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部的疼痛治癒了

我背部的疼痛變得如此劇烈,以至於我幾乎無法動彈。有一天,一切都改變了......

Opus Dei - 我背部的疼痛治癒了

我一直在背痛,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多年來我的敵人佔於優勢,它的駐軍包括引起經典骨質疏鬆症的小型砲兵,然而一個裝甲營擊碎了我的脊椎骨,留下了通常會伴隨著年齡出現的脊椎關節炎。我從來沒有在軍隊工作過,但我認為我的背痛是我幽默和喜樂的敵人,對我所愛的人產生了不利的影響。

在通常情況下,疼痛並不太強烈,也不會讓我無法工作,所以我常常在挑戰中躲過小衝突。然而,在2018年9月23日,我注意到脖子後面有些疼痛。這種不適持續幾天了,一天在我醒來之後,我的整個脊椎都深深地被疼痛灼燒,使我無法起床。自從我母親去世以後,我獨自生活,我無法尋求任何幫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無法動彈。經過幾小時後,我才能夠慢慢地移動並做些基本的事情。

第二天,經過極大的努力,我去看了醫生,但讓我在候診室的椅子上筋疲力竭。當我的號碼出現在螢幕上時,我發現自己無法起身,我力氣完全消失,疼痛劇烈到甚至連手都無法抬起。幾分鐘後,醫生因驚訝我的缺席而走出她的辦公室。她叫我的名字,我告訴她我就在這裡,但我無法動彈。醫生幫助我,把我從她那裡送到醫院,盡快去照X光。最終的結果是給我許多止痛藥,和一些醫學術語,簡而言之,我的年齡和我的背部狀況毫無關連,只有靠止痛藥慢慢生效,並繼續為爭取喜悅而奮鬥。

幾天過去了,敵人繼續憤怒異常。感謝天主,我有一些很好的姐妹,她們很關注我的需求。其中一位鼓勵我去參加迎接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遺體去馬德里恩寵騎士皇家聖堂的儀式。我告訴她,由於我的病情,我不可能參加。然而,後來,我對自己說:我必須走出戰壕。

第二天,我鼓起勇氣面對參加那個活動的挑戰。是在10月5日,我第一次在瓜達露佩的遺體前祈禱。我很痛苦地排隊等候去欽崇未來的真福,我手臂幾乎無法動彈,走路好像機器人一樣。輪到我時,我去親吻了她的骨灰盒,我向瓜達露佩求助,讓我可以繼續前進,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還能做很多事。我回到座位上,奮力參加完整個的儀式。

兩天後,也就是10月7日,當我在客廳裡,半躺在周圍彷彿用靠墊環繞堆成的一座山裡,我突然注意到脖子後面有個「咔噠」聲,瞬間感覺到巨大的舒緩和幸福滲透我的整個身體。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能洗澡,穿好衣服,在街上散步。我欣喜若狂!我甚至可以上下樓梯,我難以置信地重複做了幾次。從無法拿任何東西、無法從臥室走到廚房,現在我可走在街上,上下樓梯,購買物品和搬運東西來慶祝。

起初我並沒有想到是瓜達露佩,但我完全清楚我的背部疼痛隨著那「咔噠」一聲而消失了。我也經歷到一種善良和平靜的感覺,彷彿來自天主的恩寵觸動了我,好像聖母正在親吻我,推動我繼續前進,仍有許多工作等待著我。這些想法在我腦海中飄盪,因而尋問天主的仁慈給我這份我不堪當的禮物,意義為何?就在那時,我猛然清楚而明顯地意識到是出於瓜達露佩的代禱。我立刻開始感謝她。此外,好像要確認是她的代禱,我的一位姐妹給我發了兩張已經在主業團網站上登過的照片,一張是我在排隊等候欽崇瓜達露佩的遺體時,另一張是當我在親吻她骨灰盒的時候。

從那時起,我一直能與瓜達露佩交談。我向她祈求一切,稱她為我的「朋友」,因為我知道她是。現在我們一起在這場生活的戰鬥中努力,想要做更多的事情,我希望其他人也知道這位幫助過我的朋友。我知道無論我做甚麼都無法全然表達我對這個奇蹟的感激,但至少我的見證可留下這位聖潔的女平信友的美妙代禱證據,關注我們仍然在世上奮鬥的需求。

P. D. D. - 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