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柱聖母朝聖之旅

聖柱聖母的禮敬經常陪伴著我:我的父母,出於那份阿拉岡人的信仰熱誠,在我小時候把這個禮敬灌輸進我的靈魂。—— 聖施禮華

聖柱聖母是其中一個最古老的聖母禮敬。根據傳統,當耶穌的母親還住在耶路撒冷時,聖長雅各伯宗徒看到她本人實實在在地來到厄波羅河旁,還有一隊天軍托著聖柱伴隨著她。

聖長雅各伯是其中一個首先來到歐洲西部地區傳福音的宗徒,當中包括伊比利亞半島,finis terrae,還有羅馬帝國的一部分。當時他為艱鉅的工作感到沮喪。聖母希望藉著她的顯現和鼓勵,向他表示慈母的關懷。根據同一的傳統,聖雅各伯得到聖母的指示,要求他在她顯現的地方為她建造一座小聖堂。

現在,這個聖母顯現的聖柱被保存在薩拉戈薩的聖柱聖母大殿,數個世紀以來一直被人禮敬。上面的聖母雕像不過40厘米高。它有後哥德式的線條。從衣服上的鈕扣方式,皮帶及其帶釦,它的高腰設計和鞋子來看,它可追溯到15世紀。嬰孩耶穌的形象對不上聖母的雕刻風格,無疑地他是被後期加上。這可能是為了完成它,或者更有可能是為替代之前被破壞了或破損了的那個部分。他一隻手握著 一隻小鳥, 另一隻手則緊緊地貼附在他母親的披風。這個雕像站在聖柱上。它是一座光滑的碧玉圓柱,外面覆蓋著精細的銀飾。除了在每個月的2號,12號和20號,上面會蓋著一塊有刺繡的方巾,且每天更換。

聖施禮華於西班牙,薩拉戈薩,聖卡洛斯的一座修院,1922年10月。

聖施禮華生命中的聖柱聖母

聖施禮華:「聖柱聖母的禮敬經常陪伴著我:我的父母,出於那份阿拉岡人的信仰熱誠,在我小時候把這個禮敬灌輸進我的靈魂。」

於1909年,當他在七歲的時候,他在巴爾瓦斯特羅的一所Piarist 學校讀書。他們會唱出這個當時流行的聖母禮敬:當至聖聖母實實在在地駕臨於薩拉戈薩時,就是充滿恩寵和當受讚頌的時刻。

這個禮敬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他生命的終結。

在羅馬,在他所用的一間睡房內,放著兩個固定的架子。在他生命的最後兩至三年,他在那裏放著一個細小的聖柱聖母。他每早起床時都會親吻它。在他辦公室的一張黑色書桌上,也放著一個等身比例的聖柱聖母。

聖施禮華在薩拉戈薩的那些年,即他在修院和學習民法的時候,他每天都會拜訪聖柱。「因為我和那些照顧大殿的神父們是好朋友,所以,有一天,我能夠於關門後留在聖堂內。我走向聖母,壞着與某位已過身的好神父相同的情懷,踏上那為步兵們所熟悉的樓梯。我走近她,親吻聖母的雕像。我知道這不是傳統的做法,只有小孩和當局人士才獲準親吻方巾。(……)可是,我在過去和現在都肯定聖母會為我的這一次打破她聖殿的傳統而感到高興。我繼續以孝愛善待她。我以和禮敬她的那些時候相同的信心,大概於1920年代,當天主讓我感受到衪對我的期望:我在此以相同的信心禮敬她( ……)。 在衪的保護下,我繼續感到喜樂和安全。」

在聖柱聖母前的祈禱,要求他去看見並且成就天主對他的希望,預備了主業團的創立。

聖施禮華於聖柱聖母的小堂主持他第一次的隆重彌撒。當他搬到馬德里,以及在數年後搬到羅馬,只要一有機會,他依然會繼續拜訪聖柱聖母。最後的一次是在 1970年4月7號。

聖施禮華在Libro de Aragón 有一句話:「 聖柱是信德,愛德和望德中力量的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