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與喜樂

「展露笑容是一個謙遜的行為。就是說:我接受我自己和我的存有方式,而且我自己擁有份神聖的安寜。」摘自Carlo de Marchi的一篇文章。作者是主業團意大利中南部的區代表。

德性
Opus Dei - 笑容與喜樂

「你不能夠哭喪著臉去宣傳福音吧!」教宗方濟各說了這句頗具挑戰性的話並不只是說說而已,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不應當以愁容苦臉面對他人,這也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話了。尼采說過:「如果他們要我相信他們的救世主的話,祂的門徒必須向我唱首更動聽的歌,讓他們看來好像是已得救的人。」

但是,當我們生活在經常處於擔憂、工作、小挫折、大痛楚之中時,又如何能有笑顏呢?

第一種笑容是最重要的。聖經上說:「願上主的笑顏臨於你,」以及「上主的喜樂是你的力量,」首先是上主的笑容,伴隨著造物主的那份喜樂,祂正默觀著每一個受造物,這就是我們內心那份寧靜安逸與平安的基礎。

但是,笑容會使我們聯想到天主,宇宙的主嗎?「面對天主這樣偉大的愛愛著我們」,我們應當越發使祂發笑才是。」Ray Bradbury故事中的一位人物如此說:「我從來不認為天主是富有幽默感的,」因而有人立刻回應說:「鴨嘴獸、駱駝、駝鳥,及人類的創造者?噢!來點幽默吧!」

第二種笑容就是面對自我的笑容。就是說:不要忽視我的人性、我的限度,它們未必是缺點,但我不要對它們太過認真。我的造物主愛的是我的原樣,如果祂希望我不一樣的話,祂肯定會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我。

「我認為能看到生活上風趣的一面,及其喜樂的幅度是非常重要的,且對事不要太過於悲觀。」教宗本篤十六世接著說:「針對我的牧職,也是必要的。一位作家說過,天使能夠飛,因為他們不太在意自己。如果我們不認為自己是很重要的,可能我們也會飛呢!」

展露笑容是一個謙遜的行為。就是說:我接受我自己和我的存有方式,而且我自己擁有份神聖的安寜。事事不要太在意自己,因為,猶如G.K. Chesterton所說:「凝重嚴肅不是一種德行;可說是一個異端,不過是一個較明智的異端,姑且說凝重嚴肅是一種惡習;讓人陷入嚴重的、自我的自然傾向或過失,是件相當容易的事,就像為《時代雜誌》寫一篇出色的文章,比在《Punch》中寫一則美妙的笑話來得容易。因為人自然地就流露出凝重嚴肅之情,但是談笑風生卻是一種飛躍之美。沉重易, 輕盈難!撒殫就是被重力絆倒的啊!」

第三種笑容就是前兩者的結果,以笑臉迎接他人,特別是那些和我們一起生活、工作的人。向他們流露真情,別太在意於可能的錯誤或衝突。加爾各答的德蘭修女領受諾貝爾獎時,帶著喜樂的笑容說:「向彼此微笑吧!在你們家裡,多花些時間在彼此身上吧!」她的言詞震撼了在場的觀眾。

智慧篇說:「衣著、笑容及走路的姿態,顯示出一個人的內心。」

笑容,的確可以成為讓人識別基督徒的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