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生活

祈禱是所有神操的基石,因著祈禱我們得以剛強,若是忽視了它而沒有祈禱的話。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祈禱生活

如何祈禱
祈禱是交談
口禱和默禱
成為我主的門徒

每當我們的心理有股向上的渴望;更慷慨地回應上主的渴望,同時在找尋一顆北極星來引導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時,聖神就會讓我們想起福音中的話語:「人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18:1)祈禱是所有神操的基石,因著祈禱我們得以剛強,若是忽視了它而沒有祈禱的話,我們將一事無成。

在今日的默想中,希望我們再次下定決心——做一個默觀者;在街道上、在工作中,跟天主不停的交談,時時刻刻,貫徹始終,如果我們真想忠實地跟隨主的步伐,祈禱就是唯一的道路。

讓我們定睛在耶穌基督身上,祂是我們的榜樣,祂像一面鏡子,從中可以看到自我,在祂生命中偉大的時刻,祂的表現,甚至於外在行為是怎樣的?福音中對於基督又是怎麼說的呢?我因主耶穌的祈禱榜樣而感動:在眾多偉大奇蹟前轉求天父的態度,和祂開始傳教生活之前,退隱曠野四十晝夜(參閱瑪4:2)。

請原諒我強調這點:仔細留意默西亞的言行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是祂指引我們奔向天父的道路,藉著上主的幫助,我們懂得以超性的眼光省察自己的一切行為,即使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為了認識祂、呼求祂、頌揚祂、稱謝祂、傾聽祂,簡而言之,要與祂同在,我們必須學習每一時刻都生活在永恆的鮮明意識中,與天主密談使我們更深層地瞭解人的需要。

多年前,當我默想上主的生平時,我得到了一個結論:無論任何福傳工作,都須是內修生命的滿溢。這就是在福音中基督揀選十二位宗徒之前的情節,在我看來,似乎是很自然、又是很超然的。聖路加告訴我們,耶穌揀選宗徒之前:「祂徹夜向天主祈禱。」(路6:12)我們再回想在伯達尼拉匝祿復活之前,耶穌為祂的朋友悲泣,舉目望天呼喊:「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俯聽了我。」(若11:41)這就是祂確切的教導:假如我們想幫助別人、想誠懇地鼓勵他們去發現俗世生命的真諦,那我們就必須紮根在祈禱生活上。

福音中有許多情景描述耶穌和天父的談話,我們不能在此一一詳述。但我覺得我們必須默想耶穌受難與聖死前的那一段緊張時刻:當時祂準備祭獻自己,重回天父的至聖之愛中,在最後晚餐的親密氣氛裡,耶穌內心充滿著愛;祂向父祈禱,宣言聖神的降臨,並且鼓勵門徒保持愛與信仰的熱誠。

救世主熾熱的心境仍然持續在山園的祈禱中,祂知道苦難即將開始,屈辱與苦楚迫在眉睫,懸吊罪犯的殘酷十字架,祂已熱切盼望多時,「父啊!你如果願意,請給我免去這杯罷!」(路22:42)祂立刻改口:「但不要隨我的意願,惟照你的意願成就罷!」(路22:42)稍後,獨自被釘在十字架上,兩臂伸開──一種永恆司祭的姿態,祂仍依舊維持與父交談:「父啊!我把我的靈魂交托在你手中。」(路23:46)

讓我們現在也默想聖母,我們的母親,在加爾瓦略山十字架旁祈禱。對瑪利亞而言,祈禱不是件新鮮事,她慣於這麼做,如同善盡職責、料理家務一樣,當她處理俗務時,心神也都專注在天主身上,真人也真天主的基督perfectus Deus, perfectus homo [1]。希望聖母──最完美的受造物和充滿聖寵者──能加深我們每一刻仰慕天主之愛的渴望。還記得天使報喜的情景嗎?總領天使帶著神聖的信息翩然下凡,宣告瑪利亞即將成為天主之母,發現聖母已收歛心神,正在祈禱,天使加俾額爾向她請安時:「萬福!充滿恩寵者,上主與妳同在!」(路1:28)她完全浸淫於上主之中。過了幾天,瑪利亞在喜悅中詠唱讚主曲Magnificat,藉著聖路加忠實的愛心,聖神將這篇詩歌流傳給我們,它也就是瑪利亞和天主從未中斷的親密交談。

