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柱圣母朝圣之旅

圣柱圣母的礼敬经常陪伴着我:我的父母,出于那份阿拉冈人的信仰热诚,在我小时候把这个礼敬灌输进我的灵魂。—— 圣施礼华

圣柱圣母是其中一个最古老的圣母礼敬。根据传统,当耶稣的母亲还住在耶路撒冷时,圣长雅各伯宗徒看到她本人实实在在地来到厄波罗河旁,还有一队天军托着圣柱伴随着她。

圣长雅各伯是其中一个首先来到欧洲西部地区传福音的宗徒,当中包括伊比利亚半岛,finis terrae,还有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当时他为艰巨的工作感到沮丧。圣母希望借着她的显现和鼓励,向他表示慈母的关怀。根据同一的传统,圣雅各伯得到圣母的指示,要求他在她显现的地方为她建造一座小圣堂。

现在,这个圣母显现的圣柱被保存在萨拉戈萨的圣柱圣母大殿,数个世纪以来一直被人礼敬。上面的圣母雕像不过40厘米高。它有后哥德式的线条。从衣服上的钮扣方式,皮带及其带扣,它的高腰设计和鞋子来看,它可追溯到15世纪。婴孩耶稣的形象对不上圣母的雕刻风格,无疑地他是被后期加上。这可能是为了完成它,或者更有可能是为替代之前被破坏了或破损了的那个部分。他一只手握着 一只小鸟, 另一只手则紧紧地贴附在他母亲的披风。这个雕像站在圣柱上。它是一座光滑的碧玉圆柱,外面覆盖着精细的银饰。除了在每个月的2号,12号和20号,上面会盖着一块有刺绣的方巾,且每天更换。

圣施礼华于西班牙,萨拉戈萨,圣卡洛斯的一座修院,1922年10月。

圣施礼华生命中的圣柱圣母

圣施礼华:「圣柱圣母的礼敬经常陪伴着我:我的父母,出于那份阿拉冈人的信仰热诚,在我小时候把这个礼敬灌输进我的灵魂。」

于1909年,当他在七岁的时候,他在巴尔瓦斯特罗的一所Piarist 学校读书。他们会唱出这个当时流行的圣母礼敬:当至圣圣母实实在在地驾临于萨拉戈萨时,就是充满恩宠和当受赞颂的时刻。

这个礼敬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在罗马,在他所用的一间睡房内,放着两个固定的架子。在他生命的最后两至三年,他在那里放着一个细小的圣柱圣母。他每早起床时都会亲吻它。在他办公室的一张黑色书桌上,也放着一个等身比例的圣柱圣母。

圣施礼华在萨拉戈萨的那些年,即他在修院和学习民法的时候,他每天都会拜访圣柱。「因为我和那些照顾大殿的神父们是好朋友,所以,有一天,我能够于关门后留在圣堂内。我走向圣母,坏着与某位已过身的好神父相同的情怀,踏上那为步兵们所熟悉的楼梯。我走近她,亲吻圣母的雕像。我知道这不是传统的做法,只有小孩和当局人士才获准亲吻方巾。(……)可是,我在过去和现在都肯定圣母会为我的这一次打破她圣殿的传统而感到高兴。我继续以孝爱善待她。我以和礼敬她的那些时候相同的信心,大概于1920年代,当天主让我感受到衪对我的期望:我在此以相同的信心礼敬她( ……)。 在衪的保护下,我继续感到喜乐和安全。」

在圣柱圣母前的祈祷,要求他去看见并且成就天主对他的希望,预备了主业团的创立。

圣施礼华于圣柱圣母的小堂主持他第一次的隆重弥撒。当他搬到马德里,以及在数年后搬到罗马,只要一有机会,他依然会继续拜访圣柱圣母。最后的一次是在 1970年4月7号。

圣施礼华在Libro de Aragón 有一句话:「 圣柱是信德,爱德和望德中力量的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