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之母:天主的母親及我們的母親

節錄自載於《天主之友》書中,聖施禮華於1964年10月11日天主之母慶節題為《天主的母親及我們的母親》的講道

聖施禮華的教導
Opus Dei - 天主之母:天主的母親及我們的母親

所有聖母慶典都是重大的事件,因它們是教會讓我們以行動去表達對聖母敬愛的機會。假如要我在其中選一個,我會選今天,慶祝童貞聖母神聖母性的慶典。

今天的慶典使我們反省信仰中的一些主要奧蹟,我們會默想聖言的降生成人、那是聖三的化工,因為吾主在她無玷的胎內降生成人,瑪利亞,天父的女兒,遂成了天主聖神的淨配及天主聖子的母親。

當聖母對造物主向她啟示的計劃自由地說:「是」,聖言就取了人性:理性的靈魂和肉身就在瑪利亞無玷始胎內形成,神性與人性結合成為一個位格:耶穌基督,真天主也就成了真人;那自始就有、天父永生之子就成了人,瑪利亞的兒子。所以聖母是聖言降生成人──聖三的第二位結合了人性──的母親,神性人性並不會混淆。我們對聖母的最高讚美便是大聲地高呼足以表達她尊嚴的稱號:天主之母。

基督徒的信德

厄弗所大公會議這樣宣稱:「如有人拒絕相信厄瑪奴爾是真天主,而童貞聖母是天主之母,因為她生下取得肉身的聖言,讓他受絕罰。」[1] 儘管有人拒絕,基督徒仍一直這樣深信著。

歷史記錄了基督徒因得到如此清晰、簡潔及肯定所有人相信的定義而喜樂。聖濟利祿說:「厄弗所的整個團體,從早上到傍晚,焦急地等決定……當知道褻瀆者被眨,眾人便齊聲光榮天主及讚揚大公會議的決定,因信德的敵人已被打倒,離開教堂,眾人持燭回家,那夜整個城市被照明、充滿歡樂。」[2] 我要說的是,就算隔了十六個世紀,他們的虔敬仍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願天主讓同樣的信德在我們心中燃燒,讓我們的唇舌溢出讚美:因聖三選了瑪利亞,作為相似我們人性的基督之母,因而接納我們到她母性的庇蔭下,她是天主之母也是我們的母親。

瑪利亞,天賜的神聖母性是所有圓滿優惠的泉源,因著它,她童貞受孕及充滿聖寵;因著它,聖母終身童貞,肉身靈魂一起昇天,加冕成為所有受造物之后,高於天使及聖人。除了天主,再沒有高於她的。「童貞聖母,因是天主的母親,具有無限的尊嚴,來自於無限的美善,即至高無上的天主。」[3] 這不是誇大,我們永遠無法探勘這奧秘有多深;對聖母帶給我們如此親近聖三的恩典,我們永遠也言謝不盡。

我們過去是罪人及天主的敵人,救贖不僅使我們從罪惡中得到釋放,和天主重新修好,更使我們成為天主的子女,又給我們一位母親,而這位母親便是聖言取了人性,誕生成人的那一位,還有比這更偉大、更慷慨傾注的愛嗎?天主渴望救贖我們,以祂無限的智慧,本可以用許多方法來實行祂的聖意,但祂所選的方法使我們對自己的得救及受光榮的可能性不再有任何疑問;「正如第一個亞當不是生於男人和女人,而是出於泥土,最後的亞當也一樣,他治癒了第一個亞當的傷口,在童貞聖母聖胎內取了人形,為了使他的肉身,和那些有罪過者的肉身一樣。」[4]

至愛之母

「我如同葡萄樹,發出美麗的枝芽;我的花結果實,光鮮雅緻。Ego quasi vitis fructificavi……」(德24:23)今天的書信如此說;願我們及所有基督徒的心靈充滿獻給我們母親的甜美芬芳,讓這芬芳使我們全然信賴恆常守護我們的她。

