修辞学,让他着迷。他热情的冲动有时反使他误入歧途,甚至拥抱了远离基督信仰的思想体系。然而他探索真理的坦诚和阅读圣经的勤奋,使他一步步地趋向基督信仰。或许他顾虑到自己的经历,并知道许多以同样的热情、有学问的人也在寻找真理,但却没有找到基督。圣奥思定写道:「每个人都渴望真理和生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他的道路。天主是个永恒的、不可变的、可理解的、聪敏的、智慧的、有创造力的生命,甚至世上的一些哲学家都能看到……,可是我们却无法达到真理的圆满。天主之子,永存于真理和生命的天父内,藉由取得人性而成为真道。走在真人的祂旁,你会到达天主那里。」[1]

我们透过基督到达天主

可能很难理解,我们所寻求的天主好似我们生命的目标,其实是祂把这种渴望置于我们内心深处,也就是到达祂的上好「途径」。我们通过祂自己到达天主那里。正是为了让我们能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祂派遣自己的独生子来到这个世界,使我们不仅可以聆听祂说话、看见祂、触摸祂,甚至还能分享祂自己的生命。耶稣「并不只局限于向我们展示与天主相遇的道路,同时我们也可透过顺从祂的话语和模仿祂的榜样,而在这条道路上畅行无阻。的确,基督不但为我们打开了自由之门,而且祂自己也成为道路,『我是道路』(若14:6)指明祂是到父那里去的唯一道路。」[2]

弥撒圣祭的礼仪为我们证实了这一点,在感恩经文结束之前,神父举起圣体和圣血宣布:「借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内……」我们只有「借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内」,才能到达天主。祂降世赎世身为真人是我们需要行走的道路,是我们达到目标的真理,给予我们自己生命的意义。因此,从在晚餐厅的第一次开始,每台弥撒庆典都是以与耶稣圣体的共融达到高峰。天主成为我们去天堂之路的食粮:祂自身就是道路。

选择走这条路,我们生命就会无比的丰硕。「信德是源自我们与生活的天主的相遇。祂召叫我们,向我们启示祂的爱……信德是我们从天主领受的超性之恩,成为我们路途上的一道光,在时间长河中指引我们的旅程。」[3] 正如圣施礼华强调的:「耶稣是道路,祂在世上留下了清晰的足印。……我多喜欢重复这些字句!昔日耶稣为门徒生活、为群众所寻找,同一耶稣,今日为我们生活,并会永远活着。」[4]

三束光

第四部福音告诉我们关于洗者若翰的作为:「曾有一人,是由天主派遣来的,名叫若翰。这人来,是为作证,为给光作证,为使众人藉祂而信。他不是那光,只是为给那光作证。」(若1:6-8)若翰所见证的光也需在每个受过洗礼的人身上体现出来。正如我们在信经中所宣称的,基督是「出自光明的光明」。因此,若基督徒接受这道光,并「信祂的名字,」(若1:12)也就成为出自光明的光明。因此,当我们向天主祈求「看得见的光」时,我们是在祈求我们也能像洗者若翰一样,成为世界之光的见证人。

我们需要一种发自内心伴随我们的光明、一种支撑我们内心的力量。这就是神性三德在我们灵魂中的作用。信、望、爱三德就像三束光,天主的生命照射在我们身上的三种原色。「人性德行植根于神性三德,神性德行适应人的官能,为能参与天主的性体:神性德行直接相关于天主圣三。」[5] 通过这神性三德,「我主使我们属于祂,使我们『真正的肖似祂。』」[6]

信、望、爱三德在某种意义上对应于 「时间的三个层面:信仰的服膺来自永恒的圣言;在历史中逐步颁布;在当下转化为爱;从而打开希望之门。」[7] 信仰领先,不仅告诉我们从哪里来,也告诉我们要到哪里去;不仅是对过去的记忆,同时也是照亮未来的明灯;它为我们打开希望之门,引导我们走向永生。在这两极之间展开的爱德,总是在现世发挥作用。带着信仰的力量和希望之所寄,我们可以自信的说:就在此时此刻,针对此人,在此情况下,我能成为天主之光、天主之爱,尽管我有种种的限制。

