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年3月28日:耶穌基督的一位司祭

在1925年3月28日,即聖枝主日前的星期六,在薩拉戈薩的San Carlos皇家修院內的聖堂,Miguel de los Santos Diaz Gomora主教授司鐸職予施禮華。

關於他一生的故事
Opus Dei - 1925年3月28日:耶穌基督的一位司祭

晉鐸

另外9位執事和施禮華一同晉鐸。此外,還有10位司祭、14位副執事和4位執事,他們的家人以及薩拉戈薩修院的修生也到現場參禮。晉鐸禮儀如常隆重其事,聖堂內人頭湧湧。

準司鐸施禮華全心全意放在禮儀中:祝聖雙手、送給新鐸禮儀用具(traditio instrumentorum,包括聖爵以及其他鐸職用具),奉獻自己成為司鐸的禱文......

施禮華深受天主的美善所感動並為之神往,他視一切困難如無物,包括他自天主召叫後所經歴的諸多障礙,他為自己有一顆青春活力的心而感恩。很久以後,有人問施禮華是否還記得晉鐸那一天,他回答道:「我兒,此時此刻的,我不能記得。但是,我若告訴你我忘記了那一天很多事情,那就不會是真的了,我相信我記得當天的一切。」

施禮華的母親,杜麗夫人、以及她的兩名兒女,Carmen和Santiago也在參禮的人群當中。他們顯然是施禮華唯一出席他的晉鐸禮儀的親人。

施禮華神父於3月30日在薩拉戈薩石柱聖母大殿舉行首祭。在第二天,這位23歲的神父便告別那修院,他在那裏度過了五年光陰,經歷了內修生活成長和密集的學習活動。隨即他便展開第一個堂區牧民任務:Perdiguera堂區的暫委助理司鐸。

晉鐸前一年的施禮華

計劃改變

成為一位神父並不是施禮華一直的抱負:他當初打算做一位建築師。他在Logrono的同學Agustin Perez Tomas憶述當年有另一位同學說施禮華會有一天成為神父,施禮華的回應是:「不要儍了。」施禮華從未想過司鐸生活是屬於他的。但是,當他感受到天主召叫他時,他慷慨地改變他的計劃。當他決定要學習成為司鐸時,他便告訴父母親,而他們也給予施禮華清晰而具深度的意見。因此,他在1918年10月開始以校外生身份在Logrono修院讀書。

他時常也說:「我從未想過將自己奉獻給天主。那問題從未出現過,因為我想那不是我召叫。然而我們的上主準備著,賜給我一份又一份的恩寵,超越我的不足、我兒時的錯誤和青年時所犯的過失。」

在隆冬裏寒冷的一天,當時還是一名少年的施禮華,看見一位赤足嘉爾默羅會士在雪地上留下的一行足印。那行足印感動了施禮華的心並且燃起了他渴望著偉大的愛情。看見會士為天主的愛而作出的犧牲,施禮華於是問自己他自己可以為天主做什麼。

為什麼我成為了一位神父?

施禮華了解到天主想要他一些東西,只是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很多年之後,他問:「為什麼我成為了一位神父?因為我想那讓我更容易實現那我不知道的天主的渴望。在我被祝聖為神父之前的八年,我也不太清楚,不知箇中是什麼,直至到1928年。那就是為什麼我成為了一位神父了。」

在1920年9月,施禮華搬遷到薩拉戈薩。在他晉鐸前幾個月,他的家驚聞惡耗:施禮華的父親於1924年11月27日在Logroño突然離世。當施禮華接到電報,便立即趕回家裏,他只能夠為父親的靈魂安息祈禱,並且安慰他的母親、家姐和小弟弟。

施禮華只有23歲,仍有10個月才達到教會法所要求的晉鐸年齡,所以他必須向教宗申請特准。在1925年2月20日,從羅馬的好消息到了。3月4日,施禮華向主教代表正式請求:「本人因深信蒙天主召叫成為司祭,並渴望在四旬期第五週守齋日接受聖秩聖事司鐸之職,本人懇求主教代表閣下頒下批准信,以滿全教會法的要求。」

薩拉戈薩石柱聖母大殿,聖施禮華在那裡於1925年3月30日舉行首祭

最後施禮華於1925年3月28日守齋日被祝聖為耶穌基督的一位司祭。


資料來源:Ramon Herrando Prat de la Riba所著的《施禮華在薩拉戈薩修院的年代(1920-1925)》,Rialp,2002;Salvador Bernal所著的《施禮華蒙席:主業團創辦人的個人檔案》Veritas,1977;Andrés Vazquez de Prada所著《主業團創辦人,第一冊,早期生活》Scepter,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