聖母曾深長的默想舊約中期待救主來臨的聖人聖女的話語,及因他們而發生的歷史事蹟,她仰慕天主曾以無限的仁慈對待祂的子民,但他們卻不知怎樣感謝天主所行的奇事。當想到天主不斷地一再向祂的子民顯現無限的仁慈時,聖母則由她無玷之心流露愛之歌:「我的靈魂頌揚上主,我的心神歡躍於天主,我的救主,因為祂垂顧了祂婢女的卑微。」(路1:46─48)早期的基督徒,美善聖母的子女,常以聖母做他們的榜樣;我們不僅可以,而且更該向聖母學習。

我喜歡默想宗徒大事錄中所描述的一個情景,給我們一個清晰持久的祈禱典範:「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宗2:42)從此章節我們得知早期門徒的生活:「這些人,都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宗1:14)當伯多祿放膽傳揚真理而被監禁時,他們決定祈禱:「教會懇切地為他向天主祈禱。」(宗12:5)那時,祈禱是一項武器,而今日亦然,祈禱是贏得內心戰爭最強而有力的工具:「你們中間有受苦的人嗎?他應該祈禱。」(雅5:13)聖保祿總結說:「不斷祈禱。」(得前5:17)你們永遠不要厭倦祈禱。

如何祈禱

我們該如何祈禱?我敢大膽而不怕犯錯地說,祈禱有數不盡的方式。然而,希望我們眾人的祈禱都是出自內心,像天主的兒女一般,而非像偽君子那樣喋喋不休。耶穌曾說:「不是凡向我說『主啊!主啊!』的人,就能進天國。」(瑪7:21)對於那些偽善者;他們或許能發出「喃喃的禱聲」,聖奧斯定說:「然而他們卻缺少祈禱的表達力,因為在他們之內沒有生命。」[2] 他們缺乏承行天父的旨意的心願,當我們呼喊「主」的時候,意願必須要強烈,付諸實行聖神的默感。

我們必須盡力除去虛偽的陰影,假如我們想驅走這遭主嚴厲譴責的邪惡,必須穩定自己的心態,在一般常態或突發狀況下,都明顯地嫌棄罪惡。說真的,我們必須勇敢地在情感與理智兩方面,誠懇地培養出一種懼怕重罪的意識,同時,對明知故犯的小罪也應憎恨,小罪的疏忽雖不至於讓我們失去天主的聖寵,卻會阻塞聖寵的管道。

談到祈禱,藉著天主的聖寵,我現在不會倦怠,將來也不會。回想三十年代時,我是個年輕的司鐸,各式各樣的人常來找我,尋求接近天主的途徑,對所有的人,無論是學生、工人、健康的或生病的、富人或窮人、神父或平信徒,我都給他們同樣的忠告:「祈禱!」假如有人問說:「我根本不知道從那開始。」我會建議他先設想自己在天主的面前,向祂訴說心中的渴望與焦急,以同樣的抱怨說:「主,我不知道如何祈禱。」這樣的謙遜坦誠,就是與基督建立親密永恆的友誼的開端。

多年的歲月消逝,我仍然沒有其他更好的秘方,假如你依舊不易進入祈禱,那麼就像門徒一樣走近耶穌,告訴祂:「主,請教我們祈禱。」(路11:1)你會發現聖神如何「扶助我們的軟弱,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如何祈禱才對,而聖神卻親自以無可言喻的歎息,代我們轉求。」(羅8:26)這些話蘊藏的深度,是沒有任何文字可以傳神表達的。

天主聖言在我們心中建立了多偉大的信心啊!在我整個司鐸的傳道生涯中,當我不厭其煩地重複這忠告時,就會告訴他們,我沒有發明任何新東西,一切都是從聖經中學來的:「主,我不知道如何與你談話!主,請教我們祈禱!」當我們這麼祈禱的時候,我們得到聖神一切慈愛的助佑──光、火、一股強風,能點燃火焰,再次燒起熊熊愛火。

祈禱是交談

我們現在已經踏上祈禱之路,但是如何持續呢?你們沒看見有許多人祈禱時,自言自語,自滿地聆聽自己?這只是一些不間斷的、嘮嘮叨叨的自言自語,囉嗦地重複自己的困擾,然而卻不想法子去解決它,他們真正追求的、想得到的,似乎是一種讓別人為他們感到歉咎或稱羡的病態滿足。

