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与喜乐

「展露笑容是一个谦逊的行为。就是说:我接受我自己和我的存有方式,而且我自己拥有份神圣的安寜。」摘自Carlo de Marchi的一篇文章。作者是主业团意大利中南部的区代表。

德性
Opus Dei - 笑容与喜乐

「你不能够哭丧著脸去宣传福音吧!」教宗方济各说了这句颇具挑战性的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作为基督徒的我们不应当以愁容苦脸面对他人,这也已经不是什麽新鲜的话了。尼采说过:「如果他们要我相信他们的救世主的话,祂的门徒必须向我唱首更动听的歌,让他们看来好像是已得救的人。」

但是,当我们生活在经常处於担忧、工作、小挫折、大痛楚之中时,又如何能有笑颜呢?

第一种笑容是最重要的。圣经上说:「愿上主的笑颜临於你,」以及「上主的喜乐是你的力量,」首先是上主的笑容,伴随著造物主的那份喜乐,祂正默观著每一个受造物,这就是我们内心那份宁静安逸与平安的基础。

但是,笑容会使我们联想到天主,宇宙的主吗?「面对天主这样伟大的爱爱著我们」,我们应当越发使祂发笑才是。」Ray Bradbury故事中的一位人物如此说:「我从来不认为天主是富有幽默感的,」因而有人立刻回应说:「鸭嘴兽、骆驼、驼鸟,及人类的创造者?噢!来点幽默吧!」

第二种笑容就是面对自我的笑容。就是说:不要忽视我的人性、我的限度,它们未必是缺点,但我不要对它们太过认真。我的造物主爱的是我的原样,如果祂希望我不一样的话,祂肯定会创造一个不一样的我。

「我认为能看到生活上风趣的一面,及其喜乐的幅度是非常重要的,且对事不要太过於悲观。」教宗本笃十六世接著说:「针对我的牧职,也是必要的。一位作家说过,天使能够飞,因为他们不太在意自己。如果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很重要的,可能我们也会飞呢!」

展露笑容是一个谦逊的行为。就是说:我接受我自己和我的存有方式,而且我自己拥有份神圣的安寜。事事不要太在意自己,因为,犹如G.K. Chesterton所说:「凝重严肃不是一种德行;可说是一个异端,不过是一个较明智的异端,姑且说凝重严肃是一种恶习;让人陷入严重的、自我的自然倾向或过失,是件相当容易的事,就像为《时代杂誌》写一篇出色的文章,比在《Punch》中写一则美妙的笑话来得容易。因为人自然地就流露出凝重严肃之情,但是谈笑风生却是一种飞跃之美。沉重易, 轻盈难!撒殚就是被重力绊倒的啊!」

第三种笑容就是前两者的结果,以笑脸迎接他人,特别是那些和我们一起生活、工作的人。向他们流露真情,别太在意於可能的错误或衝突。加尔各答的德兰修女领受诺贝尔奖时,带著喜乐的笑容说:「向彼此微笑吧!在你们家里,多花些时间在彼此身上吧!」她的言词震撼了在场的观众。

智慧篇说:「衣著、笑容及走路的姿态,显示出一个人的内心。」

笑容,的确可以成为让人识别基督徒的标记。