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奧斯定論「真正的貧窮」

以下是聖奧斯定一篇講道的節錄。該講道論述了為分享基督生命而追求神貧的需要。文章來自「教父」部分。

有關基督徒生活的文件
Opus Dei - 聖奧斯定論「真正的貧窮」

真正的貧窮(講道 xiv. I, &c.

我們剛剛向上主高唱說:「窮苦的人向祢投奔,祢是孤兒們的救星」(聖詠10:14)。讓我們設法去找尋孤兒們和窮人們。你們不要因我這一個勸言而感到驚訝,即是說我要你們去找尋這些在我們眼見耳聞中已經多如恆河沙數的人。哪裡會有地方是我們不能找到窮人和孤兒呢?不過,我依然要在人群中去尋找這兩種人。首先,弟兄們,我們必須告訴你們,我們要努力尋找的並不是表面上貧窮的人。的確,人間有許多被視為貧窮的、也著實是貧窮的、依照天主的誡命是我們施捨的對象的人,我們也承認經上論及他們所說的話「應將施舍妥藏在窮人之中,它必能救你脫離一切災難」(德29:15)。但是,我在這裡所說的窮人是有更崇高的意義的。我是說那些下述的經文所指的人:「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5:3)。這些人沒有金錢,連日用的食糧也難以獲取,而且十分需要周邊的人的接濟及同情,以至為此而厚顔不恥地向人乞討。如果「窮苦的人向你投奔」這一句經文是指諸如這樣的人,那麼我們這些沒有被歸類到這一範疇的人則會是怎樣啊?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不是得到天主的眷顧嗎?

有形可見的財富、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財富;與它相對的是貧窮、也就是日常理解的貧窮。誰若為了這種財富而感到驕傲,那就沒有什麼惡習會比這種驕傲更加令人擔憂了。一個一貧如洗的人,沒有讓他值得驕傲的東西。所以,如果我們不會讚賞一個因為自己沒有值得驕傲的東西而不會驕傲的人,那麼,就讓我們去讚賞那個有家財可讓自己感到驕傲、卻又不會驕傲的人吧。為什麼我要讚揚一個階層低賤、毫無值得他驕傲的東西的人呢?誰會容忍一個既貧窮、又驕傲的人呢?你們應該讚揚的是那個既謙卑、又神貧的富人。這些就是聖保祿宗徒所喜悅的人。他在弟茂得前書中說:「對於今世的富人,你要勸告他們,不要心高氣傲 …」(弟前6:17)。給我那個富有的匝凱吧,這位稅吏中的王侯、悔罪者。他身材矮小,且在心中自覺更為矮小。他爬上一棵樹,為的就是要看一看正在路上經過的基督,這個日後會為他而被身懸一棵禿樹上的基督。給我一個會說以下的話的人吧:「我把我財物的一半施捨給窮人」。(路19:8)噢,匝凱啊,你其實真是很富有的!

但是,也許一個由於貧窮而變得虛弱、衣衫襤褸、因飢餓而疲憊不堪的乞丐會走過來對我說:「天國是我所應得的﹔因為我與拉匝祿一樣,他身負那被狗舔舐的瘡痍躺臥在富人門口,指望用富人桌上掉下的碎屑去充飢。(參閱路19:21)天國是屬於像我這類的人,不是屬於那些身穿紫紅袍、細麻衣,每天奢靡進餐的人。那麼,就讓我們分辨清楚誰是富人、誰是窮人吧。你為什麼要在我這個窮人身上加揷其他意思呢?誰是窮人已經是很顯明了。」

我會回答道,「我的好乞丐啊,聽聽我在你這個問題上會如何說吧。你把自己表述為像是那個神聖的、滿身瘡痍的乞丐。我恐怕,你的驕傲已經讓你不能像似他了。不要蔑視那些同樣有著愛德、謙卑、和神貧的富人。你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窮人。就是說,你要謙卑。如果你因為覺得自己像躺臥在富人門口的拉匝祿,並為了自己的破衣和瘡痍而感到光榮,那麼你只是想到他的一無所有,沒有想到其他。你問:我還應當想到哪?讀讀聖經吧。你將會明白我的意思。拉匝祿雖然是貧窮的,但是讓他投入自己懷抱裡的那個人則是富有的(參閱路16:22)… 讀一讀吧。你若不能讀便聽聽吧。你會知道亞巴郎是最富有的,土地、黃金、白銀、子嗣、羊群和財產都非常多﹔但他依然是貧窮的,因為他謙卑自下。」⋯