假如我們態度率直懇切,真想卸下心中重擔,我們會向瞭解我們、愛我們的人尋求建議:父母、夫妻、兄弟、朋友,縱然我們的動機只是抒發情感,聊聊自己的事,「對話」就這樣開始了。讓我們對天主也這樣做;我們可以確定祂傾聽我們、答覆我們,讓我們專注在祂身上,靈魂大開謙卑的交談,滿懷自信地告訴祂我們的思想情感:喜樂、憂傷、希望、煩惱、成功、失敗,即使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我們會發現天父對我們所有的事,都深感興趣。

要克服一切怠慢、拖延祈禱的不實藉口,千萬別把賜與恩寵的活力之源擱到明天,現在正是時候,天主以愛觀察我們一天的所作所為,顧及我們心底中的哀懇。我再次告訴你,我們必須信賴祂如同信任自己的兄弟、朋友和父親,你親口告訴祂,像我現在對祂說話一樣,祂是至大、至善、至仁慈的。也告訴祂:「這就是我要愛你的理由,儘管我的態度粗魯、手腳笨拙、飽受世間灰土和塵垢的污損。」

幾乎不知不覺的,用這種方式你就能昂首闊步、步武天主。與主親近時,我們內心可以深深感受到、尋找到喜樂,即使在痛苦、克己和憂傷中。當天主的子女發現自己與天父是如此親近時,力量的泉源便洶湧而出!我父我主,這就是為什麼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堅定地與你同舟共濟,因為你是我的磐石和力量(參閱列下22:2)。

對某些人而言,這些似乎是老生常談,對其他人而言,卻是新穎的,然而對所有的人而言,都是需要的。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將繼續宣揚:在每個時刻、機會和情況中,我們必須成為祈禱的靈魂,因為天主永不離棄我們。假如將天主的友誼視之為最後的靠山,可不是基督徒的態度,蔑視或忽略所愛的人是正常的現象嗎?顯然不是,我們所愛的人不斷地出現在自己的談話、欲望和思念當中,無時無刻都念及他們,對天主也應當如此。

當我們如此尋求主,將整天轉變成與祂親密信賴的交談,這點我曾說過、寫過無數次,但我不厭其煩,因為上主以身作則地教導我們,這正是我們必行之事:從清晨到傍晚,從傍晚到清晨,我們必須隨時祈禱。當萬事順遂:「感謝你,我的天主!」假如陷於困頓:「主,不要離棄我!」我們的天主「良善心謙」(瑪11:29),不會忽視我們的祈求,也不會冷眼看待我們,因為祂親自告訴過我們:「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路11:9)

因此,讓我們努力嘗試,永不失去超性眼光;讓我們從每件事情中看到天主的作為,愉快與厭惡的事情,安慰與悲傷的時刻,比如心愛的人逝世時……你直覺的反應是找天主說話,在靈魂深處尋求祂,我們不可將此尋求視為微不足道的事情,反之,這是深刻內修生活的清晰標記,一種愛的對話。對教友而言,持續不斷的祈禱並非不平心理的逃避,而該像心跳般的自然。

口禱和默禱

口禱像珠寶一樣,串織成我們活生生的信仰,一些是神聖禱文,例如: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經,還有頌讚天主和聖母的榮冠──玫瑰經,以及許許多多充滿奉獻深情的禱文,我們信仰中的兄弟從基督教早期誦念至今。

聖奧斯定引用聖詠第八十五篇中的一節:「我的天主,求你憐憫我,上主,因為我整日向你哀告。」評論道:「『整日』就是無時無刻、沒有停息……單單一個人,祂的力量擴展到世界末日;因為唯一的主基督召叫了門徒到天主面前,有的業已安息主懷,有的現正呼求祂,有的在我們死後才會誕生向祂祈求,而更有其他人則在祈禱中追隨他們。」[3] 當你想到與眾人一起永遠地敬拜萬物的創造者時,你不感動嗎?當人認知自己是天主獨特的受造者,整日tota die向祂求助,在塵世的旅途中時刻仰望祂,人是多麼的偉大啊!

