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未來,操之在己

自由不單是一種權利,它也牽涉一份責任;一份讓基督徒能參與解決現代社會的問題的責任。以下的文章道出面對此議題時,聖施禮華是如何教導我們。

德性
Opus Dei - 創造未來,操之在己

「我要你們成為反叛者,自由、沒束縛,因為我意願你們,其實是基督要我們,成為天主的子女。」(1) 聖施禮華不斷鼓勵每一個人,勇敢地充份運用他們的個人自由 ── 負起相對的責任,甚至是因此而帶來的風險,他敦促我們無論其他人選擇去承認與否,我們也要保衛及行使這由基督為我們贏取的自由。

這是開啟日常生活超凡偉大的關鍵,因為所有男男女女在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應使個人尊嚴的精髓,即天主子女的真正自由日漸成長。聖施禮華在一生中憂心地察覺到各種文化及社會趨勢,都正在失去對個人自由的尊重,這些危害包括 ” 羣眾心態”、 不同類型的離間、極權主義及獨裁主義,以及被扭曲的教權主義。面對著個人本身及其自由所遭受的許多攻擊,他以身為基督徒的態度,竭盡所能維護每一個人的尊嚴。他積極捍衛人類自由的其中一個例子,可在於1969年在馬德里的一份報章發表了一篇名為 «信仰的豐盈» 的文章中一窺而見。

聖施禮華正如我們一樣,活在一個文化自相矛盾的時代;一方面擁有強烈的自由感,亦意識到這力量常以各種方法加以誤用。有時候自由只降格到只剩選擇的能力,而忽略了每人被召喚達致的完美。

我們也可見到很多當代的人,為了建設一個更合符人性的社會而捨棄了個人自由。他們不自知地為其他的事情而放棄了自由。

一些政府經常因擔負起提供市民所需的任務,而扼殺了每人的個人責任。很多人雖然在比較不重要的事情上有相當多的選擇性,但那只是有限度地運用自由,因為他們沒有花足夠時間慎密思考,亦或不能得到所需資訊以作出決定。

面對現存的權力架構、宣傳攻勢或傳媒的沉重壓力,很多人認為其決策自由只侷限於他們的私人生活圈子中。很大程度上,他們喪失了建構社會的參與感,在他們的工作或在一般人類發展方向上均視自己缺乏影響力。

聖施禮華以他的教導幫助人們對抗那放棄自由與責任的趨勢。他鼓勵他們不要安於自己的私人世界,要跨出只侷限於日常工作及家庭事務的生活、去尋找自由的力量、創建未來。

對主業團創辦人而言,自由最深層及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在天主面前及為了天主的自由。因此,它與個人的責任是不可分割的。當人隱沒在羣眾之中,個人的責任便會消失。人便變成無價值之物,喪失其獨特之性格。聖施禮華致力把每一個人從隱姓埋名的羣眾中拉拔出來。這羣眾由孤單的個體組成,被剝奪了與天主和其他男女的真正人性的來往關係。

作為基督徒生活的導師,他希望能培育人們該如何活出自由。天主的兒女時刻爭取與十字架上的基督在一起;那毫不保留自願地去回應、忘卻自我而作為獻祭的主基督。若個人的德行沒有得到養成,那便會使人很容易失掉自由的本意。

在論及個人的「自由」,聖施禮華鼓勵我們基督徒去行使自由,活躍地參予各項團體活動,他希望他們能在一些現在及未來的社會問題作決策時,能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就如他時常說:「你必須自由地、按照你本身的興趣和才能,以充滿基督徒精神的方法,積極有效地參與你國家的一些有益的公開或私人組織。這類組織總會對人的現世或永恆裨益發生作用。」(2)

在人類的歷史上最大的挑戰,就是尋找到那些以基督為典範,有擔當的基督徒。祂為從勞役中拯救我們,在十字架上作了犧牲。「我們是天主的子女,也跟別人一樣擁有公民的身份,因此,我們必須無恐無懼地參與一切正當的人類活動和組織,好使基督臨在於其中。如果我們因疏忽或好逸惡勞,而沒有自由地努力參與人類的發展,和參與社會現時和未來所依賴的決策,那麼,上主將嚴厲責問我們。」(3)

聖施禮華了解到真正的人類及基督徒的自由,必須包含合理地去採納、維護在不同社會議題的分歧意見如:在專業方面、政治、社會及民生團體、文化、神學及哲學上。

他更時刻確定,適當及健康的多元化生活是基督徒須具備的特質,因那才是自由的真正含意。他以此對一些不尊重天主所賜予我們現世受造物的人身自由、本性和法律的教權主義作出對比。「當自由的價值完全地被理解,這份來自上天的珍貴禮物受到熱愛的話,它所引伸的生活的多元化就會更加得到愛戴。」(4)

