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枝主日:今如往昔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71年4月4日聖枝主日題為《內修的鬥爭》的講道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聖枝主日:今如往昔

牧人的職責

在基督的教會內,人人都有責任堅持不懈地保持對基督教導的忠誠,無一人例外。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組成為教會信德的寶庫及公有的遺產。如果牧人本身不努力維持敏感的良知,不堅守對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的忠誠,那麼厄則克耳先知的預言便會迴響:「人子,你應說預言攻斥以色列的牧者,向他們講預言說:吾主上主這樣說:禍哉以色列的牧者!你們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應該牧養羊群﹖你們吃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不扶養;患病的,你們不醫治;受傷的,你們不包紮;迷路的,你們不領回;遺失的,你們不尋找,反而用強力和殘暴去管治他們。」[1]

這譴責相當強烈。但是當身負引導大眾進行靈修之戰的人,反去糟蹋靈魂時,他們對天主的冒犯,則要遠甚於此。他們剝奪人們聖洗再生的靈泉、堅振強化的聖油、告解赦罪的法庭,以及聖體永生的神糧。

甚麼時候會發生凡此種種的事呢?無一不是放棄和平之戰的後果。誰若不堅持戰鬥,便會把自己暴露在形形色色的鐐銬人心的奴役之下,若不失足於彼,必會喪生於此。例如:純人性觀點的奴役,癡心追逐名、利、權及虛榮的奴役,放縱情慾的奴役,等等……。

如果天主允許你經受這種考驗,如果你碰到不稱職的牧人,切莫喪失信心。基督曾許下教會不能犯錯,許下教會常有祂的保佑。但是祂從未保證過組成教會的人們永不變節。但他們不會缺乏聖寵,只要他們善守天主要求的小小本份,只要他們依靠天主聖寵助佑,努力排除成聖途中的障礙,必會有豐霈大量的聖寵。假若不作這樣的奮鬥,儘管他們貌似高超,出人頭地,在天主眼中或許只是侏儒而已。「我知道你的作為,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其實你是死的。你該儆醒,堅固其餘將要死的人,因為我沒有發見你的作為,在我天主面前是齊全的,所以你應回想當初你是怎樣接受了,是怎樣聽了天主的道:你該遵守,又該悔改。」[2]

這段訓誨,引自聖若望在第一世紀,向撒爾德教會負責人所寫的書信。可見牧人缺乏責任感,並不是現代獨有的現象,甚至在宗徒時代,在主耶穌基督生活在世的同一世紀,竟已發生。很明顯,誰若停止自我鬥爭,便沒有安全。無人能靠自己的力量救自己的靈魂。教會內的每一人,無不需要加強堅固自己的措施。謙遜——使我們虛心受教,接受幫助;刻苦——使我們錘鍊心靈,好讓基督君臨統治;學習純正的教義——使我們的信德得以保全而廣揚。

今如往昔

在聖枝主日禮儀中有這樣一段聖詠:「城門,請提高你們的門楣,古老的門戶,請加大門扉,因為光榮的君王要進來。」[3] 誰若把自己禁錮於自私的城堡,便永遠不會下來奔赴戰場。但他若高吊城門,歡迎和平君王進入城堡,便能同君王一齊出征,大戰模糊視線,痳痺良知的禍殃。「古老的門戶,請加大門扉。」基督教義要求我們戰鬥,並不是件新奇的事,而是一貫如此。若不戰鬥,無從取勝,若不取勝,則無和平。沒有和平,人的福樂等於幻影,一無收獲;既不能造福人群,樂善好施,申張正義,也不能寬大為懷,慈悲惻隱,侍奉天主。

今天,教會內內外外,上上下下,許多人似乎已放棄克服自我缺陷的戰鬥,棄甲曳兵,玷污靈魂,甘當奴隸。因此,我們必須投奔天主聖三,苦求天主可憐我們大家。談到高個主題,我躊躇不敢涉及天主的公義,寧願呼求天主的仁慈和慈悲,請祂避而忽視我們的罪惡,但看基督及其聖母——我等慈母——的功勞,祂的養父——我等聖祖——大聖若瑟的功勞,以及眾聖人聖女的功勞。

基督信徒可以確信,只要他們敢於戰鬥,天主必會用右手扶持他們衝鋒陷陣,正如我們在今日彌撒中讀到的。騎着一頭可憐的驢駒,進入耶路撒冷的和平君王耶穌說道:「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以猛力奪取的人,就攫取了它。」[4] 這暴力不是針對他人的。這是唯獨戰勝我們本身缺點軟弱的暴力;這是唯獨反對我們本身文過飾非的剛強;這是唯獨激勵我們在困境逆流中堅持信德的勇毅。

今如往昔,基督信徒應以英雄氣慨自持。在大戰鬥中,若屬必要,則有不畏赴湯蹈火的英雄氣慨。但通常情況下,在日常生活的小磨擦中,則持之以恆,時刻發揚英雄氣慨。當你們在看來不足稱道的小事情上,滿腔熱愛地堅持連續作戰,上主必會像善牧那樣,時時在你們身旁:「我要親自牧放我的羊,親自使他們臥下――吾主上主的斷語――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紮;病弱的,我要療養;肥胖和強壯的,我要看守;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他們將安居在本鄉。當我打斷他們所負的軛,由奴役他們者的手中救出他們時,他們必承認我是上主。」[5]

© Fundacion Studium


[1] 則34:2-4

[2] 默3:1-3

[3] 分派聖枝的歌詠

[4] 瑪11:12

[5] 則34:15-16,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