每天我們應該特別奉獻一些時間給天主,舉心向上,無須開口說話,因為我們在內心詠讚祂。讓我們在這項虔敬的操練上投注足夠的時間;如果方便的話,最好在固定的時間、在聖體龕前祈禱,親近那位因愛而佇候在內的主;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們也可隨處祈禱,因為天主在每個沐浴恩寵的靈魂裡面;如果可能的話,我勸你還是去聖堂祈禱,在那兒你舉心向上,沈默地親近耶穌,祂真正隱藏存在聖體內,由聖體龕中管治我們、看著我們、聆聽我們、等待我們。

你們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尋找自己與天主交談的方式。我不喜歡談論什麼方法規則,因我從不強迫任何人,我試著鼓勵每個人親近主,尊重每個靈魂,因為他們各具特質。祈禱時,我們懇求祂以祂的觀念和計劃,引導我們的生活:不僅進入我們的思想,同時也進入內心深處而影響到外在行為,我保證你這樣做會減少失望、悲傷和自私,你會發現你能夠善待周遭的人。在心裏面,如果把自己擺在永不捨棄我們的天主之後,多少的阻礙會隨即消失!耶穌對祂的門徒、對病患殘疾的愛,重新燃起,而以不同方式表現出來。「怎麼回事?」祂問。我們答覆:「這是我的……。」瞬間有了亮光,至少能接受祂的旨意和內心的平安。

當我鼓勵你們自信地對上主敞開心門時,要特別提及自己的困難,因為快樂的障礙多來自我們的驕傲,這種驕傲或多或少地存在每個人心中。我們常自認身價非凡,且具有許多特質;因此,當他人不贊同的時候,我們感到羞辱,這就是祈禱和糾正錯誤態度的最好時機,我們確信只要肯改變,永遠不會太遲,但是儘快改變才是明智之舉。

在祈禱中藉著天主的聖寵,驕傲可以變成謙遜,而後,真正的喜樂湧流我們心中,縱然我們覺得靈魂的雙翼沾滿污泥,悲憐的泥巴現正逐漸乾涸,如果我們克己,污泥自會脫落,讓我們展翅高飛,因為天主慈愛的和風會助佑我們。

看:我主基督──真人又真天主,以敏捷的步調急切地引導我們,使我們心甘情願的捨棄、歡天喜地的受苦和忘掉自我。「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瑪16:24)這句勸言我們都聽過,我們要定志去實踐它。願我主能使用我們,將我們放在世上的十字路口──同時也在天主內──讓我們成為光、鹽和酵母。是的,我們必須在天主內成長;照亮他人、添加風味、創造新生命。

但別忘了,我們可不是光亮的根源,我們只是光的反射而已。並非是我們拯救靈魂,驅動他人行善,我們只不過是實現天主救贖計劃的工具;有些工具比較貴重,有些比較低廉,如果我們總認為自己是行善的原動力,那麼驕傲又回到我們身上,更甚於從前,鹽將失去味道,酵母將腐壞,光亮將變為黑暗。

成為我主的門徒

在我三十餘年的司鐸生涯中,我最堅持的是祈禱的必要,而且我們也可以將整個生命,轉換成永不停息地高聲祈禱。自然地,有些人會問我,真的每時刻都能做到嗎?能做到的,與主聯合並非與世界斷絕,我們仍然接觸周遭發生的種種,不會因此而變成怪物。

天主創造我們、救贖我們、深愛我們,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參閱若3:16),祂耐心地等待我們,甚至每天,像那位浪蕩子的父親一般急切(參閱路15:11─32)。如果這些都是真實的話,我們怎能懷疑祂渴望我們以全心全意的愛回應祂呢?如果我們不理睬天主,只管忙於有礙聖寵的活動,而淡忘祂、遠離祂,才是令人奇怪的呢!

而且,讓我提醒你,無可避免地每個人都在模仿別人,甚至在無意中彼此模仿,那麼我們為什麼拒絕模仿耶穌呢?每個人試著慢慢與他敬仰的人,以及他所選擇的典範認同,我們的行為也跟著朝自己選的理想前進。我們的老師是基督──天主子,聖三的第二位,如果我們模仿基督,不可思議地我們將分享祂愛的暖流,奧妙的三位一體天主的大愛。

如果有時候,你覺得去追隨基督的腳步的力量不夠,試著向那些在祂俗世生活中熟識祂的人說些愛慕的話;首先對瑪利亞,因為是她將耶穌帶給我們,其次對宗徒們,「有些外邦人來到加里肋亞貝特賽達人斐理伯前,請求他說:『先生!我們願拜見耶穌。』斐理伯就去告訴安德肋,然後安德肋和斐理伯便來告訴耶穌。」(若12:20─22)你不為這幕景象動心嗎?那些外邦人不敢直接接近天主,所以他們找了一個好的轉求者。

