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施禮華初領聖體

聖施禮華在1912年4月23日,即西班牙亞拉岡和加泰羅尼亞兩地主保聖人聖喬治的瞻禮日初領聖體。當地教友傳統上在這天初領聖體。

關於他一生的故事
Opus Dei - 聖施禮華初領聖體

聖施禮華在1912年4月23日,即他領堅振聖事的十週年那天初領聖體。那天是亞拉岡和加泰羅尼亞兩地主保聖人聖喬治的瞻禮日,Piarist會主辦的學校的教堂傳統上在這天舉行初領聖體。在他領聖體的那一刻,聖施禮華為他的父母親和姊妹們祈禱,又祈求耶穌賜他恩寵,好使自己永不失去祂。

他每年都以毫無保留的熱情去記念這一天,如他所說的,是吾主「要進入和佔取我的心」[1] 的一天。

在此之前,和其他許多國家一樣,西班牙的孩子們在規矩上都要等到十二、三歲才能初領聖體。1910年,教宗聖庇護十世頒佈了一道法令,把這個年齡規定降低到孩子開明悟時,即「大約七歲時。」[2] 頒佈這道法令的時間正好是教會正在籌備1911年6月在馬德里舉行的國際聖體大會時。西班牙全國的堂區都加倍努力地進行教授要理的工作,力求使接受初領聖體的孩子數字倍增。

為聖施禮華初領聖體做準備的是Manuel Laborda de la Virgin del Carmen神父,他的學生們都暱稱他為「Manole神父」。在人們熱切期待的這一天來臨之際,他給小施禮華教授了一篇經文,以幫助他恆常地保持著對聖體的渴求:「主,我切望以聖母受孕時,純潔、謙遜和虔敬的心情,及以諸聖人的精神和熱忱,領受祢至聖的聖體。」[3] 從此,聖施禮華就經常誦唸這經文。

在聖施禮華初領聖體的前一晚,家人召來了一個理髮師給他造型。可是當這個理髮師揑起他的一朿頭髮要捲燙它時,他不慎將手上拿著的、火熱的捲髮器灼傷了聖施禮華頭臚的一處。聖施禮華默默不語地忍受著這個痛楚,以免理髮師被責成,以及有人會因此而懊惱。他的媽媽後來才發現了他頭臚上的傷口,但已經是很多天之後的事了。[4]

出自《Vida y venturas de un borrico de noria》,Palabra,© Paulina Mönckeberg,2004

此後,他會發覺到每當有關他的一些特別日子出現時,上主都會使一些苦惱刺痛的、卻又令他感到甘甜的、「像是一個擁抱」的事情來彰顯祂的臨在。[5]

節錄自Andrés Vazquez de Prada的《The Founder of Opus Dei。The Life of Josemaría Escrivá》,Volume I。New York:Scepter Publishers。

註:


[1] 參閱真福歐華路,Sum. 42;也參閱AGP,P011969,116頁。以下節錄自聖施禮華的誌記:

「1931年4月23日,聖喬治的瞻禮日。我初領聖體距今已經十九年了。」(194)

「1932,聖喬治的瞻禮日:二十年前的今天是我初領聖體的一天。聖喬治,請為我祈禱。」(707)

「1933年,聖馬爾谷瞻禮日前夕:昨天是我初領聖體的二十一週年。我的天主啊!」(989)

「1936年4月30日:聖喬治的瞻禮日,我身在華倫西亞。那天是我初領聖體的週年紀念日,我的行為好似一隻雄蜂。或是十足一隻臚子,嘶叫著,甚至……我可以真誠地說,我甚至不知道怎樣好好地唸一篇聖母經。母親,在天上的媽媽啊!」(1332)

[2] Acta Apostolicae Sedis,II,no.15,582頁。

[3] 參閱真福歐華路,Sum. 42。以下節錄自蔡浩偉在Sum. 1871中記載的說話也是切題的:「他經常都格外熱情地回味那個年紀老邁的Piarist神父教他的神領聖體經。自從他小時,自從他為初領聖體做準備時開始,他就時常重覆誦唸這端經文。我聽過他多次在不同的默想中一字不漏地引用它。他說這端經文使他的靈魂滿懷平安和寧靜,甚至當他感到枯燥或疑懼,眼看自己的卑微賤俗,卻又親身站在一個毫無保留地為人犧牲自我的偉大天主驚奇地臨在人間面前時也是一樣。」另參閱Jesus Alvarez Gazapo,Sum. 4278。

關於Manuel Laborda神父,參閱 AGP,RHF,O-04311-7。Manuel Laborda神父,1848年生於西班牙薩拉高沙省博爾哈市鎮。他在聖施禮華初領聖體時是六十四歲。他是一個宗教、歷史、拉丁文和書法老師。他慣用記事冊記錄學生的資料,部分記事冊保存至今。他在1929年於巴巴斯托逝世。

[4] 參閱真福歐華路,Sum. 18;另參閱蔡浩偉,Sum. 1871;及Encarnacion Ortega,AGP,RHF,T-05074,45及140頁。

[5] 1950年3月28日,即他晉鐸銀禧那一天,他對一羣女兒說:「今日是完全地開心的一天──這是每逢在我的生命中出現的大日子時所罕有的。每當這些日子來臨時,上主幾乎都一定會給我送來一些不幸事。甚至在我初領聖體那天,當他們裝飾我,給我梳理頭髮,要把它捲曲起時,他們卻使捲髮器燙傷我。它並不嚴重,但是對於一個那般年紀的孩子來說卻並不簡單。」參閱Encarnacion Ortega,AGP,RHF,T-05074,45及14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