你明白了。雖然窮人多不勝數,但是我們依然應該要去尋找他。我們在眾裡尋找他千百度,卻難以找到他。有一個窮人走到我跟前,但我依舊繼續在尋找。但是同時,你仍要向你偶然遇到的那個窮人伸出援手 … 你說:「我是一個乞丐,像拉匝祿一樣」。但是我那個謙卑的富人卻不會說:「我是一個如亞巴郎般富裕的人。」所以,你是在高舉自己,而他是在謙卑自己。… 你說,」我是一個窮人,我投入亞巴郎的懷抱。」難道你沒有看到,接納了這個乞丐的是一個富人嗎?如果你看不起那些有錢的人,並且說他們不屬於天國,而他們也許是謙卑的而你卻不是,那麼你不怕亞巴郎在你死後可能會對你說:「離開我,因為你冒犯了我」嗎?

讓我們來思考另一類窮人。「至於那些想望致富的人,卻陷於誘惑,墮入羅網和許多背理有害的欲望中,這欲望叫人沉溺於敗壞和滅亡中」(弟前6:9)。誰是這些失落於信仰中,並把自己纏繞進巨大悲苦中的人呢?就是那些希望成為富有的人。現在讓我看看這個乞丐會說什麼。讓我們問問他是否不希望成為富人。讓他據實回答。如果他確實希望致富,那麼他就立刻陷入了誘惑、陷入了眾多背理有害的欲望當中。因為我不是在談財富,而是在談欲望 … 。既然我使他承認自己對財物有這麼多貪慾,為什麼你還要努力使我承認這個人一貧如洗呢?我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一個是富人,另一個是窮人。但是,那個富的不再貪欲他已經有的東西。他的財富是得自他的祖輩,或是來自饋贈或繼承。我們甚至可以猜想他是靠著犯罪才得到他的財富的。但他放棄了爭取更多財產的欲望。他限制了自己的欲望,並誠摯地追求信仰。你說:「他是富有的」。我答說,「沒錯」。但是你接著指控他說:「他是通過罪惡來成為富有的」。那麼,假如他真的是用財富去和不義的人結交又怎樣?(參閱路16:1-13)… 你沒有財產,但卻希望成為富有的,並因此陷入了誘惑。你或許是因為一個對頭人的惡行而令你落入了這個悲慘的貧乏境地,被奪去了原應屬於你的、讓你可以自給自足的財物。我聽見你抱怨和詛咒這個艱難的時日。假若你有能力,你會擺脫那些使你抱怨的緣由。難道我們沒親眼看見這些事嗎?難道它不是經常發生在生活中嗎?

看看我們的主吧。富有的祂,為了我們而讓自己成為貧窮。萬物都是祂所造成的,沒有一樣不是由祂而造成的。創造黃金,比擁有黃金更為偉大。誰能體會到祂的財富究竟有幾多呢?祂不是受造的、不是被造成的、也不是被形成的,祂如何創造、如何製造、如何形造東西呢?祂是永恆不變的,祂如何創造可變的事物呢?祂是永遠常存的,祂如何創造會消逝的事物呢?誰能可以對衪的財富有一個真正的概念呢?… 祂在一個童貞女的子宮中受孕,被裹附在母親的子宮內。這是何等的貧窮啊!祂誕生在一個狹小的馬廄中,裹著襁褓,且躺在一個馬槽裡 … 然後,這位天地之主、眾天使的創造者、可見和不可見之萬物的創造者,在母親的胸脯中吸吮著,啼哭著,被養育,長大,度過歲月,隱藏自己的權柄。後來,祂被帶走,被輕蔑,被鞭笞,被嘲笑,被擯棄,被㪣打,頭戴茨冠,被懸掛在十字聖木上,肋旁被長矛刺穿。噢,這是何等的貧窮啊!看看祂,這個我正在尋找的窮人之首吧。在祂內,我們找到是祂肢體的各部分的、真正的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