你覺得罪孽深重,而擔憂上主不傾聽你嗎?不會的,因為耶穌充滿仁慈。不過,儘管如此,你仍然感覺惡行重大,不妨像稅吏一樣走向祂(參閱路18:13)說:「天主,我在這裡,請你裁定!」我們再看看,當一位癱瘓的病人被帶到耶穌面前時,聖瑪竇告訴我們的話;這病人待在天主面前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基督被這個人的痛悔和自知微不足道的憂傷所感動,一如往昔立即慈悲地回答:「你放心,你的罪赦了。」(瑪9:2)

我建議在祈禱中,你真正參與福音中各個不同的景象,如同人群中的一個。首先,想像你所選擇的景象或奧蹟,以便收歛思潮、做好默想,然後,專注心神於你選的耶穌生活中特別的一面──祂的仁慈之心、祂的謙遜、祂的聖潔以及祂承行天父旨意的方式。然後告訴祂,在這些事件中,你的遭遇如何,對你有什麼影響,你的靈魂又有什麼變化,但要集中精神,因為祂可能想要藉此機會指點你;在你的靈魂深處,你會體驗到祂的建議;領悟到一些事體;感受到祂輕聲溫柔的責備。

我經常宣揚祈禱的方式是將事情的精神層面物質化。這是上主用的方式,祂喜歡透過比喻教導門徒,使用生活周遭的圖像:牧人和他的羊群,葡萄樹和它的枝幹,漁船和漁網,播種者散播的種子……

天主的話語像種子一般撒在我們心中,我們為祂準備什麼樣的土壤?有很多石頭嗎?滿佈荊棘嗎?我們要讓瑣碎的俗務蹂躪土地嗎?主啊!讓我這塊土壤成為一片沃田,盡情暴露於陽光風雨中,讓祂的種子生根,長出豐碩金黃的麥穗。

「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條。」(若15:5)九月到來,葡萄籐枝條濃密,細長柔軟,屈折纏繞,因葡萄的重量而低垂,是收穫的時候了。你看,枝上結實纍纍,因為它們分享從莖幹上吸收的樹汁。否則,幾個月前的嫩芽,不可能結出甜美豐碩的果實,令人垂涎,內心喜悅(參閱詠103:15)。地面上到處可見乾枯的枝葉,半埋沒在土壤中。那些曾經是葡萄樹上的枝子,如今躺臥在地、凋萎枯死,是貧瘠的絕佳描述:「因為離了我,你們什麼也不能做。」(若15:5)

另一個財寶的比喻,你想像那位幸運者找著時,如何歡欣喜悅,艱難的歲月和一切痛苦都已結束,他變賣所有財產而買下那塊田地,他的財寶在那裡,他的心也在那裡(參閱瑪6:21)。我們的財寶就是基督,我們不在乎丟棄任何阻礙追隨祂的東西。我們的船隻,一旦減少了無用之物的負荷,便可直航到天主愛的避風港。

正如我前面講過,祈禱的方式不計其數,身為天主兒女的我們,不需要以什麼人為的方式或系統與天父交談。愛情具有創新性,充滿主動的創力,如果真正去愛,我們會發現一條自己親密的道路,引導我們和主交談。

願天主幫助我們,不要讓今天的默想,超越我們的靈魂,有如夏日雷雨,一陣雨後,太陽再度熾熱如昔,田地依舊乾旱。天主的恩寵之水,需要灑落地面,滲入根部,結出德行的果實。如果這樣做,我們塵世的歲月──工作和祈禱的日子編織而成──會在天父的臨在中渡過,如果我們躊躇不前,讓我們轉向聖母瑪利亞,她愛我們,教我們如何祈禱;轉向我們深切崇敬的聖若瑟,我父我主,在這世上他是最接近天主之母和聖子的人,他們可以一起把我們的軟弱,帶到耶穌面前,將它轉變為力量。

© Fundacion Studium


[1] 象徵彙編《亞大納削信經》

[2] 聖奧斯定《聖詠詳述》139, 10(PL37, 1809)

[3] 聖奧斯定《聖詠詳述》85, 5(PL 37, 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