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多做什么?」

面对当前的全球健康危机,我们可能会就如何以最好的方法,去响应或反应而感到无所适从或茫然。一个人真正能带来什么改变,从而去改善如此复杂的情况?来自新加坡的Joanna乃一个例子显示了,了解个人的情况、一个好朋友的网络以及一些主动性,可以是很大的帮助。

Opus Dei - 「我还能多做什么?」

新加坡有大约35万外籍劳工。他们主要来自印度及孟加拉国。他们大多数住在分散于这个城市的宿舍。然后,他们的住处是公共的。一旦新冠病毒开始在他们中传播,就很难遏止。健康的外劳会在各自的宿舍检疫。政府在现场建立了流动医疗单位,让医生可以为每个外劳作检测。检测呈阳性反应的外劳会被送入医院及公共医疗设施。该宿舍,像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大部分4月的时候(直至五月尾)都被封锁。

当Joanna及其一班朋友在圣体直播前祈祷及自省时,以下发生一切她从未想过。Joanna的祈祷很简单:「主啊!你还想我做什么?我可以作你的手、眼、脚.....」虽然那一刻,她对事情毫无头绪,但是,Joanna在翌日与她的丈夫(一名公立医院医生)交谈后,便得到答案。

一件事情导致下一件事情的发生

原来,Joanna丈夫工作的医院被委托,去为四个正在检疫的外劳宿舍提供流动医疗服务。即超过两万七千人将会就新冠病毒被分流及筛选。Joanna问及除了医疗照顾、基本物资及上网设施,这些外劳还有什么可能虽要的东西。答案很简单:零食,或一些能让他们度过漫长日子的东西。(他们每天已经有三餐供应。)

零食?一位母亲可以轻而易举地供给她的六个孩子。但是,要将零食供应给这么多的外劳,而且不只是快速的饮食,是更实质的食品……也许,透过朋友的捐款,我们或者可以,为其中一个宿舍的外劳(约6000名)供应零食……。

唤醒朋友及邻居为此事捐款比想象中容易。很多人都乐意以不同方式提供帮助。正当Joanna在想如何收集捐款时,她的朋友兼大型项目(如访问柬埔寨)的筹办者Lynette,无意中以带着温暖的问候出现,并补充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告诉我。」Joanna很确定天主的手掌管着一切。Lynette一加入,便联系了许多其他人进行私人筹款,甚至为项目提供无偿专业会计服务。他们在一个星期内筹得$40,000。突然间,项目启动了,并能够为四个外劳宿舍内的每一位外劳供应零食。

该计划旨在为每位外劳提供三件食物:一包90克的饼干、一份murukku(印度零食)及一些枣果。大部分的外劳都是回教徒,而枣果是庆祝斋戒月结束的传统食物。釆购这些食品的过程中,其他「天使」相继出现:朋友的朋友让Joanna与饼干批发供货商联系起来,当中包括Julie Biscuits的老板。最后,Haniffa Pte Ltd以低于一半的murukku及枣果批发价钱完成交易,从而帮助了该项目。

义工在包装饼干 ]

后勤挑战

一如既往,这样的努力,经常都会遇到挑战。当然,没有人可以随便进入这些正在被严格检疫的外劳宿舍。然而,没有明确的送货许可,他们无法最终确定食物订单。经过不断祈祷,以及一轮电邮及电话联系后,终于在一天的晚上10时得到许可。他们现在可以进入外劳宿舍,但只能在五小时内完成运送所有的零食。一大批零食必需预先独立包装,同时分发予个别外劳。非常感恩警察指挥官的协调,警务人员及宿舍义工将会提供协助,最终把零食分配给每一位外劳。

挑战并未完结。Joanna看着供货商的原装包装,便发现他们需要把零食重新再包装。计算了装载货物、行程及卸除货物所需的时间后,Joanna 意识到他们需要额外租赁货车,以达至三小时内可以将零食全部送出。原因是,并非所有的供货商都有足够货车,并且能够在三个小时内,同时将零食运送到全部四间外劳宿舍。与此同时,黄廷芳综合医院(小区外展及科技信息部)的义工加入帮忙分担大量的工作。他们在医院的卸货区内,把饼干重新包装成27,000份独立包装。经过三天重新包装饼干后,他们已准备好最后交货到外劳宿舍。

当天终于到来。四辆长十四尺的货车驶入医院。所有可动用的人力资源都迅速地将零食装上车。Joanna及她的丈夫亦带同19岁的儿子Gabriel前来,以增加劳动力。他们的货车及直接来自Haniffa的货物,犹如军事行动般精确的准时到达。食物一一被整齐地堆放起来,以备在该周未发运送出去。在最后一个晚上,Joanna及她的丈夫在8时至10时之间为最后一间外劳宿舍完成最终的送货服务。最后,2.5顿饼干、4.3顿murukku及1顿腌制枣果,被分派给超过27,000位外劳。他们的任务在限期内大功告成!

以英语、Bengali语、淡米尔语发表的励志海报

「我们会一起走过!来自新加坡人的爱」

将零食分派给每一位外劳的时刻,确实是特殊珍贵的。新加坡人力部的协调人Wei Shi女士友善地将照片发送给我们,当中载有不少开心啲脸容。每间外劳宿舍都收到四张,由一位朋友设计的海报。每张海报都以英语及Bengali语印着:「我们会一起走过!来自新加坡人的爱。」

捐助者的慷慨为他们留下了数千元的盈余。外劳宿舍的经营者问他们会否愿意,将该笔款项用作购买坐地风扇及热水壶。因该等物品对外劳很有用。冒险之旅因此而继续。

当别人问Joanna,倘若她事先知道这个项目将会涉及的所有烦恼的事,她会否仍然参与其中,她毫不犹疑的说:「当然会!我所受的『苦楚』,相比起这些外劳在这不确定的时刻所承受的恐惧与焦虑真的很小。」但Joanna更加相信是天主自己想要这事情发生,因为衪把(机会之门)门一扇又一扇地打开。这是对外劳的一种姿态,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外劳漂洋海外工作的国家……那里的人民对他们的恐惧和担忧并非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