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朝圣之旅 -- 长崎归来省

我追随教宗的日本朝圣计划

Opus Dei - 我的日本朝圣之旅 -- 长崎归来省

2019年11月,教宗方济各牧灵访问泰国和日本。早在中秋节假期,主业团在上海的那次退省,Richard告诉我追随教宗的日本朝圣计划,我当即表示想去。教宗方济各年轻的时候,曾有想法到日本做传教士,后来终因身体原因而未实现。这次教宗访日,可以说是他的圆梦之行,与教宗相会于他的圆梦之行真是一件美善之事呵。

白驹过隙,如今归来已倏然近半年。三天时间,一生宠益。写点什么,刻画心神呢。

准备的过程

朝圣之前,我并无太多要去日本的想法,手头虽有《菊与刀》、《武士道》这样的书,对这样一个岛国实在是知之甚少。事实就是我到了日本。准备的过程,没有什么障碍,预订往返机票,办理签证,等等,很多事务都由Richard操劳了,好像让我不要分心,做一个好的朝圣预备,预备接受圣泽。

飞机落地,我们从福冈辗转到长崎。新干线到达终点站长崎,出来就感受到欢迎教宗即将到访的热烈气氛。日本真是整洁,这种整洁彷佛一种宗教般的铅华洗净,真是非常有助于烘托朝圣者的心境。阴郁的长崎,弥漫在我身边。这个经历了核爆创伤的城市,确也给我十分和平与沉默的感受。

夜幕降临,我们才找到住处放妥行李,我有点累又有点饿。 Richard说,我们要先去主教座堂,再去精道学校跟主业团的大家会合。我们就走去主教座堂,经过岔来岔去的路,我们终于找到主教座堂,进去做了晚祷,发现没有跪凳,直接跪在地上就入乡随俗了。

第一天

去精道学校,又是一番辗转跋涉,终于到了,那种混合着陌生与熟悉的味道,我还没有来得及细品,只记得我们的事务。学校有主业团的小堂,主业团的小堂就是一个家,上海嘉定的小堂也是这样,这里小小的,我们在里面朝拜圣体,之后可以办告解。操场上大家一起用晚餐,饭点已过可能饿过头了,人群间边吃边搭话。期间接受日本NHK的采访,说了什么呢,我说我第一次来日本,一来看教宗圣父,二来看日本的天主教会,如果有第三,那么应该就是感受日本社会的精神风貌。吃完饭,去学校礼堂看演出,有那么一点感受到亚洲天主教青年的活力朝气,我这个看客!回到旅舍很晚了,累极而眠,这是在日本的第一天。

第二天,基督普世君王节,早餐时间,Richard邀请我成为主业团协助人。我心里好一阵喜悦,真感到受宠的惊喜。我要开始协助天主的事业了!我惶恐自己的懒散懈怠呵,我向天主祈祷莫弃我罪民。

我们先去国宝教堂,似乎叫大浦天主堂,还有附属的博物馆。天下起大雨,湿漉漉的,妨碍户外行走。国宝教堂是古老文物,也无跪凳,我们祈祷出来又遇见日本NHK的摄制组,看来他们也在为教宗的到访辗转忙碌制作节目。

我们的教宗方济各

离开国宝教堂后,我们直接去长崎棒球体育场,早早进场准备参加弥撒。弥撒下午一点开始。体育场气氛热烈而平和,天气已雨转晴,暖热的光芒照着我们,如沐天主的爱情。音乐、歌声、欢呼,此起彼伏,一阵连着一阵,给人生生不息的力量。参加共祭的司铎们进场了,队伍浩浩荡荡,令人感到强烈的欢欣鼓舞。最后坐轮椅出场的长者司铎,看着真的感人。最令全场欢腾的时刻,我们的教宗方济各,站在游行车上进场了,他向大家挥手致意,我感到“圣体亲临”不由自主升起崇敬,喜极而泣,现场已是欢腾海洋,日本天主教会唱经班敬爱教宗的歌声神妙非常,教宗在游行过程中祝福了好几位孩童和长者,全场激昂无比。游行结束,教宗下车去后台准备举行弥撒圣祭。他的步履,他的身姿,他的神情,他的背影,令人动容,令人进入祈祷。

送圣体的时候,场上出现一片红伞,很壮观。弥撒结束,我们意犹未尽。后来又去了一处医生故居,并再一次回到主教座堂,念玫瑰经祈祷后,去精道学校参与圣体降福。跋涉了一段长长的山路,交织着疲倦和满足。这个主日于我意义重大,右盗的福音道理,这里写不完,祈祷愿耶稣的王国来临时,我们也被祂所记念,祂是天主,永生永王。很晚回到旅舍入睡,这是第二天。

日本二十六殉道圣人纪念馆

第三天,早上我们去一座天主堂参与弥撒,Father Joseph主祭,弥撒结束后我们在那里合影告别。又去了日本二十六殉道圣人纪念馆,了解了日本二百五十年禁教史,那方小小的三尺牢深深震撼我,还有那些观音面孔的圣母像,令人驻足凝视。我们还到了NHK大厦,取了他们发行的期刊,又到长崎博物馆看圣母像文物展。

短短一个周末,很快就要告别了,告别时间,告别空间,但是,心灵得了饱饫,生命继续成长。

现在全世界正面临、经历着疫情,我们都在家里禁闭了很长时间,教堂关门,没有现场的弥撒,没有面对面的培育,没有面对面的交谈。

某时我蓦然忆起日本的二十六殉道圣人,二百五十年禁教史,三尺牢,观音面圣母,在这个封闭的四旬期,给我了很大的度过困境的力量,通向极其的广大、开阔和光明。这真是天主的神妙安排,我相信日本朝圣的收成会一直陪伴我在去往天国的朝圣之路上。

我充满感恩和感谢写下这些。主业团的培育工作,Father Joseph和Richard、Pablo的支持陪伴,所有的收成都有赖于他们的心力。感谢天主。为长崎、为日本、为人类心灵永久的平安,祈祷!阿们。

徐家汇的依纳爵——写在2020复活期救主慈悲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