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和瓜達露佩聖母的「蒂爾馬」

在2016年瓜達露佩聖母慶節,是瓜達露佩·蘭達蘇麗百年冥誕。一篇叫做「耐火材料」的文章為紀念她而寫。

生平
Opus Dei - 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和瓜達露佩聖母的「蒂爾馬」

瓜達露佩生於1916年12月12日,瓜達露佩聖母慶節。在她一百年冥誕,安東尼奧施拉特納瓦羅(Antonio Schlatter)寫了一篇叫做「耐火材料」的文章登在《Almudi》雜誌。

聖若望迪牙哥的「蒂爾馬」(麻布與影像)上印著瓜達露佩聖母影像的起源和質料,至今仍然是一個謎。科學研究只能為我們揭示一些奇蹟般的特性,這一事實告訴我們,當科學真正具有科學性時,科學可強化我們的信仰,因為科學也更需要信仰。附有該神奇影像的織品,在潮濕和鹹的環境中,已被保存了近五百年。它曾遭到硝酸的潑灑,以及附近炸彈的爆炸,但仍完好如初。那件織品對墨西哥大部分地區的灰塵、昆蟲和濕度似乎具有「高度的耐性」。它是由什麼做成的?這確實是個謎。

但是這類的奧蹟引起的猜疑,不可避免地導致我們轉向天主。儘管如此,天主對人穿什麼衣服的興趣遠不如祂對穿衣服的人那麼濃厚。天主尋找了若望迪牙哥,並利用他的斗篷,吸引了幾世紀以來,成千成萬的人通過瓜達露佩聖母的奇蹟影像,到祂兒子身邊。如果祂用織品創造奇蹟,那麼,祂會花多少心思來確保眾人都是由優質材料製成的?以天主的肖像和模樣創造出來的整個人類,必須是以「保證優質」的材質造成的。但是就織品而言,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像聖若望迪牙哥那樣),天主超越了祂自己,迫使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人到底是由什麼物質造成的,以致他能到達他所能到達的境界,活出那樣的生活?

去年12月12日,是瓜達露佩聖母的慶節,也是另一個瓜達露佩百年誕辰週年: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 [1]。回顧她聖德的生活,和在她宣聖過程中連續出現的證詞,我們可以問自己:瓜達露佩是什麼造成的?而令人驚訝的是,如果我們看看奇蹟般麻布的特徵,以及造成瓜達露佩的「泥土與恩典」的巧妙組合,我們發現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她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及在她的專業工作上:耐火材料。這正是她寫的博士論文題目,她花了很多時間研究調查。也許,她並非特意的,但卻在這裡揭示了她自己的「秘密」。[2]

對化學的熱情

瓜達露佩對她的專業化學,有莫大的熱情。那些認識她,並與她一起生活的人說,她總是帶著一本化學書,每當有空時,都會複習一下。她的職業計劃與她的神聖召喚,恰好合為同一件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她與主業團創辦人的第一次談話中,她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天主想要她一生走的路。

無論天主對她提出什麼要求,瓜達露佩的生活都是不斷的「肯定」。儘管已委託給她許多指導女性使徒工作的任務,她總是保持著對化學的熱情,從一開始她就很著迷,後來則專注於她研究的領域。

在擔任馬德里Zurbaran女生學舍主任期間,她結識了化學博士Piedad de la Cierva Vindes,她甚至在去墨西哥之前就聽到她的名氣。瓜達露佩決定在她的指導下著手寫「絕緣耐火材料」的論文,特別是與稻殼的特性相關。她不僅詳細的研究那些材料,而且必須努力去找那些實驗所需的資源,儘管她有嚴重的心臟病,甚至有時病情迫使她頻繁地中斷研究的工作。

瓜達露佩的耐火人性

「耐火材料」(refractory materials)是指能夠抵抗非常高的溫度,而且內部不會毀損的材料。「折射」(refraction) 是指某些物體能使光線或其他輻射線改變方向的能力。這兩種含義可以適用於瓜達露佩。

一位熟識她的人見證了瓜達露佩性格上突顯的「靭性」:「儘管她一直是個不想引人注意的人,但她的美德確實讓她脫穎而出。有一個特點尤其引起了我的注意:她臉上永久性的微笑。瓜達露佩是一個時常大笑,而且總是微笑的人。我認為這是她完全忘記自我的記號。她徹底超脫了自己危險的健康狀況。另一個顯著的特點是她的純樸。她談吐很自然,想到什麼,就說出來。」