「我是純愛、敬畏、智德和聖望的母親。」(德24:24)這就是聖母瑪利亞要提醒我們的;要有純愛,要度純潔的生活,要有一顆敏銳的惻隱之心,忠信的服務教會,這不是普通的愛,而是源自於天主的愛,不容許出賣、計較及忘記,這份純真美麗的愛,因源頭及終結皆在天主,那全善、全美、本身就是偉大的三位一體的天主。

但也有恐懼的地方,對我來說,唯一值得害怕的是遠離了愛。天主當然不願我們對祂的奉獻有所保留、膽怯或溫溫吞吞,祂要我們膽大、勇敢、精煉,當聖經談到恐懼,我記起某章節說:「我尋覓我心愛的,卻沒有找著。」(歌3:1)

如果我們不能完全明白愛天主是甚麼?我們會因其他事情分心,而這些事不會帶我們到天主那裏,如此我們就會找不著祂。主有時會因某緣故隱藏自己,那時,祂會鼓勵我們熱切地找祂,找到了,我們會喜悅地歡呼:「我拉住他不放。」(歌3:4)

今天的聖經使我們回想耶穌生平中一個動人的時刻,當時祂留在耶路撒冷,在聖殿施教。瑪利亞和若瑟「只以為他在同行的人中間,遂走了一天的路程,以後就在親戚和相識的人中找尋他,既找不著,便折回耶路撒冷找他。」(路2:44-45)天主的母親,發現耶穌走失了,雖不是她的過失,便焦急地找祂,找到祂之後又是多麼喜樂。當我們因疏忽或罪過認不出耶穌,聖母可幫助我們折返原路。因聖母的幫助,我們再嘗到擁抱耶穌的喜樂,並告訴主我們不會再失去祂了。

瑪利亞也是知識之母,因從她那裏我們學會最重要的一點:若不能親近耶穌,做任何事也都沒有價值。世上的奇蹟、我等野心的實現,除非愛的火焰在心底燃燒,否則一切都沒有價值,除非神聖希望之光讓我們預嘗天上家鄉永恆愛的滋味,否則一切都沒有價值。

「我具有真道和真理的一切優美;我具有生命和道德的一切希望。」(德24:25)教會將這些話放在聖母口中真是明智,所以我們基督徒便不會忘記它們。聖母是我們的保障、永不負人的大愛、永遠敞開的避難所、隨時預備撫摸安慰我們的手。

一位教會早期的教父說我們應時刻記著天主之母的生平[5],就如你們常在醫學、數學或其他科目手冊找資料一樣,為了及時找到補救或解決方法,避免基本的錯誤。

我們應時常在祈禱中靜下心來默思曾聽過聖母的一切,這樣她生平的事跡會銘刻在我們的靈魂上,我們會毫不猶豫地走向她,特別是求助無門時,這聽起來有些自私,但所有母親不都是知道孩子是自我中心、臨急抱佛腳地找她們幫忙的嗎?作母親的明知這樣,卻不擔心,因母親無私的愛能把我們外表看來像自我的私心、孝愛及信任分辨出來。

我不是提議我們應臨急才對聖母熱心恭敬,即使偶而如此也不必慚愧,因作母親的不會記著孩子愛過她們多少,也不會和孩子斤斤計較,少許愛心的表達已甜如蜂蜜,作母親的會慷慨地回饋,比她們領受的更多,如果世上的好母親會如此,試想聖母瑪利亞對我們的慈愛又會如何?

© Fundacion Studium



[1] 厄弗所大公會議,can. 1(Denzinger-Schon. 252/113)

[2] 聖亞歷山大濟利祿,Epistolae, 24(PG 77, 138)

[3] 聖多瑪斯《神學大全》I, q. 25, a, 6

[4] 聖巴西略,Commentarius in Isaiam, 7, 201(PG 30, 466)

[5] 參閱聖若望達瑪森,Homiliae in dormitionem B. V. Mariae, 2, 19(PG 96, 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