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聖若瑟的工作坊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63年3月19日聖若瑟節題為《聖若瑟的工作坊》的講道

聖施禮華的教導
Opus Dei - 3月19日:聖若瑟的工作坊

普世教會奉聖若瑟為總主保和捍衛者。許多世紀以來,信友們對他一生的彪炳德表,備極敬仰。他是一個堅持不渝,忠心耿耿,貫徹天主命令的人。所以多年來,我對他一片孝愛之情,稱他為:「我父我主。」

聖若瑟的確是父親和主人。他護佑恭敬他的人,陪同他們走在人生征途上,一如當年他陪同保護成長中的耶穌那樣。一旦認識了他,你們便會發現這位聖祖,原是一位內修大師。因為他教育我們認識耶穌,並讓我們分享他的生活。你們還會感到,我們也是天主聖家的一員。聖若瑟之所以能給我們教育,因為他本人是普通人,是個愛家庭的人,一個做工的人,靠手藝吃飯。這一切有着重大的意義,給我們帶來幸福。

在慶祝他的節日之際,請大家一起緬懷聖若瑟,重溫福音關於他的記載。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懂得,天主通過聖母淨配若瑟淳樸的一生,向我們啟示的真理。

福音中的聖若瑟

聖瑪竇與聖路加都告訴我們,若瑟出身高貴,是以色列王達味和撒羅滿的後裔。但他祖輩的情況,所知不多。福音載有兩個家譜,不知哪一個屬於耶穌在猶太法律上的父親若瑟,哪一個屬於耶穌的生身之母瑪利亞。我們也不確知若瑟究竟是白冷郡人,還是納匝肋人。他去過白冷郡登記戶口,又在納匝肋定居工作。

在另一方面,我們倒是確知他並不富有,不過是個工人,像世界上千百萬人一樣。他的行業,與降生的天主操作了三十年之久的相同,既辛苦又卑賤,是個工匠。

聖經告訴我們,聖若瑟是個手藝人。教父們補充說,是個木匠。聖奧思定在論及耶穌生活時說,祂以製作耕犁和軛具為生[1] 。也許塞維爾的聖依希道便是據此推斷說,聖若瑟是個鐵匠。無論如何,他是個工人,用長年累月血汗辛勞換來的手藝,為鄉里街坊供應所需。

福音所描繪的聖若瑟像顯示他為人穩健,對生活的挑戰,沉着應戰,從不畏懼躲避。正視問題,解決困難,見義勇為,當仁不讓。不管叫他做什麼,都做得俐落主動。

傳統畫像把聖若瑟畫成一位長者,我不以為然。儘管那樣畫,或許是為了突出聖母瑪利亞的卒世童貞。依我之見,他是個年富力壯的年輕人,比聖母只略長幾歲,正值人生風華年歲的時期。

你無須非等到老朽之後,再來實行貞潔之德。潔德來自愛情。青春的活力與歡樂,絕不會是崇高愛情的障礙。在若瑟娶配瑪利亞時,在他發現她天主之母的奧蹟時,在他與她一起生活時,若瑟有着一顆青年的心,有着一個青年的體魄。他尊重天主要賜予世界光明正大,浩然正氣的願望,從而身體力行,好讓這一德表,成為天主降生成人的又一標記,成為天主使人分享祂生命的又一標記。凡是不能理解這種偉大愛情的人,就根本不會瞭解什麼是真正的愛,就根本不會對基督徒的貞潔有所認識。

我們講過,若瑟是加里肋亞的工匠,是個普普通通的人。在納匝肋這樣默默無聞的小村落,日子還會好過到哪裡呢?除了幹活,還是幹活,日復一日,單調無趣。天黑之後,回到小屋陋室歇息,睡醒過來,天明再幹。

不過,若瑟其名,在希伯來語中意謂「天主會加上」。天主會給一切承行祂聖意者的聖善生活,加上一重冀望不到的界度,加上一重賦予一切事物意義的重要界度——即神性的界度。我們可以這樣說,天主給若瑟謙遜聖德的生活,加上了童貞聖母瑪利亞的生命,加上了我主耶穌的生命。天主絕不會讓祂的寬宏大量,落於人後。若瑟可把他妻子瑪利亞的話,運用到自己身上「祂垂顧了衪婢女的卑微……因為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祂的名字是聖的。」[2]

聖若瑟是個普普通通的人,天主郤依靠他成就了大業。在交織成他一生的每件事情上,天主命他做什麼,他總是一折不扣,遵命照辦。所以聖經讚許若瑟是個「義人」[3] 。在希伯來語中,義人一詞,指天主的好忠僕,指承行天主聖意的人,[4] 指尊重博愛鄰人的人。[5] 因此,義人即是上愛天主,遵守誡命;下愛鄰人,獻身服務,用行動證實其愛的人。

若瑟的信望愛

要做義人,並不等於單單循規蹈矩而已。他的從善之心,必須由衷而發,根深蒂固,生機蓬勃。因為「義人憑信德而生活。」[6] 這句話,可以完全名符其實地拍合到聖若瑟身上。後來,聖保祿常以此語作為默想的主題。若瑟之承行天主聖意,絕不是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鐘,絕不敷衍塞責,馬虎了事。他總是積極主動,全心全意地去做。對若瑟而言,每個守法猶太人所遵行的法律,不只是一部法典,一紙冷酷的清規戒律,郤是生活天主意志的生動表現。所以當天主出其不意,向他召喚時,他完全明白應當怎樣領悟從命。