瓜達露佩對她生命遭遇的一切,都能逆來順受、有韌性,就像耐火材料一樣。 「她很能犧牲自我。她晚上經常因為嚴重的呼吸系統問題而無法入睡,甚至有窒息的感覺。有一次,她大笑著說:『昨晚,我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最後的時刻已經到了。我不想打擾任何人,所以我只是平靜地躺在那裡。告訴自己:我已經辦妥告解,發了痛悔,把自己交託給天主。如果我死了,我還能做些什麼?』她以非常寧靜的方式,坦然接受著自己的病痛。」

像耐火材料一樣,生活的壓力並沒有導致她內心的脆弱。反而,她對天主的愛越來越強大。例如,在她臨死前寫的筆記,揭露了她最深切的願望:「更潛入沉默,到達只有天主所在的地方。沒有我們的許可,哪怕連天使都無法進入。在那裡,欽崇天主,讚頌祂,並且向祂獻上愛的言語。」

瓜達露佩很有韌性、抗壓性,但她也有回應的能力,「折射」出她生活中面對天主的每個情況:充滿熱情的開始、改善和深化與她職業相關的一切。真是這樣的,直到她的生命結束。一位很接近她的人,敘述她在去世前不久的一天:「有天早晨,當我走進她的房間時,看到她正在水槽中洗滌東西。我問她在洗什麼,她答說:『沒有,我不是在洗任何東西,我正在測試一樣織品,想看看它們對某些污漬有什麼反應。』」

瓜達露佩憑著如此的純樸個性,將她的職業、人性的興趣、平凡的事件,與生活中明顯的十字聖架結合,他也從未視自己為受害者。「瓜達露佩最後的痛苦是多麼艱難!那麼短暫,也那麼漫長!四十個小時,反映出她一生的寫照,徹底的自我奉獻。」她的兄弟愛德華回憶道,他在她身邊陪伴她走完了人生最後的時光。但在她所有的苦痛中,臉上總是充滿著和平,與天主的臨在。

如同掛毯背後的結

聖施禮華曾經在一次大型聚會中說過:「我的孩子們,我要告訴你們關於一個病人的經歷,他罹病十年,嚴重到沒有任何治癒的希望,但是他的喜悅與日俱增,因為他捨棄自己、交託自己在天主的懷抱裡,相信天主決不是存在遙遠的天邊;甚至不僅僅是一位好母親,(我想提醒那位父親、母親,你們兩位)當你從孩子的手中拿走刀子或火柴時,這個小男孩就會很生氣,因為你拿走了他的玩具而傷害到他。如果我們用世俗的眼光去看一張掛毯,總是看到充滿了線結頭的背面,我們沒有意識到未來的幸福,生命就像水般在我們手中流逝。正在流逝,Tempus breve est, 聖神說時間是短暫的。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去愛。幫幫我,及一個多年來垂死的病人的忙,請轉告他們;他已經走了,可是他仍然在這裡,在繼續奮戰。堅定的告訴他們,在天上的天主是他們的父親,愛的時間是很短暫的。他們必須在今生、此地學會去愛!而且愛情常在痛苦中呈現。」

因此,這就是瓜達露佩的生活,一個結接著另一個結,直到一個奇妙的掛毯編織完成。除了熱愛化學之外,她一直熱情的活到生命的盡頭,她於1968年幫助創建了家務科學學院,在那時是個創新領先的觀念。在那裡,她擔任助理主任和織品的老師。儘管她身體上的限制日益增加,她仍然繼續進行密集的專業活動,直到1975年,終於在納瓦拉大學醫院進行了又一次的心臟手術。幾星期後,她在加爾默羅聖母的節日逝世。

瓜達露佩聖母的麻布的材料可能永遠是一個謎。但它清楚地向我們展示,當天主遇到像若望迪牙哥這麼單純的好人時,祂是無所不能的。瓜達露佩的生命,是由天主的恩典和愛情造成的,特別表現在她的痛苦和疾病之中,這是另一個藉由天主的力量,將純樸靈魂的生活,轉變為祂的行動的標記。

安東尼奧施拉特納瓦羅
薩拉高薩,2016年12月12日
瓜達露佩聖母慶節



[1] 2001年,開始她宣聖的過程。 關於她生活和美德的Positio現存於聖人列品部。

[2] 這句引言來自瓜達露佩的傳記,《Trabajo, amistad y buen humor》, ed. Palabra, Madrid 2001,作者是Mercedes Egui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