在這領域上,聖施禮華時常對抗潮流,去幫助人們將本已存在的個人自由發揮地淋漓盡致。其中部分的努力便是積極地去護衛神學的真理,即人類自由是平信徒們必然的基本特質。

但這不代表神職人員沒有接受這份恩賜,只是他盡力去強調在平信徒的生活圈子裏更能活化因身為基督徒,而能行使自由的最佳典範。自然這關乎於基督徒的自由,跟隨信仰的真理,主要便是基督—真理之神。

聖施禮華慣於簡潔地陳述:「在俗世事務中是沒有教條的!」(5) 這句話並不表示他提倡任何「基督徒自由主義」,欲把信仰從俗世事務(政治,科學,人類學)中分離出來,正如受限制的一些私人敬禮及神學知識。這絕不是他的本意。

聖施禮華總是積極地堅持,基督徒的信仰應該光照所有世俗的問題(這是他教導有關聖化日常工作及俗世組織上的一個要素),因此一個基督徒當他或她進入議會、行醫或在建築界、或履行一個家庭主婦的工作時,他或她亦不應停止作基督徒。他視生活合一為基督徒生活的基礎,認為生活合一應該引領我們將所有我們所關心的(我們的家庭和職業工作、整個世界)都帶給基督,但這該以全然的自由來做,避免任何形式的「基督宗教基本主義」,永不將基督徒信仰侷限於我們個人喜好和解決方式,無論它們看起來是多麼地合適和高尚。

眾所周知聖施禮華傾全力地維護主業團信友的自由,他會經常強調主業團成員可以擔任各種政治職位,只要它們跟天主教信仰沒有衝突,他堅持「這多元化是良好精神的表現」(6)。他視主業團成員中,在政治議題上存有不同意見是很健康的,倘若有掌權者嘗試將自己對世事的意見強加於別人時,他會強力反對任何「暴行」。

任何企圖以信仰去認同世俗事務上的特定政策,就算是有最好的意向,亦會是一種教會主義的形式。他強有力地說這類教會主義相等於「暴行」,泯滅了個人的自由,並會全然不相容於基督徒的世俗性,亦是那不可分割的真自由。

他對自由的熱愛令他盡其所能地去提供全面的培育,包括在神學方面,好使每個信友均能聖化每天的工作,並以自由的偉大精神去進行使徒工作,不需受到特別的指引。在這點,亦如許多其他的一樣,聖施禮華真正地創新!但並非只是為了創新而創新。

「嘗試將絕對性的真理,放入各人會根據個人的特定興趣、文化喜好和經驗而產生自己的看法的問題上去解答,這是不符合人性尊嚴的。」(7) 這有時被視為是因着人的侷限所致,而這是真確的,但我們也應該明白這是與人性的尊嚴有很大關係。聖施禮華看出尊重每個人的尊嚴的本意,是重視其他男與女的意見和看法,任何企圖在世事上建立「絕對性的真理」,會表達出不信任他人在尋求最好方式來依照真理而行所作的貢獻。

好好回想聖施禮華是如何靠着聖神的光照,默觀自由最深切的意義、甚至感受到某程度,明白到我們神聖父子之情的事實,這對我們有莫大益處。作為天主的子女意味着作為自由之人!

天主子女的自由來自「kenosis」的果實,即是聖言降生成人的自我付出的果實。基督在十字架上,以崇高的方式和完全的自由,為父的旨意運用了他無限的大愛。靠着祂的苦難和死亡,祂為所有男女贏得了自由,並獲得了復活的勝利,天主聖三大愛的泉流在基督的苦難中達到最高峰。

「當天主指定拯救人類於罪惡奴役的時刻已到,耶穌在革責瑪尼園痛苦至極,汗流如同血珠(參閱路22:24)。祂無條件地接受了父,要祂做出的犧牲。」(8)

基督無條件地接受父的旨意,身為一個皇者卻去尋求服侍全人類,便是運用自由的極致高峰。

(1) 天主之友》, 38

(2)《鍊爐》,717

(3)《鍊爐》,715

(4) 與施禮華蒙席會談,98

(5) "The Riches of the Faith," published in ABC, Madrid, November 2, 1969 「豐盛的信仰」1969年11月2日在馬德里由ABC出版

(6) 與施禮華蒙席會談,98

(7) "The Riches of the Faith," published in ABC, Madrid, November 2, 1969「豐盛的信仰」1969年11月2日在馬德里由ABC出版

(8) 天主之友,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