聖若瑟的一生,雖不複雜,郤不容易。在反復嘔心瀝血,苦思冥想之後,他終於瞭解瑪利亞之子,原來是聖神受孕的。這孩子,雖身為主聖子,達味王裔,郤誕生於一洞巖穴。天使紛紛齊來歡頌祂的聖誕,顯貴之士不遠萬里而來向祂朝拜,但本族猶太王郤要下毒手置之於死地,害得他們不得不連夜逃跑。堂堂天主聖子,手無寸鐵,不能自衛,非得遠遁埃及避難不可。[7]

聖瑪竇在福音裡敘述這些事件時,一再強調若瑟的忠誠:他一絲不苟地執行天主命令,不管那些命令多麼晦澀曖昧,不管看起來跟天主計劃的總體多麼格格不入。金口聖若望在註釋天使命令逃避黑落德而遠走埃及一事時說:「一聽到這命令,若瑟既沒有驚慌,也沒有詫異說:『怪事!你自己剛講過,祂來拯救祂的子民。現在你卻救不了祂一命,非要我們遠走他鄉去長期流亡,這不是有點失信毀約嗎?』,若瑟沒有這樣想。因為他是一個信賴天主的人。他也沒有追問到何時才可回來,儘管天使的話含糊其辭:『留在那裡,直到我來叫你們回來。』若瑟不置一詞,從命照辦,堅信不疑,高高興興地承當起一切磨難。」[8]

若瑟的信德,堅不可摧,毫不動搖。他從命如流,字字照辦。要進一步瞭解這教訓,我們應當牢記若瑟的信德是積極主動的。他的柔順馴服,絕不是聽任事態演變擺佈的消極被動。因為基督徒的信德與隨波逐流,無所事事或缺乏創見,完全是風牛馬不相關的。

若瑟毫無保留地信賴天主眷佑,然而也時時反省事態的發展變化,從而力求對天主的工程,取得一定程度的理解。天主的工程就是智慧。所以他逐漸悟出一個真理,超性計劃,往往相左人的計劃。

在他坷坎一生的各種境遇中,聖若瑟從未疏於反省思考,從未怠於職守本份。反之,他利用一切人事經驗來為信德服務。當他從埃及回鄉途中,「一聽說阿爾赫勞繼他父親黑落德作了猶太王,就害怕到那裏去。」[9] 換言之,他學會了怎樣在天主計劃的前提下,盡人事,做工作。為了證實他做得對,若瑟接到了指示,繞道返回加里肋亞而去。

聖若瑟的信德就是這樣的,不折不扣,堅信不疑,無所不包。這信德,具體表現於忠於天主聖意及明智的服從執行。愛德與信德相輔相成,並駕其驅。天主已在實現當初對亞伯郎,雅各伯和梅瑟所許的承諾。若瑟的信德,滋養了他對天主的愛,滋養了他對淨配瑪利亞及其聖子的愛。這信德,望德和愛德,推動了天主藉一名加里肋亞木匠(以及其他人),在世界上發起偉大的壯舉,即人類的救贖。

信德,望德,愛德。這就是若瑟一生的支柱,是一切基督徒生活的支柱。若瑟的自我獻身,即是由忠信的愛德,摯愛的信德,信賴的望德,交織而成。他的慶節,正是我們各人重申誓約,忠於天主所賜基督徒召叫的大好機會。誠心矢志善度信望愛生活,而重申誓約就是表示把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給天主支配,不管身上有什麼缺點毛病。重申誓約,是我們忠誠的驗證,是用行動來表現愛。

愛,有着一定的規格特性。平常所謂的愛,似乎是指饜足私我的衝動,或指滿足個人嗜好的自私慾望。其實,這不是愛。真正的愛,在於擺脫私我,獻出自我。愛,帶來喜樂;但這喜樂,植根於十字架。只要我們還沒有抵達永生極樂之境,便不會有不帶犧牲痛苦的真愛。然而,這犧牲痛苦,既甜蜜又可愛,是內心喜樂的淵源;同時,又是不折不扣,價實貨真的痛苦犧牲。因為它要求我們戰勝自己的私慾偏情,一切行為唯獨以愛為準則。

任何事情,不管表面上多麼微不足道,只要是出於愛而做的,都是偉大重要的,儘管我們都是可憐卑污的受造物,天主還是來到人間,還是對我們說:「樂與世人共處。」[10] 我主告訴我們任何事物都有價值。不管在人的心目中是傑出的,抑或平凡的,一概都有價值。天下無一事物是浪費的。在天主眼中,沒有一個人是沒有價值的。人人都被召分享天國。每人都有自己的召叫:家庭、工作、公務、行使權利,等等。

聖若瑟的一生,就是個好例子。他的生活簡單、平凡、尋常。在人的眼光中,長年重複同樣單調的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蹉跎一生。每次默想聖若瑟的一生,我總要想到這一點。這也是我特別恭敬他的原因之一。

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在梵二大公會議首屆閉幕式上宣佈,把聖若瑟的名字列入彌撒感恩禱詞中時,有一位重要的神長,馬上打電話對我講:「恭喜恭喜。一聽到教宗的宣佈,我馬上想到你一定會有多麼高興。」說得一點不錯,我的確是高興萬分。聖若瑟生活偉大的超性價值,在那由聖神召集,且代表整個教會的大公會議上,得到了公開的肯定。這是對一個完全勵行天主聖意,時時仰承天主臨在,平凡而又勤勞的生活,所作的莊嚴褒揚。

© Fundacion Studium


[1] 聖猶斯定,Dialogus cum Tryphone, 88, 2, 8 (PG 6, 6687)

[2] 路1:48-49

[3] 參閱瑪1:19

[4] 參閱創7:1

[5] 參閱多7:6; 9:6

[6] 哈2:13

[7] 參閱瑪2:13

[8] 金口聖若望,In Matthaeum homiliae, 8, 3 (PG 57, 85)

[9] 瑪2:2

[10] 箴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