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上生活」

我通常大概每三個月有一次機會望彌撒。 我常覺得每一個望主日彌撒的機會都是天主的恩賜。

個人見證
Opus Dei - 「我的海上生活」 攝於基里巴斯首都,塔拉瓦的碧藍海面。

以下是我與陌生人常有的談話內容:

「你的工作是什麼?」

「 我是一名海員。」

「???」

「簡單來說,我是在船上工作的船員。 我在船上是一名工程師,負責管理船上的機器。 我通常會在船上工作六個月,然後回香港休息兩個月。 休息後再重新上船。」

「 嘩! 那麼你在海上六個月不會覺得沉悶嗎?」

「其實並有沒有這麼誇張。我們的船不會永遠只在海上航行的, 船也有靠岸的時間。 我在貨船上工作,來往不同的地方。視乎港口與港口之間的距離,我們可能會在海上航行一天至半個月不等。 視乎貨物的種類與數量,我們可能會在港口停上數小時到數天不等。 船在靠岸的時候我便有機會出外走走。」

「 船在港口裏的時候,公司會幫你安排酒店住宿嗎?」

「 當然不會啦! 船上本身有住宿的地方,所以無論在海上還是在港口裏,我還是要住在船上的。」

「 原來如此,那麼你在船上能夠上網嗎?你在海上的時候,休息時會做什麼?」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行船是一個很神秘的行業。 畢竟,現在香港的現役海員大概就只有200個。

我在21歲時領洗成為天主教徒。 在這個年紀決定領洗的我實在是非常重視信仰的。 就像內心有一團熊熊烈火一樣,剛領洗後,我非常熱衷於信仰生活。可是, 當我在22歲開始我的航海生涯時,情況便開始變得困難。

很多人會問我船上有沒有神父。 答案是 「沒有!」。 由於海員宗會在美國的分會所付出的努力, 基本上所有美國的郵輪都有註船天主教神父。 可是在貨船上工作的我便不能享受這樣的 「福利」了。

也許我最大的挑戰是參與每個星期的主日彌撒。 我們通常盡量避免在星期日靠港, 因為碼頭當局可能會收取較高的費用。 即使我們在星期日靠港, 港口附近也未必會有天主教聖堂。 我通常大概每三個月有一次機會望彌撒。 我常覺得每一個望主日彌撒的機會都是天主的恩賜。

不能望彌撒,領聖體的機會也少了, 亦因為這樣我對聖體的渴望也強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會盡量為自己的靈修生活做多一點。 例如,我本身是一個不太愛看書的人,但是在船上我卻開始看靈修書籍。 在家裏,我常感到每天念玫瑰經很困難, 但在船上,它卻成為我每天不可缺少的祈禱。 在家裏,我很少在平日上聖堂, 但在船上,如果是在港口裏而附近有天主教聖堂的話,即使是在平日,我也必會到那裏在聖體櫃面前祈禱。

以往, 我很少和別人談及我的信仰,亦不在意別人的信仰,儘管我並不介意讓別人知道我的信仰。 可是,一個主業團的神父改變了我的想法。 在數年前,他提議給我靈修指導, 剛巧我正在考慮是否要繼續做船員, 所以我便欣然接受他的提議。 最後,我決定再做一陣子的船員。 神父的確在我作這個決定上提供要一點幫助, 更重要的是他亦教導了我使徒工作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 從此,我便漸漸開始嘗試在船上做我的使徒工作。

在我工作的船上, 船員通常是來自五湖四海。 不少同事會說他們是佛教徒,基督徒,伊斯蘭教徒,甚至是無神論者。 雖然我們都已經承諾會尊重各人的信仰,但是在船上公開地談論信仰始終是頗奇怪的。 所以,我通常會用間接的方式來帶起信仰的話題。 例如我會在飯前祈禱時畫十字聖號, 好奇的非天主教徒同事看看到便有機會主動問及我的信仰。 如果我知道某同事是天主教徒,我便會邀請他一起去參觀港口附近的聖堂。 我尤其喜歡參觀富有當地特色的聖堂, 這也是下地遊覽的一大樂事。

一張合約的終結。 在船上過了六個月, 回家的感覺真好!

也許,你會想知道一些我在海上所遇過的驚險故事。 說實話,我常祈禱希望天主讓我一帆風順。 感謝天主, 我到現在也未碰過那些在報紙上不時會被報道的海上恐怖事件, 例如海盜,沉船,擱淺等。 這些都是我們船員連提及也會為之震抖的恐怖惡夢。 但我倒是有一些值得分享的罕有經歷。 以下是其中之一:

那時是十月。 我的船正在從太平洋往北航行至台灣的海途上。 天氣預測顯示將有一個很強的颱風撞上我們所預設的航道上。 其實我們常常都會在海上遇到惡劣天氣, 這可是司空見慣。 像往常一樣,我們便作出對應惡劣天氣的準備,包括改變了航行向, 綁緊船上所有東西, 以及做足其他的安全措施。 可是,並不是所有船都像我們一樣做足準備。 大概在第二天的凌晨四點鐘左右, 我們收到了一個從附近發出的求救訊號。 有一艘貨櫃船撞進了颱風,失去穩性,並沉沒了! 我們便立即開向發出訊號的地方。 在我們還未到達事發地點前,那裏已經有別的船開始進行搜救。 從他們提供的資料中,我們知道有13名沉船上的船員已被獲救, 而沉船上應該總共有26人。 為了救回那些還未獲救的人,我們便和其他船互相協調,進行搜索。 後來日本政府也加入搜索。 但由於有颱風的影響,所以我們的搜索變得非常困難。 在搜索過程中我不停為所有等待救援的人祈禱。 過了兩日後,總共有15人獲救。 考慮到過了48小時後的生還機會非常微, 所以日本政府便宣布停止搜救作業。

其實海員的生活是廷艱苦的。 我們需要面對海上的危險,不固定的作息時間,缺席於聖體聖事。 可是,只要我把工作奉獻給天主,並且在工作時想念天主, 我便會有力量去面對這一切。 我相信如果工作的動機是出於對天主的愛, 那麼天主必會保護我,並賜我完成那工作所需的恩寵。

後來我開始更深入的去了解主業團的工作, 我發現他們致力於為青年提供信仰培育。 我相信, 無論是在信仰的層面上還是個人發展的層面上,聖施禮華的精神必能夠給年青人提供一個很好的指導。 就是因為這樣, 我願意支持主業團,並在去年便成為主業團的協助人。

李國華

2018年5月6日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