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鳳凰

5月18日是真福瓜達露佩的紀念日。她是位平信徒、科學家和老師。

Opus Dei - 浴火鳳凰

聖人的生平,或甚至是那些偉大平凡人的生平,他們可能都是默默無聞的聖人,因為偉大和平凡之間並無矛盾之處,他們的生命常是由悲慘不幸和苦不堪言的磨難所交織而成。當然,我們知道,如果沒有心甘情願的認同基督的十字架、扛起祂要我們背負的任何事,就沒有所謂的聖德。

我們敘述的,毫無置疑地是這位女性的特質,天主教會已於2019年5月18日宣她為真福。她是位平信徒、科學家、老師,而且並不僅於此。

宣福典禮是在馬德里的一座體育館舉行,那個場地通常舉辦一些與搖滾演場會相關的活動,而不是個呈現宗教熱忱、敬禮的場地。這位真福的名字是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年僅19歲時,即被一件沒有任何人願意承受的悲慘事件所觸動,那就是在監牢裡陪伴她的父親,直到他被刑隊槍決的最終一刻。

瓜達露佩以堪當楷模的堅忍,肩負起這嚴峻的考驗。誰能預測這個十字架的標記,不是她往後把生命奉獻給天主,並為橫跨兩大洲的百姓服務的基石呢?如真是如此,這十字架便是位居於教會向我們極力推崇,去請求瓜達露佩在天主前為我們轉禱的核心。

內戰

瓜達露佩‧歐提斯生於1916年。她的父親是名軍人。因為這個原因,她們全家不得不按照軍方命令指示,在西班牙領地內四處遷移。她於1933年在馬德里開始念大學。當1936年夏天,因西班牙共和國內部的動亂,而爆發全面性的內戰時,瓜達露佩和她的母親正在北部沿海的Fuenterrabía鎮上。她的父親曼努埃爾‧歐提斯(Manuel)曾經在馬德里的一個軍事基地擔任過臨時指揮官,指揮一支不到2000人的守衛隊。他加入了由佛朗哥將軍領導的軍事叛變,但他的基地很快就被效忠政府的馬德里民兵所制伏。

曼努埃爾的部隊投降以後,所有相關涉及的指揮官和軍官都被拘留。陸軍中校曼努埃爾也遭逮捕,並被送進監獄等待審判。審判在9月初進行,最終被判槍決。他的兒子愛德華多(Eduardo)是名年輕的醫生,實際上他是親共和黨人民陣線的一員。一家人由他領頭,大力訴請特赦,曾有一度,眼見他們似乎可能會成功,但是當曼努埃爾得知只有他一人能獲特赦,而不是他部隊屬下所有的軍官時,他拒絕接受。他忠於軍人的榮譽準則,即軍官拒絕接受未同樣賦予下屬的特赦。最近去世的美國參議員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在越戰中也遵循了同樣的準則,當他的同伴們仍被關在獄中時,他寧願選擇被殘酷的單獨監禁在河內地獄般的洞穴中,而不接受釋放。

1936年9月7日,瓜達露佩和她的母親抵達馬德里。在晚上9點30分時,家人收到一通電話,告知他們歐提斯將於清晨受刑。曼努埃爾‧歐提斯本人則在午夜才得知這個消息,於是他的家人在深夜12點30分匆匆趕到監獄,發現他們的父親在小聖堂裡祈禱。他們陪伴他到凌晨4點30分,直到民兵命令他們離開。在告別之際,她的父親向瓜達露佩要了她的玫瑰經念珠。之後他們仍舊待在監獄裡,直到聽到那致命的槍聲。離去時,獄警交給他們父親的死亡證明書。

在被處決前,她的父親站著草草地寫了些話給他們:「我再說一次:心要堅強。團結起來,在生命的風暴中捍衛自己。如果我有時得罪了你們,請原諒我。每天為我祈禱。繼續維持你們一向保有的尊嚴、榮譽和善良,並記住天主深知祂為什麼要讓這事發生。」

他們沒人能忘懷曼努埃爾,對歐提斯一家人來說,1936年9月7日到8日的最後那一晚,將永遠歷歷在目。後來愛德華多回憶起在那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夜晚,瓜達露佩的鎮定:

「在她還不滿20歲時,她於9月7日的那一夜在馬德里的莫德羅監獄陪伴父親,直到聖母誕辰慶日(9月8日)那天的凌晨,他被處決為止。充分展現出她剛毅不屈的精神。」

瓜達露佩自小就在家中受到潛移默化,汲取她一生不斷培養的信仰和道德的美德。在她個人的行為和她作為老師的角色中,她傳遞了她的信仰、價值觀和她風骨。她大學畢業後,便開始在馬德里的洛雷托修女學校教書,這所學校被稱為「愛爾蘭女士們」,因為學校中有許多人,是來自都柏林的拉斯法恩漢姆修院。