与祂一起生活的新意

圣施礼华曾说:「我的孩子们,这个世界有着非常急切需求,因为数以百万计的灵魂仍然不认识天主,他们仍然盲目于救赎之光。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像我主所希望的那样,成为『彷佛一盏在黑暗中发光的灯,quasi lucernae lucenti in caliginoso loco。』」[8]

点燃这盏灯的光有两个泉源。第一个来源仅因我们是按照天主的肖象和模样被造的。这个源头永远不会舍弃我们,体现在我们掌握真理的能力、体现在我们的意志倾向于善,甚至更深层的体现在我们人类的尊严。而这份尊严发自于一个具有无限智慧、爱情、自由的造物主手中,而非来自偶然的巧合。第二个源头是倾注于我们的新生。透过「圣洗带给我们的重生,使基督徒在本体上拥有一个新生命。」[9] 这件圣事完全修复了我们因原祖犯的罪而被剥夺的神圣生命,并使我们能够在我们四周散播天主之光。

这两个伟大的泉源:按照天主的形象而被创造,以及我们的圣洗圣事,使我们能够将天主的光辉映照在我们的身上。有一位律法师曾在黑夜的掩护下,去到耶稣面前,问祂如何才能亲近天主?耶稣答说:「履行真理的,却来就光明。」(若3:21)如果我们让自己被天主的恩宠所引导,我们的行动也就能产生光亮。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能熟悉天主之光,就越能选择天主希冀的真善,而不是一些虚表的善。「人与真善之间有某种程度的『同类型』。这样的一种同类型是扎根并发展于人的各种德行上:明智及其他三枢德,首先应在信、望、爱这三超性之德上。」[10]

与基督的认同来自于这种「同类型」的增长,通过恩宠和我们在灵魂中由衷欢迎那承行天父旨意化成为人的祂,使我们慢慢地拥有与祂同样的情感,「怀有基督耶稣所怀有的心情。」(斐2:5)同样的态度。我们越是在与耶稣的亲密关系中深入,我们就越会意识到,寻求圣德主要不是一个为达到某特定的道德标准而奋斗的问题,而是一条我们由道成肉身的天主亲自陪伴的道路,与祂分享情感、与祂相爱、与祂一起受苦。圣施礼华对此表达得再确切不过:「当你感到疲惫万分或厌恶一切时,心怀信赖地去向我主诉苦,正像我们的好朋友之间所做的那样,不妨对祂说:『耶稣,看看祢能为我做些什么。我甚至还没开始奋斗,我已精疲力尽了。』祂会赐给你祂的力量的。」[11] 这就是每个基督徒的职责:与祂分享我们自己的生命。

以这种理解基督徒生活的途径,不但不是接受某个思想体系,而是全心全意的信任「那位」:在基督内。这就是历史上无数的圣人圣女的努力方向。今天,我们也没有其他的新讯息或秘方。和前人一样,我们有任务从世界的内部去照亮它。一位早期的基督教作家有个传神的比喻:「灵魂之于身体,就像基督徒之于世界。」[12] 要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灵魂,这是我们的道路,基督是我们内心深藏的一条道路。祂希望我们像祂自己一样,越人性就越神性。

[1] 圣奥思定,讲道,141章,1,4

[2] 教会信理部,函《Placuit Deo》,2018年3月1日,11

[3] 方济各《信德之光》4

[4]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127

[5]《天主教教理》1812

[6]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98

[7] 若瑟拉辛格,《CommunioUn programa teológico y eclesial》,Encuentro,Barcelona 2013,p. 303

[8] 圣施礼华,聚会笔记,1974年6月2日

[9] 范康仁蒙席,「主业团的圣召是教会中的圣召」,摘自《主业团在教会中》,Four Courts Press 1994,p. 173

[10] 若望保禄二世《真理的光辉》64

[11] 圣施礼华《炼炉》244

[12] Letter to Diognetus,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