她茫然未知

在那時,她開始尋找有什麼能使她的生活更有意義呢。她茫然未知,但在1944年,當她遇到主業團的創辦人施禮華神父時,她尋獲了!他所寫的一段話,銘刻在她心中:「不要讓你的生命荒蕪枯竭。做個有用的人。開拓道路。以你信德和愛德的亮光照耀前方。」瓜達露佩於1944年請求加入主業團。

之後,她開始攻讀化學博士學位。但過了一段時間便請了假,在1950年去到墨西哥,幫助主業團在那拓展使徒工作,那個國家的主保聖人——瓜達露佩聖母,也正好是她的主保聖人。1956年,她返回歐洲,在羅馬與主業團的創辦人一起工作了兩年。後來因心臟有狀況回去馬德里,在那裡繼續她的學術研究,並以最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博士學位,榮獲Juan de la Cierva的研究獎。當時的媒體評論:在提升節省能源,和極大化可回收材料的效用方面,她的研究不但極具創新性且至關重要。

1968年,她協助創立了一所革新的家政科學學校,類似於當時美國所謂的「家政學科」。1972年,這學校成為家政學研究中心,也就是納瓦拉大學理學院的營養學和餐飲學學位課程的起源。

心臟衰竭

在70年代初期,瓜達露佩被診斷出有心臟衰竭的徵狀。1975年4月,她不得不停止授課。儘管如此,她說:「我要覺得慶幸,因為我理解到沒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這很好,而且我也得讓醫生們工作啊。」幾個月後,她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醫生們決定為她動手術。手術似乎很成功,但到七月中旬病情再度復發。她陷入昏迷,於7月16日清晨6點半在加爾默羅聖母慶日逝世。

瓜達露佩是位傑出的科學家,而且人人都說她是很了不起的人。她是位聖人嗎?所有認識她的人都毫無置疑、異口同聲公認她是位聖人,並隨即開始祈求她的轉禱,然後請求教會展開她列聖的程序。

她的列聖程序於2001年11月18日正式啟幕,由馬德里樞機總主教主持。他在開幕致辭中說:「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極富感染力和極具深度的基督徒生活。在這不僅是為公開展示她一生的簡練過程中,有著一個刻劃出豐富軌跡的生命,具有決定性的要素和關鍵時刻,比如當她與主業團的創辦人聖施禮華的相遇,為她打開了通往在俗聖召的途徑,成為一位在世界中默觀的人。」

瓜達露佩的宣福申請人巴追納斯神父(Benito Badrinas)贊同說:「如今,若望保祿二世希望展現更接近我們這個時代的聖德典範,我們想起瓜達露佩是如何展現出一個近在咫尺的可愛迷人典範。她是一位努力不懈、孜孜不倦的工作者,以基督徒的作風面對她那個時代的問題。她照顧著周遭的人在教育和精神方面的需求,總是親和力十足。在一切事上,她的行為舉止都是以愛天主和鄰人為出發點。」

2018年6月9日,教宗方濟各在羅馬授權聖人列品部頒布法令,批准一項藉著向主業團成員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1916-1975)轉求的奇蹟。聽聞這個喜訊,主業團監督范康仁蒙席說道:「瓜達露佩的一生幫助我們看到如何全然委身於上主,如何慷慨地回應天主在每一刻對我們的要求,使我們今生在世上和來世在天堂都很快樂,在天堂我們將會永遠幸福快樂。」

「我祈求上主,讓瓜達露佩的芳表鼓勵我們能勇敢地以熱情和主動的精神面對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以愛心和喜悅為天主和他人服務。」

奇蹟

向瓜達露佩求轉禱的奇蹟是件瞬間治癒的奇蹟。這奇蹟發生在2002年,當時年屆76歲的安東尼奧‧黑蘇斯‧瑟達諾 (Antonio Jesús Sedano)身上,他右眼旁邊有粒惡性皮膚腫瘤。

在移除腫瘤手術前幾天的一個晚上,安東尼奧祈求瓜達露佩的代禱,懷著信德地懇求能免去這場手術。第二天早上,他的腫瘤消失的無影無蹤。隨後的檢驗證實他完全痊癒。安東尼奧在十二年後的2014年因心臟病死於馬德里,享年88歲。透過瓜達露佩轉禱而治癒的皮膚癌,從未再復發過。

在奇蹟批准的數月後,羅馬教廷宣佈瓜達露佩‧歐提斯的宣福禮儀將於2019年5月18日(週六),在馬德里的維斯塔雷格體育場舉行。一百多年來,在這體育場裡,舉行了無數的演唱會、鬥牛賽、政見會、電競賽……還有宣福典禮。瓜達露佩一生都和年輕人並肩生活,並為他們奉獻服務,在這共同點上,此處必定令她感到分外自在。

邁寇柯克,愛爾蘭都柏林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